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全国

来自支纳维基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衷心祝愿死爹烂妈的陈全国早日全家暴毙于自己修建的集中营里

主条目: 新疆再教育营

陈全国
陈全国死妈.jpg

看什么看,再看就把你送进去,休想活着出来!

姓名

陈全国

职业

殖民者

常用ID

陈全国

能力

黑屁
造谣
贪污

特长

镇压
随机杀人

必杀技

私设监狱

阵营

走肖

硬度

基岩

习近平的忠实走卒。1955年11月生,井盖平舆人。和吸吃屎一样,此人亦不学无术,拿着“博士学位”招摇撞骗,恬不知耻。因推进西藏殖民有功,2016年8月调任支匪驻东突厥斯坦总督,现兼任中共邪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享受副国级待遇。任内在原学习班基础上建立大大小小的私人监狱,据联合国统计收容总数超过100万。凡是与东突沦陷区有关联的对政治持有异见者,无论是什么民族,均被送入,因此享有小赫尔曼·戈林之美誉。美国政府就东突人权问题曾表示有意制裁陈全国,支匪立即回应称若措施生效将采取报复,然而美方至今尚未拿出实际行动,令人惋惜。期待陈全国家族资产和海外身份曝光的那一天来临。

信息公示

户籍不保

敬请期待

个人简历

陈全国(1955年11月-),河南平舆人。1973年12月参加工作,1976年2月加入中国共惨党。高考恢复后1981年12月本科毕业于郑州大学经济系政治经济学专业;1997年1月迫真在职毕业于原武汉汽车工业大学经济学硕士;2004年迫真获武汉理工大学管理学博士学位。邪党第十七届候补中央委员,第十八届中央委员,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曾任邪党河南省委副书记、河北省人民政府省长、邪党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2016年8月至今任邪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

陈全国中学毕业后,18岁入中共解放军陆军服役;1977年转业地方,被分配到驻马店汽车配件厂工作。第二年,高考制度恢复后,考入郑州大学经济系(1978年2月-1981年12月)。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河南省平舆县辛店公社工作(1981年12月-1983年9月);由中共政坛的最底层,开始了从政之路。

陈全国进入政界后,曾长期在河南基层工作。历任邪党驻马店地委办公室秘书(1983年9月-1985年4月)、地委副秘书长兼任政策研究室主任(1985年4月-1988年9月),遂平县委书记(1988年9月-1992年9月),驻马店地委委员(1992年9月-1994年2月),平顶山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漯河市委副书记、市长等职。1998年1月,任河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成为时任省长李克强的副手,在其手下工作五年。2000年11月,任河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2003年4月,任邪党河南省委副书记。2005年11月,任邪党河南省委副书记、省委党校校长、河南行政学院院长。

2009年11月,任邪党河北省委副书记、代理河北省省长。2010年1月,在河北省十一届人大三次会议上,迫真当选河北省省长。

恶行一览

卖血帮凶

主条目: 河南血祸

1996年3月,作为平顶山市组织部长和全国人大代表,随河南代表团到北京参加“两会”的陈全国,在一天半夜突然心血来潮将电话打到了中办值班室,称自己是胡锦涛的学生,直接要找胡汇报思想。而当时的中办主任正是曾庆红。此举惊动了国安,将其很快抓住。一审才知道,他果然是胡在党校的学生,还是人大代表。此事不了了之。估计当时的陈全国是喝高了。

此事随即被当时的河南代表团团长李长春知晓,他十分赏识陈全国的胆量,于是将他从平顶山的组织部部长,直接提到漯河市市委副书记,代市长的位置,并很快任市长。在漯河期间,他取得了地方经济腾飞的政绩。1998年遂被提拔为河南省副省长,2000年任河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2004年任河南省委副书记,直到2009年11月转任河北省委副书记、河北省省长。2011年任西藏一把手。在其一步步升迁中,李长春扮演了什么角色?

而在河南任副省长、组织部部长期间,陈全国与2017年5月落马的河南省政协常委、教科文卫体委员会主任刘学周的关联不能不引人注意。这个刘学周正是震惊全国的、上个世纪发生在河南的因“血祸”引发的艾滋病疫情的肇始者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刘学周早年任漯河市卫生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局长,2000年至2006年任河南省卫生厅副厅长,其后还兼任河南省人民医院院长,2008年升任厅长,直至2014年3月,之后任河南省政协常委、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主任。无疑,他与陈全国应在漯河时就已相识。

在刘学周任职漯河市时,1992年任河南省卫生厅厅长的刘全喜开始推行“血浆经济”。他先是更换了河南省生物制品所的负责人,并和新任所长邢某赴美国考察,商洽出口血浆给美国的生物制品公司。随后,河南省卫生厅下属的“开发办”、“发展中心”、“中心血站”、“万达公司”等机构成立,负责全省各血站的审批、血浆统销。

在政府政策的引导下,河南上百万农民加入了这场“以血致富”的运动中,连50岁以上的人都把白发染黑冒充年轻人卖血。在这场运动中,全省各地挂靠在各机构的合法与不合法的数百家血站成立,政协、人大、军队、党委等也都纷纷开办血站敛财。刘的多位亲属也直接经营血站,在漯河、西平、上蔡等县市采集血浆……一时间河南成立了二百多家“合法血站”和数不清的非法血站。

据统计,这段时间河南全省共有140万人卖过血,其中大多数是农民。他们每卖一次血就可以获得50元人民币。许多农民正是通过卖血感染上了艾滋病。

与刘全喜同为漯河人的刘学周,通过帮助前者的家人在漯河建立血战与其建立了关系,并被其提拔为省卫生厅副厅长。成为副厅长后的刘学周,与刘全喜沆瀣一气,赚取昧心钱,并在艾滋病患者增加、大量人员死亡后,竭尽全力打压披露艾滋病真相的高耀洁等医生,掩盖真相。

而帮助他掩盖真相的高官就有陈全国。网络有消息称,刘学周抓住了陈母去世办丧事的机会,给其送去了7万元。从此,陈全国处处替他们说好话。

尽管1995年一份有关河南艾滋病疫情的报告曾被辗转送交中共高层领导,但疫情并没有迅速公开,而是2001年才正式承认,此时无数的人已经痛苦的死去。令人诧异的是,被称为“艾滋厅长”的刘全喜在2002年还当选为中共十六大代表,退休后又继续担任省人大代表,主管教科文卫工作,没有受到丝毫惩罚。

应该说,单靠刘全喜、刘学周等欺上瞒下,是无法掩盖日趋严重的河南艾滋病疫情的。显然,当时主政河南、后因巴结上江泽民而高升任中宣部部长的李长春,以及陈全国和曾任河南省委副书记后任全国妇联主席的黄晴宜,都应负有重大责任。而后两人应是李长春掩盖艾滋病疫情的帮凶。

软禁医生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2007年报道

中国政府目前已经允许被软禁的河南省医生高耀洁,前往美国领取女权活动人士奖,这一奖项是美国妇女组织“生命之音”, 为了表彰高耀洁在维护被艾滋病毒感染的病人权利和防治艾滋病方面作出的贡献,而颁发的年度奖。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含青的采访报道。

高耀洁医生在河南的家中接受本台记者的电话采访时表示,颁奖仪式将于3月14号举行,目前她的赴美手续已经办理完毕,将于2月25号启程赴美。高耀洁医生说,原来有关当局一直试图阻止她去美国领奖,并从2月2号起开始将高医生软禁在家,并切断了她与外界的联系:

“2月2号起就把我软禁在家,直到16号才说同意我去。记者‘为什么要软禁您?’那我不清楚,警察很多,连我女儿都不让上楼。电话切断十几天,到16号才通。”

高耀洁医生对本台记者表示,中共河南省委副书记陈全国曾三次到她家:

“到我家三次,最后一次告诉我可以去了。第一次就是来看看,也没说坚决不让我去;第二次就说是春节了,来看看我;第三次,16号晚上8点来了说是尊重我的意见,是代表河南镇政府,说我想去他给办手续。”

但高医生表示,他说这话等于没说,因为在陈全国没来之前,她的赴美手续就已经办完了。

2月2号起就把我软禁在家,直到16号才说同意我去.....

据悉,在美国妇女组织“生命之音”的全力帮助和海外媒体的大力呼吁下,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对此作了专门批示,有关当局才允许高耀洁医生前往美国领奖。高耀洁医生告诉记者,在这之前,为了阻止她去美国领奖,当地妇联和卫生部门多次派人到她家中,试图说服她,让她自愿不去领奖:

“那时很多人,妇联的、什么的人可多了,天天快把我累死了。妇联的就直接说让我自己说不去了,我说你们说不叫去可以,到我不说我不去。来了很多还有一个秘书长,省长、省委书记等等。我问他们说,我犯了哪一条法?要软禁我,他们说没有,没有什么警察,实际上警察就在我屋门外坐着的。”

高医生说,有关当局还给她的子女施加压力,以迫使她放弃,高医生说:

“给我子女施加压力,叫我说有病不能去,我说我不能欺骗全世界人,我没病嘛。我儿子跪在我面前两天,因为他的压力太大,让我接受,但我不能说假话。”

由于高耀洁医生在维护中国艾滋病患者权益方面所作的巨大努力,她多次获得国际组织的赞扬和嘉奖。这次是她第三次获奖,前两次都因为有关当局阻挠而无法出国领奖。当被问到这次她获奖的感受,高医生说,其实,她开始从事艾滋病的防治和维护艾滋病人权益的工作,完全是出于一个医生的同情心:

“其实我不知道艾滋病后面有这些,我只是一个医生的同情心。我很早96年4月,有个人输血得了艾滋病,我觉得很奇怪,怎么手术输血传播?我就开始注意。”

高医生说,她与政府的矛盾,主要是在艾滋病在中国大陆快速蔓延的主要原因上有分歧,高医生认为,输血是艾滋病在中国感染和蔓延的主因,而政府则认为性传播和毒品是主因:

我是误入歧途了不知道这后面这么复杂,这么多黑幕,我是医生,不能说假话。要留清白在人间,因为人的生命只有一次。

“输血是主要原因,因为是我亲眼看到的,跟政府我就根本不能放弃。父母死了,孩子就没人管了。”

高医生说,由于因输血而感染艾滋病的人住得很分散,又怕政府说他们卖淫买淫或使用毒品,所以不敢暴露自己患有艾滋病,也不敢去领药品。高医生说,为了了解情况,她曾冒着摄氏39度的高温,去寻找因输血而感染艾滋病的人,为他们送免费药品。高医生在她的博客上已经公布了100多例因输血感染艾滋病的病例。高医生说,人们可能有误解,以为输血感染主要发生在河南,其实,这是全国性的问题:

“我是山东生在河南工作的,实际上输血传播不光是河南,是全国性的,80年代就开始死人了,开始不知道是艾滋病,死的不知道多少!”

高耀洁医生告诉记者,这次她来美国领奖时,将带来几张为艾滋病人拍照的光盘,她说,这些光盘以事实说话,不会骗人,也不会掺假。

当被问到如何采取有效措施来防治艾滋病在中国的迅速蔓延,高耀洁医生表示:

“我觉得第一个应该把血的问题解决了,特别是输血传播是非常无辜的;第二是把病人的治疗和生活问题解决了;第三要把骗子解决掉,一些人说是祖传秘方治爱滋,骗病人的钱。”

高耀洁医生被誉为“中国民间抗艾滋病第一人”, 她原是著名的妇产科医生,1996年开始关注艾滋病防治工作和艾滋病人的处境。不过,高医生却称自己是失败者:

“我觉得我是一个失败者,我没有把问题彻底解决。”

高医生最后再次表示,她为艾滋病患者奔走呼号,不是她有多大的勇气,而是出于一个医生的良心而“误入歧途”:

“我是误入歧途了不知道这后面这么复杂,这么多黑幕,我是医生,不能说假话。要留清白在人间,因为人的生命只有一次。”

对于79岁的高耀洁医生来说,开弓没有回头箭,高医生说,面对无数死去的艾滋病患者和现在还在与艾滋病搏斗的人们,她除了继续为他们奔走呼号之外,别无选择。

迫害西藏

2011年8月25日,邪党中央宣布,任命陈全国为邪党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2012年5月8日,陈全国迫真当选为西藏军区党委第一书记。陈全国在西藏主政期间,大肆兴建“便民警务站”,将西藏成功打造成为“警察国家”。西藏街头军警林立,以“维稳”为借口迫害当地藏民,限制藏民自治。

迫真一家亲.jpg

但西藏经济确实取得一定发展(最后大部分钱都跑到权贵手里,平民基本还是老样子)。2016年8月28日,不再担任西藏党委书记。2016年8月29日,任邪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中共东突厥公司董事长),同时兼任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第一书记、第一政委。在2017年10月25日召开的中共十九届一中全会上,陈全国迫真当选中央政治局委员。

接管新疆(概述)

陈全国到任新疆前,其前任张春贤采取“柔性治疆”的策略,被认为未能有效阻止新疆“暴恐事件”发生和治安恶化。陈全国到任后,“向习近平立下军令状”(不知道是为了立而立还是真心立的),提出“在新疆,没有稳定一切皆为零”的口号(草,别的国家经常游行示威,经济照样发展,也比支那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此后,新疆采取大规模清查表面为政府工作但实际上被指支持疆独的“两面人”(下文详细介绍)并调整人事(不听话的回家种地)、设立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社区联保等措施,镇压全体公民(包括汉族)。陈全国到任后,自2017年起,新疆“没有发生恐怖袭击事件”(发生了,共产党不敢曝而已)。陈全国在新疆的维稳措施受到中共高层肯定。

兴建“便民”警务站

陈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期间便开始兴建“便民警务站”,在西藏城市街头,有很多的警务站,里面有警员值班并不时外出巡逻。陈全国接管新疆后将此模式复制到新疆,在大小城市继续兴建便民警务站。在城市街头,每隔500米就会看到一座警务站,里面有黑皮长期驻守,警务站其他黑皮上街巡逻,负责自己的辖地。新疆街头现在可以看到警车林立,部分街道还有装甲车,俨然战区一般。另据小道消息,陈全国离任西藏殖民总督后,西藏便拆除了大量“便民警务站”,有的甚至被改造成厕所。(大嘘)

警务站.jpg
装甲车.jpg
装甲车2.jpg
武警游街.jpg
武警站岗.jpg
“特殊时期”的新疆街头

南疆“务工人员”(奴隶制度2.0)

陈全国接管新疆后,将南疆已入狱或被枪杀的维吾尔“极端分子”的家属关在一起,发配到北疆维吾尔族较少的城市,强迫其做苦力,打扫城市卫生,并发放极低的“报酬”(家里都没人了,自己又出不去,钱等于废纸)。每天都强迫其学习共产党及习近平的思想,强迫唱国歌,成为再教育营的雏形。在“南疆务工人员”的宿舍里,为防止自杀,全部采用柔软无棱角无锐利面的寝具,并派人不时看守,简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尽管如此,仍然有人成功自杀。另外,在南疆“务工人员”中曾发生过多起务工人员用工具刺伤路人、刺伤看守的事,然而中共官方一直封锁消息不敢报道。后来,陈全国也将一部分南疆集中营里的人发配北疆,充当务工人员。

兴建再教育营(奥斯威辛2.0)

最初,再教育营只针对真正的宗教极端分子,不久被地方政府演变为私人监狱,将不愿拆迁的钉子户及上访者关入其中,不经任何司法程序,并强迫其上交昂贵的住宿费及伙食费,直到其愿意拆迁或放弃上访为止。后来,陈全国要求按照指标抓捕“极端分子”,兴建再教育营,并将其演变成真正的人间地狱。主条目:新疆再教育营

和静县再教育营1
2
3
温泉县再教育营
达坂城再教育营
喀什再教育营1
2
阿勒泰再教育营
某再教育营内部录像截图曝光
某再教育营内部宿舍照片被曝光
集中营内部2.jpg

访汇聚,通吃同住,结对“认亲”(上山下乡2.0)

早在张春贤时期,就有所谓“访民生,汇民情,聚民心”(简称访汇聚)的行动,要求所有国家机关(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国企)派出驻村工作组进驻村委会或居委会,“解决群众实际困难”。进入陈全国时期后,要求越来越严苛,强制让公务员进入村民家中,同吃同住,而且基本上是不同民族互相同住,并强制让不同民族的人结为“亲戚”。这使得公务员和村民都显得十分尴尬,而且每逢支那节日,强制让少数民族过节,比如强制贴春联等。其目的就是为了用汉文化殖民和同化少数民族,使其少数民族文化消失,归顺支那。

强制贴春联
强制送“民族特色”的灯笼
强制过端午
同吃同住

由于此政策不仅遭群众反对,而且公务员也不愿意执行,于是有很多公务员与村民商量好如何应付检查。后来检查愈发严苛,有很多公务员被查出不遵守要求,被通报批评。在此期间,陈全国还要求公务员背诵陈全国自己编的思想,背不好的就有可能丢饭碗。检查组也依仗权势,百般刁难驻村公务员。如此巨大的压力让很多公务员承受不了,纷纷退休或辞职。甚至有“根正苗红”的公务员不能理解为何会遭此对待,选择自杀。这已经成为毛泽东时代的上山下乡运动的升级版。

陈全国自己编的“三感恩”
陈全国编的“三祝愿”(舔狗本质暴露无遗)
装神弄鬼

深挖“两面人”(文革2.0)

陈全国上任后,开始清查政府系统内“表面支持政府,实际支持疆独”的“两面人”。各级官员纷纷“表忠心”,“发声亮剑”,宣布要“与三股势力斗争到底”。后来演变为全体公务员必须发声亮剑,并揭发两面人。后来形式愈演愈烈,各单位被安排指标,必须揭发出足够数量的“两面人”,否则你就是两面人。于是,平时与领导不和,受众人排挤的人惨遭批斗,轻则丢掉饭碗,重则全家进再教育营。后来,揭发“两面人”的活动也进入了驻村工作组,工作组也不得不揭发“思想有问题”的村民。由于揭发活动必须按照指标,一定会出现无辜人员蒙冤的情况,与文革如出一辙。

红色恐怖

陈全国或是急于邀功请赏,或是受到习近平的压力,要求地方官员加大维稳力度,宣称“稳定压倒一切”,下属和民众若稍有异议,即被清洗。

2017年1月5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田地委两名官员被查:和田地委书记张金标,和田地委委员、墨玉县委书记何军。

据新疆自治区纪委通报显示,两人除涉嫌严重违纪外,张金标还涉失职失察,何军则涉失职失责。也在当日,和田地区召开干部大会,宣布自治区党委调整地委主要领导的决定:牛学兴任和田地委委员、书记,免去张金标和田地委书记、委员职务。

同时被免职的还有3人:何军被免去和田地委委员、墨玉县委书记,来景刚被免去和田地委委员,俱伟被免去和田地委副书记、委员。

今年初,中共政府扩大了新疆“结对认亲”运动的规模,百万共产党干部、政府官员及公职人员入住穆斯林少数民族家中,进行更贴身的监控,观察是否有所谓的“宗教极端主义”迹象,并对他们进行思想灌输。

被迫“结亲”的穆斯林家庭战战栗栗,深怕一不小心会被认为“有问题”,而被抓到再教育营。执行“结亲”的干部、官员及公职人员也因任务太累人,感到不满。一名中学教师就因在网上抱怨“结亲入住”计划及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遭学校开除。

据关注中国宗教自由的杂志《寒冬》12月4日的报导,新疆喀什地区某中学男老师陈强(化名)于今年8月在网上和朋友聊天时写道:“在新疆当公职人员太累了,陈全国要在新疆呆十年,这十年就没有好日子。”随后,陈强被警察抓去问话。当地政府勒令学校开除陈强,其同事也受到严格管控。

几天后,学校召开会议,要求教师不许在网上谈论穆斯林节假日、新疆维稳等话题,并警告禁止使用“太累了”之类的词汇。若有人在群里发敏感信息,一旦查出就要处罚,群主也会受牵连。

除网上聊天外,凡涉及敏感话题,校方强调教师在回答“结亲”对象提出的问题时要统一口径。例如,关押人员家属如果打听被关押者何时可获释,教职员工不能照实说“一两年都出不来”,而要回答“这是为了挽救他,是为了教他们学国语,学法律,学技能”。

当地官员还会到该校监督校长是否向教职员工落实中共相关政策,老师的手机和社交账户还要接受校方不定期的检查。

陈强老师的一名同事向《寒冬》抱怨:“陈老师只是实话实说罢了,根本就没有错!竟然因为这个遭到抓捕,甚至被通报、开除,这简直就是不让人说话了。”

这名同事还透露,原本上课就很累,加上“结亲入住”、巡逻、值班等任务,已压得他们透不过气来,却不能喊累、不能请假、不能辞职,要无条件服从。否则,轻者送去进行思想改造,重者会被判刑坐牢。

《寒冬》在先前的报导中,也提过被安排“结亲入住”的汉族老师在新疆当局这项野蛮政策下,所遭遇的问题。

两名新疆汉族老师表示,中共官员要求老师们在“结亲入住”时,要打听对方子女的详细情况及举报任何可疑活动。例如,若发现谁家3人或3人以上一起做穆斯林食物,就要赶快向上汇报,把他们抓起来。同时,还要向住户讲课,警告他们禁止说对中共不满的话,不许乱发怨言,及不许信任何宗教,否则抓住了就“往死里治”。

为落实对穆斯林家庭的监视,老师们被要求在学校下班后,晚上到“结亲户”家住,一轮住10天,住完10天后再换家,保证每个家一直都有人入住。有学校的教务主任因结了5个亲,每家轮着入住,半年来在自己家只住了一天。

同时,政府也加强了对入住者的监督,领导每晚都打电话到住户家查岗,要老师们亲自接电话,拒绝服从就开除,不发工资。有两名科长因在“结亲户”家待到凌晨3点多就离开,被检查组发现后立刻停职。

虽然中国官媒将“结对认亲”运动包装成温馨的文化交流,但此运动仍被谴责是中共当局在新疆镇压活动的又一次升级,并认为是要迫使穆斯林抛弃原有生活习俗,改过跟汉人一样的生活。

而当局安排入住的“亲戚”、“家人”,对穆斯林家庭而言,这种失去隐私的生活,恐怕比街头的“天网”更令人难受。

新疆哈密市一穆斯林青年就坦言,现在很害怕被入住的官员发现他说“错”一句话,因为那会被抓去再教育营。而他也完全不知道哪句话可能会被认为有问题。

既然如此,陈全国同志应该以身作则,公开收入来源,检讨自己利用反恐收受谋取海量私利、横征暴敛,然后引咎辞职,请

公开批斗

批斗.jpg
批斗2.jpg
批斗3.jpg
批斗4.jpg

这些图片所描述的景象简直与电影《追风筝的人》里某段情节如出一辙。

强制实名登记与安全检查

检查站.jpg
安检门.jpg

陈全国上任殖民总督后,强制要求所有公共场所,包括医院、商场、公园、加油站等设置安检通道检查进入人员,并对进入车辆进行“安全检查”,且要登记所有进入人员的身份证信息。有些地方甚至在公交车站设置安检员,检查乘客包裹。这对城市居民的日常生活造成了极大影响,造成了诸多不便。忘带身份证,除了在马路上徘徊,哪里都去不了。

此外,有些城市还在入城口或高速公路收费站处设置卡口,强制检查所有机动车,包括后备箱、引擎盖等,要求外地人口登记身份证。

喀什的一条街上,警察检查一名男子的身份证,旁边有安全人员(2017年3月24日)

实施“宵禁”

在部分管控较严的地方,会要求在凌晨某时间点强制关闭所有出入口,所有人一律不得进出。网吧、KTV等娱乐场所也不能通宵营业,必须在规定时间前结束营业。

强制升国旗

陈全国要求,每个社区和机关单位都得在周一举行升旗仪式,要求所有公务员、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居民代表及回乡大学生等参加升旗仪式。据称,有人因缺勤次数较多,被威胁送进再教育营学习半个月。

排查“暴恐音视频”

查手机.jpg

在某些城市,居民被要求上交所有电子设备,包括手机、电脑、U盘等,供黑皮检查。黑皮主要检查“暴恐音视频”、翻墙软件、境外社交软件、加密通讯软件如WhatsApp、Telegram等。有人因被黑皮查出使用WhatsApp而惨遭关进再教育营。为防止传播“暴恐音视频”,新疆一度无法正常使用百度网盘。且GFW会屏蔽来自新疆的GitHub访问请求。

强制采集公民生物信息

在2018年夏季,陈全国以要办理所谓“三代身份证”为由,要求全体居民前往派出所提交血液样本(提取DNA)及指纹、掌纹信息,否则冻结户口。此举严重侵犯了个人生物信息隐私,是反人类,反人权,反伦理的。至于这些遗传信息被用于监控群众还是器官配型,笔者暂且蒙在鼓里。然而,到目前为止,所谓“三代身份证”仍然没有发放,“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

收缴护照

陈全国上台后,强制要求所有公务员上交护照,并禁止出国。同时,还诱骗居民上交护照“登记”,然而登记后护照便不知去向,“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

禁止少数民族语言教育

因少数民族语言教材被发现含有“反动内容”,“宣扬民族对立”,陈全国要求更换教材,并派出宣讲团在全支各大学为新疆籍大学生宣讲“预防三股势力,抵制极端宗教”,并诱骗大学生安装监控软件“净网卫士”。维吾尔语教材编写者及伪教育厅相关负责人先后被送进再教育营。后来,陈全国干脆取消了少数民族语言教育。没有人敢说,也没有人敢问。此外,陈全国还要求各地拆除有少数民族风格的建筑及装饰,企图让少数民族文化消失,归顺支那。(提醒一下,陈全国来自井盖省,纯种支那豚)

剥削假期

陈全国要求,出于维稳需要,所有单位不得休假,每逢节假日必须有1/3人员留守。在“重点时期”,全员上班,不得请假。而对于“访汇聚驻村工作组”,更是回家无望。没有人敢说,也没有人敢问。而且据说没有加班工资。

迫真表决通过“去极端化条例”相关法规

自由亚洲电台文章:新疆人大于(2018年10月)9日通过去极端化条例的修正,加入有关教育培训中心等内容。外界质疑北京此举是将“再教育营”合法化。

新疆第十三届人大常委会星期二发布公告表示,通过并即日起实施新修正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

值得注意的是,新条例增加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的相关内容。其中包括第四章第十七条,“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可以设立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等教育转化机构和管理部门”,还有“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等教育转化机构应当开展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律法规和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组织开展去极端化思想教育、心理矫治、行为矫正,促进受教育培训人员思想转化,回归社会、回归家庭。”

菜刀实名制

陈全国要求,所有刀具必须印上特定编号。购买刀具必须实名制。

菜刀实名制.jpg
买刀实名制.jpg

禁止清真食堂

2018年12月,陈全国要求所有机关单位及学校食堂“去清真化”,不得完全清真。这对很多不信伊斯兰教,但遵循少数民族生活习惯的人的饮食造成极大不便。有些少数民族官员、党员及公务员为“表忠心”或不被当成“两面人”,开始吃起了猪肉。更有某地哈萨克族学生因反对封闭式学校的食堂强制加入汉餐,而惨遭镇压。

自由亚洲电台文章:新疆北部阿勒泰地区多个县的哈萨克族穆斯林学生,被当地官员强迫吃猪肉,遭到拒绝。该地区哈巴河县一穆斯林本周日(16日)晚间对本台披露,约四百名哈萨克族学生因游行抗议而被抓,目前大部分人下落不明:“一个星期前,哈巴河县学校的学生,有些是住宿的学生,还有高中、托儿所,让他们吃猪肉,他们绝食、不吃。抓到以后把他们送到哪里都不知道。反正是被拉走了。”

这位穆斯林称,在布尔津县也出现穆斯林学生抗议吃猪肉事件,遭到公安抓捕:“在布尔津县,有一个冷库,有人用卡车拉来猪肉。哈巴河的学生反抗,被拉到布尔津县的冷库里面。他们也是反抗。哈巴河县现在被警察包围。周围县的人不让进入哈巴河,好几天了。还有塔城地区的托里县、额敏县、乌苏市也都封闭了。”

另一位旅居哈萨克斯坦的穆斯林对本台说,她也听闻新疆哈巴河县被警察和军队封锁。她说:“因为现在要让新疆穆斯林强行吃猪肉,在哈巴河县的学生们抗议,要求不吃猪肉,但消息被严密封锁。”她还表示,对新疆人来说,要么反抗而死,要么被警方侮辱折磨、洗脑改造,这两条都是死路。

昌吉州奇台县一位年轻的穆斯林商人对记者说,政府明知穆斯林从不接触猪,却兴建大型养猪场。政府官员强迫少数民族干部和群众吃猪肉,已非常普遍:“是的,是的,我也听说了(学生抗议)。这个(逼迫穆斯林吃猪肉)事,在新疆都普遍了,很多地方有这个政策,这事是真的,还有我们昌吉奇台和吉木萨尔两县之间,他们(政府)现在正在建一个很大的养猪场,让这些哈萨克等少数民族,在养猪场工作。”

据哈萨克斯坦人权组织阿塔珠尔特志愿青年组织(Atajurt)对本台表示,被羁押在新疆集中营的少数民族还包括吉尔吉斯族。11月23日及27日,海外吉尔吉斯人在哈萨克斯坦及吉尔吉斯斯坦首次举行新闻发布会。该组织说,他们有五万人被羁押在新疆政治改造营内。12月16日,旅居哈萨克斯坦的十多名哈萨克人,在中国驻阿拉木图总领事馆外,举牌抗议新疆当局羁押他们的亲友,要求当局立即放人。

恶劣后果

人权危机

陈全国的所作所为,严重侵犯他人生命健康权,严重侵犯人权,严重侵犯法治及言论自由,是反人类,反社会,反伦理的。大批无辜人员,仅仅因为出过国或者上访就被关进再教育营。再教育营就是私人监狱,里面配备了安保系统,有持枪警察看守。宿舍均由铁门制成。学员没有出入自由。其外围禁止拍照录像,行人不能逗留。

文化消失

陈全国禁止少数民族语言教育,拆除少数民族特色建筑,强制过支那节日及禁止清真食堂的目的,都是为了殖民少数民族文化,让他们忘记祖先,归顺支那,认同“祖国”,达到共产党稳固统治的目的。

人口流失

陈全国实行死妈政策后,导致大量内地商人撤资离境,大量人才流失。大量汉人也受不了陈全国的所作所为,纷纷迁出新疆。据不完全统计,仅乌鲁木齐市人口就流失了近百万(总共才500多万)

经济停滞

陈全国实行死妈政策后,各地忙于维稳,无暇顾及经济发展。再加上大量内地商人及人才流失,经济更是雪上加霜。而经济停滞也导致了税收减少,而“维稳经费”又短缺,导致部分公务员的工资无法按时发放,只能打欠条。部分地方政府运转困难,只得靠行政强制力运作。然而被压榨的公务员也不敢提,也不敢问,事情就这么一种拖着。

人员死亡

陈全国由于实行死妈政策后,造成不少“南疆务工人员”及再教育营学员自杀。前文也提到,有一些访汇聚工作人员也因压力过大,心理崩溃自杀。另外,由于部分家庭里家长都被送进了再教育营,导致有小孩因无人看管,在冬天被冻死。



Post 150 2.jpg
墨玉县巴西吉勒尕村维吾尔小孩因父母被关集中营无人看管而冻死

高雅素材

常见疑问及回答

1.你说的是真实的吗?

至少90%是。

2.我凭什么相信你?

笔者有内部渠道,认识赵人,对陈全国所作所为一清二楚,摘抄资料都经过审阅、查证。如有合理意见和勘误更正,敬请指出。

3.你们不知道人肉他人是犯法的吗?/你们不怕被抓?/别看你今天闹得欢,小心维尼拉清单!

呵呵。

4.清真食品和宗教的关系

清真食品源于伊斯兰教,狭义的清真食品是必须由宗教人士念经后宰杀的,且不包括猪、驴及任何动物的血制品。现在广义的清真食品,只要不是猪、驴及动物血制品(也有人不在乎血制品),都可以。现在,在新疆,很多少数民族年轻人并不信仰伊斯兰教,但由于伊斯兰教长期对该民族的历史、文化等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有些民族习惯,比如食用清真食品,就一直被保留了下来。清真食品不等于宗教食品。它只是源于宗教。微博上的皇汉也经常借由清真食品对少数民族进行打压,属实该杀。

外部链接

部分图片及文字来源:今日新疆西藏(原网站为zeronet站点)https://0net.io/16LDCk5oggAfrnvSN9a7LkStWkqmozEt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