《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

来自支纳维基
Touhoured讨论 | 贡献2019年6月12日 (三) 04:20的版本
(差异) ←上一版本 | 最后版本 (差异) | 下一版本→ (差异)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曾建徽

过程

主条目: 赵紫阳谈六四背景

赵紫阳回忆:

4月25日李鹏、杨尚昆把常委会的情况向邓作了汇报。邓这个人对学潮一向主张采取强硬方针,认为学潮影响稳定。听了汇报以后,邓当即同意把学潮定性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动乱”,提出“快刀斩乱麻”加以解决。我4月19日到邓那里,我的看法他是完全同意的。25日李鹏、杨尚昆一讲,邓又同意他们的看法了,因为这和他历来的主张一致。4月25日邓同李鹏等人的讲话,本来是内部讲话。但当天夜里,李鹏就决定把邓的讲话向各级干部广泛传达,4·26日又把这个讲话改写成《人民日报》社论发表,公开把学潮定性为“一场有计划、有预谋的动乱,其目的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在我出访朝鲜之前,李鹏、北京市的领导都没有向我说过他们这些看法。我刚刚离开北京,他们很快就召闻了常委会,并直接取得了邓的支持。这就改变了政治局常委原来的分析及准备采取的方针。

原文

在悼念胡耀邦同志逝世的活动中,广大共产党员、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干部、解放军和青年学生,以各种形式表达自己的哀思,并表示要化悲痛为力量,为实现四化、振兴中华贡献力量。

在悼念活动期间,也出现了一些不正常情况。极少数人借机制造谣言,指名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蛊惑群众冲击党中央、国务院所在地中南海新华门﹔甚至还有人喊出了打倒共产党等反动口号﹔在西安、长沙发生了一些不法分子打、砸、抢、烧的严重事件。

考虑到广大群众的悲痛心情,对于青年学生感情激动时某些不妥当的言行,党和政府採取了容忍和克制态度。在二十二日胡耀邦同志追悼大会召开前,对于先期到达天安门广场的一些学生并没有按照惯例清场,而是要求他们遵守纪律,共同追悼胡耀邦同志。由于大家的共同努力,保証了追悼大会在庄严肃穆的气氛中顺利进行。

但是,在追悼大会后,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继续利用青年学生悼念胡耀邦同志的心情,制造种种谣言,蛊惑人心,利用大小字报污蔑、谩骂、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公然违反宪法,鼓动反对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在一部分高等学校中成立非法组织,向学生会“夺权”,有的甚至抢佔学校广播室﹔在有的高等学校中鼓动学生罢课、教师罢教,甚至强行阻止同学上课﹔盗用工人组织的名义,散发反动传单﹔并且四处串联,企图制造更大的事端。

这些事实表明,极少数人不是在进行悼念胡耀邦同志的活动,不是为了在中国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进程,也不是有些不满发发牢骚。他们打著民主的旗号破坏民主法制,其目的是要搞散人心,捣乱全国,破坏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这是一场有计划的阴谋,是一次动乱,其实质是要从根本上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这是摆在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面前的一场严重的政治斗争。

如果对这场动乱姑息纵容,听之任之,将会出现严重的混乱局面,全国人民,包括广大青年学生所希望的改革开放,治理整顿,建设发展,控制物价,改善生活,反对腐败现象,建设民主与法制,都将化为泡影﹔甚至十年改革取得的巨大成果都可能丧失殆尽,全民族振兴中华的宏伟愿望也难以实现。一个很有希望很有前途的中国,将变为一个动乱不安的没有前途的中国。

全党和全国人民都要充分认识这场斗争的严重性,团结起来,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坚决维护得来不易的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维护宪法,维护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决不允许成立任何非法组织﹔对以任何借口侵犯合法学生组织权益的行为要坚决制止﹔对蓄意造谣进行诬陷者,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禁止非法游行示威,禁止到工厂、农村、学校进行串联﹔对于搞打、砸、抢、烧的人要依法制裁﹔要保护学生上课学习的正当权利。广大同学真诚地希望消除腐败,推进民主,这也是党和政府的要求,这些要求隻能在党的领导下,加强治理整顿,积极推进改革,健全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来实现。

全党同志、全国人民必须清醒地认识别,不坚决地制止这场动乱,将国无宁日。这场斗争事关改革开放和四化建设的成败,事关国家民族的前途。中国共产党各级组织、广大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各民主党派、爱国民主人士和全国人民要明辨是非,积极行动起来,为坚决、迅速地制止这场动乱而斗争!

小支识

主条目: 共和国卫士

时任301医院外科部主任的蒋彦永少将证实,匪军使用了达姆弹。

共和国卫士是邓小平和李鹏血腥镇压六四事件之后向事件中努力卖命或在屠戮平民过程中被平民反伤甚至反杀的丘八颁授或追授的可耻称号。共和国卫士共37人:烈士14人、生者23人,分5批授予。

  • 7人死于交通事故
  • 2人被军方误杀
  • 1人事后死于心脏病突发
  • 至少2人被义愤填膺的北京市民私刑处决
    • 因为死状最惨,在当局的指示下得到暴尸街头的礼遇。其中刘国庚枪击群众后试图逃跑被殴打致死,最后变成巨人观,还遭恶意剖腹来迫真展示“凶手的残暴”,现场的气味令人作呕。若刘地下有知,会作何感想呢?

一些重伤士兵被学生和知识分子冒着生命危险救下,要知道,如果身着染血便装走在街头,会被军方格杀勿论。你匪也把幸存炮灰的人血馒头吃了个够,同时一再诋毁他们的救命恩人。笔者认为,所谓的烈士受到的伤害甚至高于其他死难者,因为他们生前不仅在军营中饱尝肉体折磨,并且在长期法西斯洗礼下彻底沦为杀人机器,最后在极大的痛苦下死去,身后也不被当成人看。有些人活着,他们已经死了。有些人死了,却比屎还恶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