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来自支纳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姜维平,2012年10月9日写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地址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210/jiangweiping/9_1.shtml

正文

2012年9月28日,曾经位高权重,风度潇洒的薄熙来终于被“双开”,官方报道称,薄熙来“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外界特别注意到官方用词寓意深刻,把薄熙来私生活的淫乱故事分为两类:“发生”与“保持”,通俗地讲,就是“一夜情”与“包二奶”这两大类。这一话题顿时成为网路热点。前几天,我应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邀请,与贺卫方教授,学者高新一起讨论了这一话题,何平把它称为薄熙来话题的娱乐性, 这多少表现了人们普遍的“性趣”,带有调侃和嘲讽的意思,也许高级领导干部的私生活越隐蔽,老百姓的好奇心越重,流言也会越多,何况薄熙来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其实,对很多大连人来说,薄熙来究竟有多少个好妹妹,一直是有趣的话题。

拉皮条发了大财

大连服装节不是薄熙来搞起来的,但却是由他捧红的,90年代初,薄由宣传部长提升副市长,代市长,就把服装节前加了“国际”两个字,不仅邀请国内的很多明星到场,也邀请海外的主要是港台的歌星,影星,名模等云集滨城,这就为贪财好色的薄熙来提供了猎艳的舞台,他不放过任何一次群星璀璨,从中选美的佳机,这种情况据我所知,有两种情形,一种是他的老板朋友或下属官员为了巴结他,先诱骗或要挟某位女子,后来送上门来的;一种是他本人主动勾引,诱惑,暗示的,对方出于各种原因同意或半推半就的,由于薄的自身条件特别优越,还有一般贪官不具备的情形,很大一部分的性伙伴是自己主动攀上他的,用吴秘的话讲叫“一炮一个准”。

那时,薄熙来一表人才,朝气蓬勃,在大连一言九鼎,前程无量,那些歌星,舞星,影星,球星对他投怀送抱,趋之若鹜,薄的秘书的电话都打爆了,有的人达到死缠烂打的程度,令其招架不住,刚开始,谷开来还有点吃醋,但自从“太阳雨事件”之后,就不再管他了,她以“红杏出墙”做回应,在律师所里吃“窝边草”,专搞“小帅哥”,自得其乐,他们夫妇达成默契,谁也不管谁,于是,薄熙来有了无数个“好妹妹”,有知情者说,多达上百人。

在大连官场,商场,新闻界,有人常谈及薄熙来的妹妹,大连人喜欢台湾歌星孟庭苇的歌,借一句歌词说,“勃起来”到底有多少个好妹妹?不知道有多少,反正比历任官员都要多,多得像星星,永远数不清,但是,妹妹的特点是共认的:大都是名人和美女,他的几任秘书都为他拉皮条,先是车克民,后是刘某某,然后是吴文康,车秘书嘴紧心灵,安排最周全,他不仅给主子约名星,安排床铺,还精选安全套,做事之前要检查房间安全,测试有无针孔式摄像机,完事要善后,奉劝和威胁女子闭嘴,也常花钱打发耍赖的泼妇,等等,所以,从未出过被政敌偷录偷拍的事,;而吴秘书不同,他也胆大心细,但满嘴胡咧咧,一边帮助薄联系“情况”,一边背后乱讲,有时薄的情人太多,忙不过来,他也从中劫一炮,事后还振振有词地说,他是“傻大个”,“小弟弟”太小,官场人听了,一笑置之。大连人开放,不以情人论短长。有时吴也花钱摆事,帮助薄安抚了不少纠缠不休的妹妹。

吴和车都有经济头脑,“拉皮条”赚了大钱,因为上有所好,下有所送,许多老板知道薄贪财好色,就主动介绍美女和名星给他,薄过着封建帝王三宫六妾的生活,那些轻浮的美女为了上位,也有求于他的秘书,使用各种手段打通关系,久而久之,人们都知道了,见怪不怪,钱色搅和在一起,出了很多故事,薄熙来秘书把这事当成无本之利,多年下来也发了大财。吴文康贪污受贿上千万,车克民的私人名下房产也数千万,而且也仿照薄熙来包养众多情妇,有的是公共情妇,和薄一起用,薄也不在乎,笑着说,俺们都是连襟。车克民仿照薄找小姐离了婚,而吴则是“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免得家人盯着,他索性把妻小安排到美国定居,薄说这样最好。

有人真的爱上了他

据报道,9月28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薄熙来的情色、贪腐档案摆在与会者面前,在这些档案中,记载了薄熙来和多名电视台女主持人、影星的性关系,其中包括央视多位著名女主持人、大连和其他几家电视台的多名女主持人、多位著名影视明星。据我所知,薄熙来几乎囊括了所有的当时正红的电影电视明星,这种说法确有,但有点夸张,不过他不放过任何一个“打炮”的时机,每年服装节过后,大连都留有一个常设机构,用于下一年度的同样活动的组织和策划,一些急于出名的女子,为了出名和露脸,或为了赚钱,也主动巴结薄熙来,因为他不饮酒,不打牌,不吸烟,也不爱赌,就是好色,而且喜欢性欲强的美女,故正中下怀,薄玩了成百上千的名星,有一回服装节的几个女主持,都被他干到床上去了,其中两个还争风吃醋呢,薄有点烦恼,说,女的就这么骚啊,都给我滚! 她们听了不敢再闹,因为一年一度的名利场,可不能错过,何况每回荷包都装得满满的。

知情者说,有一个原籍山东的名星,和薄熙来好了几回,起了感情,真的想嫁给他,就在床上运动之后,又哭又闹的,非嫁不可,薄熙来没办法,又哄又骗的,也搞不定,还是吴秘书出面,设圈套,把她与另一导演的丑闻录下来相威胁,又给了一笔钱,此事才了结,那名星还出版了一本书,描写了他们的感情生活,委婉地讲了心路历程,许多大连知情者读过该书都说,好感动啊,可惜薄熙来是陈世美,连李雪峰的爱女都不放在心上,就别提那些水星扬花的明星了。大连人骂人狠,说薄熙来“拔吊忘情”。

富丽华有一个淫窝

薄熙来“泡嫚”比较小心,虽然依靠家庭背景,他有侍无恐,但也低调行事,他一般在周六或周日,独自一人,夹个黑色皮包,行色匆匆地去大连富丽华酒店某房间,那是大连市商委下属的公有制的五行级酒店,他任命总经理一棰定音,过去是张某桥,后来是田某某。不仅因为其妇是商委主任刘某,而且他还在市政府办公厅工作过,是薄信得过的下级,他对薄言听计从,官员们常说,谁不知道“勃起来”啊,给他找女人是工作最重要的一部份,于是,田经理给他精心安排了标准间,不豪华,也不招眼,但金屋藏娇,不是女公务员,就是歌星,影星和名模,大连金石滩服装模特学校的校长于某就是其中的一个,每周一换,薄市长笑着说,这是“每周一歌”,薄熙来是来唱歌的,如果赶上忙,田老板就电话问,今天不唱歌了?。。。。。。

每当去富丽华酒店,薄绝对不坐公务车,现搭出租,司机认出他,与他打招呼,他不回答,到了地方就走,也不给钱,司机也不计较,因为他只坐蓝灯的士,它是国营的,总经理林某是其死党,与其有承诺,他只管坐,林某开会说了,薄市长是明查暗访,选谁的车都求之不得,经济损失过后补,领导的事最大。其实,林某心里清楚薄的爱好,他也学习“勃起来”,到辽宁省电视台做了一个节目,就和某主持人勾搭上了,闪电般地与原配离婚,和电视明星新婚,在大连海边定居下来,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人们都说他是薄熙来的徒弟。

据称,薄熙来去酒店夹得皮包,又破又旧,黑色的,带折子,但每次都鼓鼓囊囊的,薄在里面装几万块,每次打一炮,立即给钱,他从不亏人情,美女都说他出手大方,这是小费,他不在乎,他还为20多个“二奶”买了房子,车子,地点遍及全中国,有北京,上海,大连,深圳,沈阳,等等,大连杂技团的名演员杨某,就是薄在北京给买了一套高档公寓的,她靠上了薄之后,就辞去了工作,专去北京陪他,有几年,谷开来住在英国,和海伍德度蜜月,薄熙来在国内,左拥右抱,太阳每天都是新的,他们都很“性福”。不过,薄熙来担心政敌算计他,故富丽华酒店的视频录像,他亲自下令消抹一部份与己有关的,所以,等今年出了事再找相关证据,的确比较难。

棒槌岛的“小棒槌”

大连棒槌岛是另一个属于薄熙来的“炮楼”,不仅地处海边,比较僻静,而且有围墙,有武警把守,他很放心,所以,归市政府交际处管理的这家酒店,也被薄熙来私占,他一般不用专车携带女子进入,那样太扎眼,容易留下把柄,他惯于就地取材,每当雄心萌动,他就去棒槌岛过夜,自有马仔给他安排“绣花枕头”,由于那里美丽的女服务员多,薄随心所欲地玩,玩出了几个“名服”,有的薄给调动了好工作,有的改“工”为“干”,有的私下买了公寓,久而久之,为了物质利益,众多女孩主动靠近薄熙来,他不以为奇,自己是红后代,革命江山是父辈打的,钱是自家的,色也是自家的,“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但他的隐私秘密也逐渐暴露了,虽然他“性”趣盎然,但天生“傻大个”,阳具小,被他玩过的一个台球室的女孩嘴碎,到处讲,说他是棒槌岛的“小棒槌”,于是,这故事传开了。大连开发区某公司经理知道内情,说,薄熙来贪财好色,每次出差回大连,不是先回家,而是先去棒槌岛找小姐,但家把式不太好,以数量为主,美女如云,但性伙伴评价不高,我问怎么不高?他笑了,说,小棒槌呗。因此,薄的马仔到处给他找药品,也找肾保健的按摩师,但一按就更纵欲,更泄怠,他一直没治好阴茎小的毛病。“小棒槌”的帽子没脱掉,不耽误他忙乎。

经常有孩子来认爹

薄熙来当政大连八年,艳福不浅,光身边的女秘书,就睡了个遍,他给打字员李某调动了工作,还改变了身份,另一个女秘还打过胎,他老公差一点要杀她,多亏吴秘书软硬兼施,花了点银子,才平息了故事,最头疼的是,市政府门前时有身份不明的小孩来找薄熙来,说是认爹,有的说是在金县时,他妈是宾馆女服务员,薄熙来年轻气盛,播下情种就忘了,但孩子是种子发的芽,有的眉眼像薄呢,对此,吴秘书不胜其烦,一律拒之门外,纠缠不休的,就又吓又哄,平息了好几起,吴对朋友说,也不带套,这事多麻烦啊!

据大连新闻界的知情者说,90年代初的某一天,有一个风韵犹存的女子带领一个小男孩来市政府找薄,说她是金州三里堡的,1985年与薄在公社的小学校相识,两人有了一夜情,不想怀了孕,她没告诉薄,也没告诉丈夫,就生下了大儿子,近些年老公死了,生活有点困难,就想起找他,曾给市长写过信,但是秘书先读的,自然,当女人带子站在门前纠缠时,秘书不感到奇怪,对她说,李望之是他亲儿子,他都不管,何况是你们?女人不知道李的故事,问,他忘了,我没忘,光想过瘾,不承担责任,这不是男人!吴秘书看有人围观,恐吓她说,你再闹,把你抓起来,于是大家一哄而散了。另一个官员说,那几年来找事的女的和孩子不少,谁知真假呢。

张伟杰没死,藏起来了

自从本人题为《薄熙来的性丑闻》一文发表后,原大连电视台主持人张伟杰的名子,和薄熙来纠葛在一起,响亮无比,但90年代初,电脑未普及,故有关信息不多,张的照片也较少,我手里没有,在网上看了几个,忍不住想笑,都不是她,张冠李戴了,而且张伟杰当年失踪了,但并未死,更没成为尸体标本,她被谷开来逼出大连,吴文康出面给了一笔钱,先安排在北京电影学院读书,后来移居海外了,不过,她有时也回大连,1998年,大连蓝屋发廊的老板邹浩曾在大连天津街看过她,她有点见老,不像当年主持“太阳雨”文艺节目时那么亮眼了,眼角有了细密的皱纹,笑起来神情有点惨淡,邹浩说,他没看错,就是她,她当时在一家超市购物,因为她以前常在蓝屋做头型,他认识她,蓝屋是大连著名理发师邹昆开办的,90年代中期鼎盛时,大连有三家连锁店,近年生意萎缩了,邹浩是邹昆的哥哥,他们为人诚实,与我是老邻居,绝对不会撒谎。

大连官场一个已退休的领导干部说,张伟杰的确没有死,薄熙来也没使她怀孕,但90年代确有关于她与薄熙来上床的各种传闻,市政府秘书长孙世菊亲自去做她工作,让她离开大连,谷开来忌恨她,后来她不知去向,也不知道她和薄怎么回事,今年4月以后,设在大连的薄熙来专案组人员找她谈了,内容不好说,总之,她不算啥,薄熙来的性丑闻太多了,多得令人发笑。张伟杰只是一段小插曲。另据悉,至于媒体沸沸扬扬的有关张伟杰的故事,传出来后,她本人和朋友都读过,百感交集,不做评论,因为有点出入,大体属实,当时有协议,都是过去的事了,不想伤口上再撒盐。

薄熙来建了红灯区

大连人比较性开放,许多商人和官员都有情人,把情人叫“情况”,十分普遍,自从勃起来走红政坛,大连红灯区生意兴隆,从港湾桥到解放广场,到处莺歌燕舞,薄很少光顾这些场所,他有自己的地方,为了部下们不寂寞,他办了七七街的按摩一条街,其实都是妓院,商人求官办事,一般都请其按摩,小姐比不上薄的名星,但也风情万种啊!

大连市政府的官员纷纷学习薄熙来,很多人有“情况”,副市长刘长德有三四个,在营城子就有一个搞房地产的女老板,还在大黑石建了藏娇的别墅,受贿上千万,退休后花不完,他巴结薄熙来,薄任命他当负责城市开发和建设的副手,他借机经商,不仅两个儿子搞装修和建材,发了大财,而且情妇和秘书韩某也都以权谋私,所以官场议论纷纷,很多漂亮女人都主动“傍大官”当情妇,人们说,辛辛苦苦一辈子,不如床上哼哼一阵子。所以,薄当政时社会风气最腐败。老百姓痛恨,就编了顺口溜骂他,由于副市长是女的叫汪师嘉,大家就说,男的“勃起来”,女的“往死夹”,这市政府还能好吗?听说汪副市长很生气,一怒之下,调到上海去了,从此只剩下薄熙来。

补充阅读

杀父孝子

1983年,杨秉城在北京西山中共中央党校与薄一波聚首长谈,薄一波感慨的说:文化大革命中拣了条命,别说人要整死咱们,江青一宣布我是叛徒,连我儿子小熙来也给我一顿铁拳,把我打得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这个狠小子,又照前胸踏了我几脚,当时就有三根肋骨被踹断,看他这个六亲不认,手毒心狠连他爹都往死里整的样子,这小子真正是我们党未来的接班人的好材料。今后肯定会有大出息。

1966年5月文革开始时,薄熙来正在北京四中读高中一年级,从那时起学校停课,真实学历高一。

1968年1月至1972年11月,17岁的薄熙来因偷窃坐牢近5年。

放出来后在北京市二轻局五金机修厂当工人。

毛泽东死后,胡耀邦主持中央工作,把薄一波从监狱里放出来恢复职位, 曾对妨碍前途的亲爹大打出手的薄熙来,得了大实惠。

打着薄一波儿子的旗号,高中一年级学历的薄熙来从1978年2月至1979年9月,仅仅学了一年半,就在北京大学历史系世界史专业本科(四年制)拿到本科学士学位。

1982年也由于同样不明原因,又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获硕士学位。后来威胁某大学给其一张博士学位文凭,但未果。

巴结黑恶

姜维平曾透露薄熙来17岁因盗窃入狱后,给黑老大当跑前跑后的马弁,被踢肿肛门还要陪着笑,毕恭毕敬聆听「教诲」。

姜维平透露说:我多次参加过大连市人大举办的会议,也至少有四次读过薄熙来个人提供的简历,在1968年至1972年这一时间段,他写道:「文革中进学习班,参加劳动」,他为什么不写「监狱服刑」呢?

我一直感到困惑,后来在1998年我在齐齐哈尔偶然见到了他的狱友孙某某,才知道了底细,并恍然大悟。

孙某某说,薄熙来入狱的罪名是小偷与流氓。薄一波被关起来后,孩子都丢在社会上,薄熙来好人不接触,专喜欢和小偷、掏包、流氓混在一起。

最初薄三(薄熙来外号,因排行第三)混人家一点吃的、喝的,后来就掏包与小偷小摸,以至斗胆在北京烤鸭店门前,偷了一台吉普车,事发后叫人揍坏了,关到监狱,后在秦城关押。

就在那时,薄熙来结交了一些狱中的牢头狱霸。孙某某是其中的一个。另一个姓汪的是「大哥级」人物,打人致残判了死缓,后改为二十年。

最初他们狠揍薄熙来,因为那时薄瘦细个头,娘娘腔,又是小偷,必成靶子,但他见风使舵,很会巴结人,就被两个老大,当成跑腿的「饭勤」使用。

有一次伺候老大不周到,叫汪某打的鼻青脸肿,老大把他肛门踢肿了,并问他:「你说在这个世界上,什么是真理?」

孙某某模仿他们当年的动作,一边挥手,一边拿腔拿调地说:「薄三回答说,是真正的理!」于是被我们扇了六个巴掌,满脸血印。

老汪告诉他:「拳头就是真理,老大就是爹!」

薄连声叫爹讨饶,从此肿着肛门还「爹」前「爹」后的叫个不停

谁说薄熙来只知道对黑社会「忍无可忍」,他还有这种种与黑社会千丝万缕的前科呢。

咬烂乳头

和薄熙来搂肩搭臂的有钱男人是想丢芝麻拣西瓜,先塞给薄熙来数目不菲的钱,然后自己再借势得到更大的利益,结果最后有一个算一个都进了监狱,这样到了口袋里的钱薄熙来花起来才踏实。由于性别问题,和薄熙来亲密无间的女人就不只是付出,往往可以得到极大的回报,那个被有特殊性癖的薄熙来咬烂乳头的大连模特于梅就是一个

于梅是一个有点小小名气的服装模特,嫁的丈夫是大连黑社会头子,后来在押。熟悉于梅的人都知道,她非常喜欢攀附有权势的人,无论是在野的黑社会,还是在官场有权势的人。模特这个身份让她最后如愿以偿的傍上了薄熙来。而其丈夫在押更让薄熙来毫无顾忌的公开来往、公开嫖宿。

1993年,薄熙来初当大连市长,于梅欣喜若狂,在枕边要求薄熙来给她办大连模特学校,薄熙来一口答应下来,立刻下令把机关办公楼腾出来给姘头享用。消息一传出,招来一片骂声,但拍薄马屁的大连金石滩国家风景旅游渡假区管委会主任王传志了解内情,知道自己立功得赏的机会到了,不但拍板同意,而且立即迁出。政府机关办公楼办起了中国第一所培养职业模特的中等专业学校。

初期,于梅大量招收学生有困难,薄熙来就为她寻找机会,于是薄熙来规定大连国际服装节每年召开一次,在服装节上,于梅为薄做宣传造势,如此一来,二人都受益。薄熙来尝到了甜头,于是命令在风景秀丽、气候宜人的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大连金石滩国家旅游度假区内,拿出87000平方米,建筑面积21600平方米给于梅,并由国家掏钱,建筑了广场、绿地、鲜花、大海、欧式建筑,超一流标准的教学楼、学生宿舍、多功能模特影视艺术活动中心、模特剧场及4000平方米的喷水池。

这个薄熙来的姘头所拥有的学校设有服装表演、广告模特、公关礼仪、导游模特、形像设计、影视表演等专业,各专业均开设20余门文化课、专业基础课和专业课。教学设施先进,高薪聘请师资,办学规模1000人。

在薄熙来的全力周旋下,此模特学校把几乎所有政府重大礼宾礼仪服务全包了,包括迎送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博士、届时国务院总理朱容基、印度总统纳拉亚南等。

在薄熙来的步步高升下,此学校多次搞大连国际服装节、中国青年时装设计大赛、名师名作展演、日本火焰节、宁波服装节等海内外大型时装演出;还国家出钱组团赴美国、日本、韩国、泰国、马来西亚、香港等国家和地区进行多次访问演出和拍摄广告。

虽然于梅和陈良宇的名模姘头马艳丽的风头无法相比,但一个在押黑社会头子的老婆能混到如此地步已经是梦里都能笑出声来了。当然她也不是没有付出的,咬烂的乳头就是明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