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倩

来自支纳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董倩
Image.png

今天你认罪了吗

姓名

董倩

职业

主持人
支虱分子

常用ID

记者董倩
董欠

能力

一派胡言

特长

人血馒头

必杀技

为虎作伥

阵营

拆腻子
走肖舔狗
殃视
即将生锈的螺丝钉

硬度

董倩(1971.8.16-2019.9.11),别名董欠,殃视主持人,因其诸多死爹烂妈事迹,在墙内都臭名昭著,但其地位依然屹立不倒,原因不言而喻。联系电话13901177915,欢迎拨打互动。

信息

户籍

车牌

Drcp.jpg

Drcp1.jpg

Drcp2.PNG

事迹

大脑降级

以下内容整理自知乎

很早之前,看过她的一个采访节目,她提的问题很是无脑,很低级,完全随性而为,根本没有一个有素养记者的敏锐与智慧,个人评价:智商低,还不努力~

真的是太差劲了,不知道水平这么差为什么还能在央视越做越高?!看了她对上清华要求提供宿舍的甘肃母子的采访,简直诛心!希望她能给被她采访完的人一定的心理治疗补偿费。。。这种人根本就是在传播黑暗学,一点都不正能量好不?!

四川凉山森林大火后,央视新闻的董欠问了失去战友的消防战士三个问题:“你跟那个战友关系好吗?你想救他吗?你会自责吗?”引用电视剧《三八线》第14集里长顺的话:你想问什么?!我告诉你他们是怎么牺牲在我面前的么?我不想那种体会,你知道么?!!

提问内容经剪辑后,前期一直在试图以问询方式,复原火灾爆燃后的逃生现场和消防员的身体感受以及心理活动。用带着审视和俯视的眼光,怀疑的语气问着这些问题,挖开伤口撒盐很在行。从问话的内容和语气,可见董是在已经知晓他们成功逃生的全程后,再设计的问题顺序。已经知道逃生经过,再问,和没来得及拉出的已牺牲战友关系好吗?想救吗??自责吗???让幸存者在镜头前重新讲述那段经历,近乎拷问自责吗?在这无异于一次心理上的公开审判处刑。

董欠在自己的《懂得》一书里,就表达过,要通过突入其来的变故,趁当事人手足无措时来挖掘人物内心最薄弱的一面。这种提问手法,警察是用来对付犯罪份子的,她们媒体人用来对付付出牺牲的平凡人,我有一句人血馒头不知当讲不当讲。。如果记者都是靠给人难堪获取新闻利益的,难怪这会是一个靠自我标榜良心,然后揭露别的行业黑心的职业。

这种人品低劣者,能做出下述不堪之事,不值得奇怪。

残害无辜

原文链接: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cctv-09102019110153.html?encoding=traditional

人权组织「保护卫士」发布消息,将在美英等七国依据《马格尼茨基法案》,对大陆官媒央视主持人董倩作出制裁申请,因她至少对五名「709公民和律师」录制「认罪视频」。709案公民吴淦曾公开揭露董倩试图对他录像,有记者批评央视等官媒沦为中共的打手。

人权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周一(9日)拟向美国、英国、加拿大等7个国家,申请适用《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及类似法案,对大陆官媒央视记者董倩作出制裁。

「保护卫士」提出制裁申请的理由是:董倩涉嫌与中国警方合作,录制至少五名「709大抓捕」的被捕公民和律师「强逼电视认罪」视频。该组织认为,这是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

「保护卫士」亦向公众征集关于董倩参与逼害人权行为的资讯。

目前正在狱中的「709公民」吴淦(网名为「超级低俗屠夫」),在2015年5月被当局拘捕,其后央视对他大肆抹黑,在《朝闻天下》节目里播放一段接近六分钟的污名化视频;2015年8月1日,董倩再代表央视意图强逼吴淦录制「认罪视频」,吴淦被戴黑头套带至董倩面前,因吴淦拒绝配合并揭露国保逼害709律师和公民的恶行,致央视计划落空。

吴淦后来在2017年3月8日委托律师公开发表致董倩公开信,揭董倩助纣为虐意图强逼他录像,吴淦要求董倩出庭作证。事件引发国际社会对官媒及官媒记者参与「电视认罪」的广泛关注。

据官媒资料, 1971年出生的董倩曾主持央视《东方时空》、《焦点访谈》、《新闻会客厅》、《面对面》等节目,主持风格冷面而刻板。

「保护卫士」负责人彼得・达林(Peter Dahlin)对本台透露,他们正在全球范围推出一本大型的、关于民间如何利用《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法案》惩治严重侵犯人权行为的指南手册,而对董倩制裁申请是其中一个案例。

该申请文件预计在中共建政70周年前公开,一旦申请获批,董倩将被有关国家禁止入境或冻结在这些国家的财产。

彼得・达林表示,他们有足够的证据对董倩申请制裁,而且「保护卫士」认为,对那些纳粹式警察和监狱系统之外的协助逼害作出追责,是制裁人权施害者的重要任务。

2014年4月被逼「电视认罪」的中国知名记者高瑜对本台指出,很多官媒和官媒记者早失媒体伦理和道德,沦为中共打手及武器。

高瑜说:电视认罪这个一般都是恐怖主义所使用的手段,现在完全被中共央视给学会了。现在的中共媒体已经成为国家恐怖主义的武器,像董倩这样的,完全就是中共的工具,的确就是该告他们。

一直致力于推动美国适用《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法案》制裁中国人权逼害者的「中国改变」(China Change)创办人曹雅学接受访问,她认为根据该法案,董倩符合相关制裁条件。

曹雅学说:彼得说至少有五个人(被拍),单从这个数字,我们就可以说董倩她已经构成了接受任务,带着央视摄制组,去拍摄这个强逼认罪(视频)的一个带头人、领导者,《马格尼茨法案》想惩罚起作用的人,所以董倩是一个起作用的人。

曹雅学呼吁人权机构一并将央视当时的台长胡占凡、聂辰席一并列入制裁名单。

「保护卫士」2016年成立 ,在亚洲一些人权侵犯严重的国家支持实地活动。负责人之一彼得・达林在2016年1月4日被中共当局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拘捕;在被拘禁的23天,遭非人道审讯和被逼录制「电视认罪视频」。当年1月25日,彼得・达林被驱逐出中国。

捐躯

Drjq.PNG

群嘲

Drsm.PNG

语录

我出生在1971年,在北京第二实验小学、北京八中、北京大学完成了教育。

1995年底,大学毕业后不久一次很偶然的机会,我考入了中央电视台,开始在《焦点访谈》国际组工作。一切都是陌生的,一切都要从零开始,什么是电视,什么是记者,如何做一名记者,甚至如何面对和处理纷杂的人际关系,都要学习。本以为在北大念了4年书,应该是足够成熟了,学校里有多少小弟弟小妹妹管自己叫学姐呢,够老成了吧。于是,戴了一副故做镇定的心情去上班了。

我还清楚地记得,第一天到中央电视台来上班的情景。那是11月底的一天,天是铅灰 色的,天空中飘着无穷无尽的大雪花,冷得不得了。我早早地赶了4路车到东门传达室等制片人李小萍来接我进去。人家定的是9点,我恨不得8点就到了。后来才知道,我是参加招聘考试进台的,所以不象正式分配进来的同事,有完备的一套证件,每天可以目不斜视、傲然出入于把守大门的武警卫兵的眼前。我虽然被考试录取了,但一切还没有办理,所以站在东门外等,跟传达室里的一切人没有任何两样。那时候根本不懂这些,紧张兴奋地站在雪地里,紧紧地盯着东门里面出来的人,看哪一个像是接我的。哪里顾得上冷,人兴奋得直热。后来想想,当时我夹杂在一大早就来上访告状的人们中间,急迫闪亮的眼神儿和冻得紫红的脸蛋儿,还真得自己找人家,否则人家李小萍怎么可能看到我呢?我要不主动迎上去,就是一个进京上访的傻丫头。

第一次的印象太深了,我甚至记得那天我穿的是什么:细格布衬衫,灰色套头毛衣,牛仔背带裤,为了上班新买的锐步运动鞋,一条灰格的宽大羊毛围巾,一件米色的毛茸茸的羽绒服,还有一顶我妈给我织的蓝白花毛线帽子。我就是以这一身的学生气面对一切去了。 

但是我没有想到,迅速扑面而来的新鲜事物竟会是这样陌生。我进了电视台,可根本不懂电 视,连什么是编辑机都不懂!我所熟悉的是在自己家里看到的电视节目,而远远不是"电视" 本身!后来我才知道,在电视台,是没有人主动辅导一个新人的,不懂的就要勤着问,勤着陪笑脸去迎人家的冷漠。当时我哪懂。北大的4年养出来了清高、比别人多上几倍的自尊、还有,甚至是傲慢。而所有这一切,当我每天看着办公室里的同事出出进进忙这忙那,自己却像个木头一样傻呆呆坐在分给我的办公桌前不知所措时,轰然倒塌。取代它们的是自卑。真是小姑娘啊,那种自卑几乎要了我的命。哪里晓得在往后的日子里,自卑有可能是时时侵袭咬噬那颗稚嫩纯真的心的。

时间过得快啊。

转眼间6年了。好象什么都在变,什么都变了。我开始成为一名真正的记者,去第一线采访、去现场报道。经历了不多、但是也不算少的大事报道:香港回归、抗洪抢险、政府换届、50年国庆大典、澳门回归、申奥成功、APEC会议、中国入世。我在一点一点地积累着经验,我在一点一点地向着我心中的目标靠近。也许还有一点没变吧:学生气。不采访的时候,我还是喜欢穿学生时代的衣服:套头的运动衫、各种布衬衣和宽大的裤子。仿佛总有一股力量在把我往学生时代拉,要我远离电视圈的一些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习惯,要保持朴实、低调。我爸是从山东农村出来的,他经常用一些农谚教育我,有很多听起来简直是对牛弹琴,但有一句我牢记在心:稻子熟了才弯腰。

在我写下这些字句的时候,我猛然想起,就是今天吧,6年前的今天,11月20号,漫天的大雪,热烈奔放,在迎接着一个刚刚告别大学校门、朴实稚嫩的女孩子进入中央电视台的大门。她哪里知道,这一扇门就此改变了她的一生。从那天起,她开始踏上了艰苦的记者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