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李严杰》

来自支纳维基
(重定向自致李严杰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这是李严杰迫害对象贾颖雯女士的声明。

地址

https://write.as/tahobf1k4htx8
https://twitter.com/KMizuminoru/status/1097722536069091329

正文

To 李严杰先生:

您好。不过我估计您是不太好了。不知您建着这个粉丝个位数的黑屁造谣小号,没人捧场的感觉好玩吗?

针对您最近对我和我朋友的各种黑屁和死妈言论以及行径,本来我学习很忙根本不想管(实际上,您的黑屁根本没什么人捧场,对我毫无笋丝,而且我最近还需要看不少日本民俗学著作,对您这种黑屁一点也不感兴趣),但是我觉得出于帮助朋友解决问题,贯彻不让他们被您骚扰的道义,以及为了对您进行正义反击,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出来说两句话。这些话,全部记录在匿名笔记本上,由瑞穗さん帮忙传话,我也没有推号,仅保留一个新的匿名身份和匿名TG号,所以您再也无法通过短信或者私信轰炸的方式来骚扰我。还是得感谢您,通过这种方式,提醒我匿名度不够,在以后,我会向编程随想等先生学习匿名技术。

首先我要告诉您的是,您现在,再也无法战胜我了,无论是网络欺凌,恶意构陷中伤造谣,骚扰我朋友,还是试图在现实生活中报复,攻击,乃至杀戮。我现在不可战胜,不要期望能够战胜一个不屈的天台 · 真言系優婆塞(うばそく)。

是的,我在觉醒自我的光明,凛然而纯洁的本性之前,也愚蠢,懦弱,自私和双商下线过,我做的最蠢的几件事情包括抑郁发作就在推上公开自己真实身份,闹自残自杀,自责和自我内化受害者谴责,惧怕恶徒加害,自毁自虐;以及之前和您接触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意识到您对我的所谓心理支持,都是您自己疯狂的占有欲和控制欲,对我疯狂的追求。所以我一开始会被您的表象欺骗,认为您之所以帮助我,是出于善意而不是私欲,所以我会一开始对着我的朋友们给您的死妈行径洗地,试图让他们接受您。除此之外,我还必须为我曾经的懦弱,愚蠢和双商下线忏悔,在我第一次主动提出不想被您控制,被迫当您的女朋友的时候,您用自杀和报复我朋友来威胁我,我因为恐惧您的虚张声势的所谓淫威,屈服了,在抑郁和恐惧之下把自己全套信息给了您求您放过我朋友,还欺骗了我的朋友「我已经和那个狐狸断绝关系」(当然,觉醒后的我已经为此向我的朋友们道歉,我们也会永远互相扶持走下去,此乃「一蓮托生」)。然而后来我意识到很多时候您不过是虚张声势,而且您的手法也只剩下用购买的电话号码骚扰和纠缠,所以我不再害怕您,果断拉黑了您的所有用来骚扰的号码,并且换了号。

至于那个用来恶搞您的“foxiiwolf”小号,我必须承认,那是我的朋友为了反击您的死妈行为而想的一招。那个号不是由本人操纵,不过的确是我朋友所为,如果您不信可以查它注册邮箱。

但是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我不再惧怕您恶意加害的原因。最关键的是,在我寒假回家的时候,我再度和日本古典学/日本史圈一位日本籍的女孩子联系,她给我看了她的书单,我从她的书单和言谈里面学到了很多东西,并且忽然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内心凛然,慈悲,智慧和刚毅的本性,这样的本性一直以来和我对日本古典,日本文化,宗教和历史的爱紧密相连,日本就是我的精神故乡,日系大乘仏教也就是我认知世界和构筑理想的基本结构。

在日本和东亚的前现代历史上,存在着那么几个可以成为我精神prototype的人物,正如一位信仰新教福音派的先生所告诉我,「生者和死者在一起,有说不出的温暖和感动。」他们作为求道者的高洁品质一直和我的那种相通,而我之前之所以会多次屈服于坏人,双商下线,只是因为我没有勇气去拥抱自己内心无限的强大力量 - 「绝对的慈悲,智慧,救赎自己和他人的愿望」,而是逃避和恐惧(人的确有逃避自己内心真实纯洁与美好之处的倾向 - 不是吗?很多时候爱和温暖的力量太强大,以至于让人敬畏和恐惧),所以我内心的美好,多次被愚蠢,庸碌和懦弱蒙尘,这不仅使得我在现实中遭受一系列困难和矛盾,也使得我更容易成为网络欺凌和暴力的对象,甚至还波及了自己的朋友们(当然,我后来也给瑞穗,お瑶和黒田官兵衛孝高さん道了歉,他们也很开心看到我人格和精神上的成长)。但是觉醒后的我,是个不屈的「若武者(わかむしゃ)」,如同万葉集防人歌所咏「醜の御楯」。

我将再也不会屈服于一切软弱和丑恶,不会再抑郁,作死,自毁和魔怔,一方面我会用非凡的意志去战胜内心的人性软弱和自己的心理疾病,另一方面,为了达成自己救赎一切人的理想,我会在内心舍弃对名誉,钱财,美貌,性欲乃至生存欲的贪念,彻底解放自己去投入未来的战斗。和右翼民粹,极权国家也好,和具体的恶棍也好,我都会以纯粹的武士姿态去战斗。不要想您能够战胜「奔馬」里面那个鲜烈绚烂的士族激进青年「飯沼勲」,或者是「春と修羅」里面,宮沢賢治笔下的阿修羅。

不要以为,您的区区几句亵渎,可以摧毁来自三輪山以及延暦寺的精神力量。

而且就算您准备跑到我这里来试图谋杀我,您都不要幻想这样做可以摧毁什么。我说过,我作为一个仏教徒,会坚持自己的信条和信仰到最后一刻,不要幻想您的破坏欲会把我变成杀人的恶魔,双手去沾上您或者他人的鲜血;我如果面对您的杀戮欲望,我会想办法制服您,但是绝对会留下您性命,然后将您扭送英国司法机关,并且保证为您求得一个好的修复性司法(哟呵,您不是最厌恶修复性司法吗?那就让您最厌恶的修复性司法,送给您自己。放心,英国没有死刑,而且监狱条件比较好),让您得到人格的改造。

就像我曾经说过的那样,我虽然现在已经有很强的复仇和反击之心,但我根本上,不相信惩罚和暴力。Compassion and Wisdom can solve 99% problems in the world。对于您这种不相信的人,我的意见是去摧毁您的理想。

如果我的武力值不够,我做不到,那么在您把我打倒在地,砍上致命一刀之前,我会用尽全力把我的信贵山御守按在您的刀口上,并且念「南無神変大菩薩」「南無妙法蓮華経」「南無大師遍照金剛」之类的,并且在那一时刻完全抛弃对生命的贪念,然后释放出对一切人的救赎之心。这样的话,如果我能够顺利得到强大的加持,您会被我立即制服。如果加持的力量不足以克服我的恶业现前,我死后会去一个好一点的道,您也会得到加持,您会得到应有的惩罚,但是您肮脏不堪的人格会被修复,我相信英国的司法,也是仁慈和正义兼备的。

我现在已经能够直面一切恶业现前了 - 不管是来自您的黑屁和中伤,还是您可能搞的现实残害。因为我认为,一个纯粹光明的人格,就不应该恐惧这一切;一个仅仅追求于一己私利,害怕去地狱的信徒,不配信仰任何宗教。有位上座部法师教会我的,「就是恶业,也得接受啊」。

曾经在我悲伤和绝望的时候,那位福音派先生告诉我说,「不要被人类中最低下的那部分人所打倒,他们是你朝圣路上的一个试探,类似于世尊被波旬试探。毁掉他们的淫祀恶神,然后悉心奉祀你的神。」

所以,我认为我现在,做到了。
我不会因为您的卑劣言行,而改变自己的信仰和理想。我不会被您无限制无底线的下劣手法而失去慈悲和智慧,人格解体,变成残虐无道之徒,开始杀戮和破坏。您的邪恶的信仰是我要去毁灭的目标,但是我不会试图主动对您施加毁灭。我也是,正义的力量和慈悲的心性兼备的。我希望您因为您自己的行为付出适当的代价(其实您现在已经得到了恶报,被放上了Zhinawiki,真实身份被我们掌握),然后得到修复性司法,忏悔您所做邪恶之事,对您所伤害的所有人道歉 ,发誓从此以后不再玩网络暴力和骚扰他人,改造您的精神和灵魂,在未来做正直之人。您的社会性死亡和物理死亡从来不是我们的目标,只要您不主动做极其残忍恶劣之事。更何况,我一直是死刑的反对者。我并不认为物理性毁灭一个邪恶的灵魂,是一种慈悲和智慧的手段。

说到您那户籍,那可有得说了。其实我这个人是对恒心教团持中立态度,也就是不参与也不反对。我认为,Esu的出现,是对不健全的东亚司法和执法体系的一种补充,虽然有一定私刑色彩,但是是无可避免的一种社会存在。在你国这种法律无比腐败混乱的国家,很多违法/犯罪行为,比如您和Satori_Kom先生对我和我朋友无底线的网络暴力行为,是依靠法律的力量,极难取证和起诉的,甚至很多时候警察都懒得管,会嘲笑你“全部拉黑了就行了”(不得不说,无论是东亚还是西欧,都在网络犯罪方面,立法度不够)。这次您的「出道」,因此就变的不可避免,也是我们反击的必要手段,当然还得感谢几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神秘户籍人士的帮助。像您这种深得您最喜欢的川普和卡瓦诺真传,粉戈林这种废物,极其善于撒泼打滚的人,法律肯定收拾不了您,所以利用Esu力量反击,是题中之义。

您想去巴结和跪舔的那位Satori_Kom,也值得一提。一开始我刚刚上网,网络经验不足的时候,看到他关于心理疾病患者的歧视性言论非常生气,就挂了他,但是也仅仅限于对言论的攻击。但是没想到,Kom反咬回来的方式十分下作恶劣,他污蔑本人“破鞋”“女权婊”,用极其不堪的词汇攻击我,害得那时候还在抑郁发作的我开始乱吃药自残,并且我在极度悲伤的情况下把吃药的照片放到网上。结果Kom发现以后,开始构陷污蔑本人“迫真自残”,发一些极度不堪的攻击和侮辱言论。后来我就发私信跑去找他道歉,并且说了很多“你以后可以把我当个朋友”“我只是当时太生气了,看到你对弱势群体发表那样的言论“之类的话。Kom也在私信里面接受了道歉并且表示愿意和解,现在瑞穗还存着那些截图。然后我就因为本人挂了他的事情而赶到十分羞愧,在网上发了很多表示自己羞愧和内疚的话。结果Kom再次截图挂了我,并将我称为“戏精”,于是再次结仇。后来我再度抑郁发作把自己身份信息发上网的时候,Kom又跑来主动攻击,我和我的朋友忍无可忍,于是借助了一位神秘户籍人的力量,出了他户籍,掌握了他身份,这才让他闭上嘴。顺带一提,Satori_Kom在中文推圈风评极差。除了攻击性极强,喜欢挂人钦点,喜欢Ban人,对弱势群体发表侮辱嘲讽言论之外,就是在推圈四处碰瓷,结仇无数,我认识的作风正派的人,无论左右都非常厌恶其思想和人格,所以您去跪舔他,只会进一步让您风评被害。

我认为,Satori_Kom根本不配去粉东方Project,正如您根本不配像您自称的那样,粉日本文化。神主ZUN是个正派的艺术家,他对日本文化和历史有非常高的掌握,并且在东方Project这部作品中,也透露出极其丰富的日本传统审美和哲学精神,透露出一种对理想政治,社会和人生的渴望 - 我并不认为Satori_Kom那种内心残忍恶劣的人,配而且能够感受到神主对那种没有歧视,压迫,残虐和战争,充满宗教求道精神,无尽创造力,政通人和的东亚传统「桃源鄉」的渴望。而我认识的对日本历史和日本文化有深刻掌握,而且作风正派的人,就的确有不少,其中包括一位有志于神学和古典学,能够熟练鉴赏和歌,俳句和能楽,甚至自己还创作了和歌的年轻人,还有一位信仰天台宗和原始仏教,对印度宗教思想有深刻了解,熟练于巴利语的先生。这两个人虽然政治观点与我不尽相同,但都给了我很多启发,他们都是人品端正的人,而您,给他们提鞋都不配。

我怀疑您是并没有像您声称的那样,看过泉鏡花,三島由紀夫和宮沢賢治的作品。他们三位先生,都是人格十分伟大之人,虽然他们政治立场不尽相同,但都是继承了日本优秀古典精神的君子,都是古典式的理想主义者。我无法想象一个看过「高野聖」「蘭陵王」「太陽と鉄」「薔薇と海賊」「雨ニモマケズ」「銀河鉄道の夜」的人,会做出如此卑鄙下劣的行为。我无法想象,一个读过

四月の気層のひかりの底を
唾(つばき)し はぎしりゆききする
おれはひとりの修羅なのだ
(風景はなみだにゆすれ)

这种句子的人,还会因为无法用强奸式手段强迫他人做自己恋人失败,就开始恶意报复,撒泼打滚,用尽各种下贱手段。甚至可以这么说,我无法想象,一个能够和「在四月气层下的阳光地面上晃荡/我,只是一介修罗」这种句子共鸣的人,内心会如此肮脏阴暗。

不过,您和Satori_Kom先生尽可以放心,我和我的朋友们,都是十分正派的人。只要您两人不主动死妈,用尽各种下贱手段,我们绝对不会因为有了您俩户籍,就对您俩动手动脚,施加迫害。我和黒田孝高さん都是有宗教信仰的人,我们可以以各自的信仰,尊崇者,教义,经典和宗纹发誓,我们第一绝对不会主动迫害您俩(除非您俩主动死妈),第二,我上面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实的实话,没有一句是假的,而且我们也可以拿出没有被销毁的证据。我可以对着愛染明王,不動明王或者孔雀明王之类的本尊发誓,对您和Satori_Kom绝无自发的恶念,恶意构陷中伤之念,对您和Satori_Kom的控诉,没有一句是假的,每一句都是我经历的石锤;我活在这个世界上,从未对他人有过分的恶念,您在推上给我,瑞穗和黒田先生造的谣全都是您一人编造(而且拿不出证据),相反我是这几次网络暴力事件的受害者,我本质是纯洁光明的;此外我在目前的人生中的确做过一些不恰当和糟糕的事情,但是我都很愿意忏悔自己的罪,而不是抵赖。如果我有增删和捏造,那么我愿意承担妄语的一切恶业,包括恶业现前,进入恶道和下地狱。似乎您也自称所谓的加尔文宗基督徒来着,那么您敢于对着耶稣的圣像,发誓您自己没做过任何邪恶行径吗?

当然有一处误会必须解释清楚。在您的条目上面提到一点,「公元2019年2月7日,受害者接收到其家人的电话,已确认李严杰开始使用假手机号以及变声器对受害者家人进行骚扰。」这是一个误会,后来我通过和学校的沟通,才知道那并不是您,是一位老师为了找一个中国学生而打的电话,但是很不幸他打错了,找错了人。这一点,我会设法通知相关人员,撤销这种描述,很抱歉这种误会给您带来了不必要的指控和困扰。

我真的是希望李先生您,还有Satori_Kom,都可以好好看看我的这篇Statement。我作为一个「中道左派」(其实有些语境下也可称为中道右派),不愿意政治立场上引战,对右派一般都能接受和宽容。对您和Satori_Kom先生的政治取向和人格追求,我十分鄙视和厌恶,并且看不起,但是也不会去主动找您俩麻烦。对于我来说,对左翼自由派道路的追求,是符合我人格理念的 - 一切人事实上的解放,创造力的最大化,使得资本主义制度更加民主和公正,而不是像您指控的那样,我和黒田先生都是所谓“左逼“,社会主义者。在我看来,选择当一个“白左圣母”,既是对得起自己的宗教信仰(对慈悲和智慧,所有人解放的绝对性追求),也是对得起自己的人格,以及我在历史和文学中学到的古典精神。我不知道您这种,您之前和我互相关注的时候,声称自己支持麦凯恩,LGBT,女权;麦凯恩一死,您立马支持他所反对的川普;现在大概是为了为了报复我们这些“左逼”,开始自称极右,反LGBT,算是个什么呢?

在这里我教您一句,三島由紀夫说过一句话,「言論の底には血がにじんでいる。そして、それを忘れた言論はすぐ偽善と嘘に堕する。」也就是说什么呢?言论之底是鲜血,忽视这一点就会陷入伪善。所以还是请您学会敬重他人正常和正派的政治观点(反人类观点之类的除外了),“左逼”这种slur请慎用。

当然我以前如果在这方面也有不当言论,我道个歉。我自己,也曾经懦弱,自私,愚蠢和裹足不前,也曾经爱憎不分明,甚至跑去给坏人洗地,不过我可以用宗教或者是世俗的忏悔行为去补救这一切,以重新求得彻底的纯净。而我倒是很感兴趣,您这种毫无羞耻羞愧之心的家伙,算个什么东西,就算您真接受了加尔文教的洗礼,您现在这种状态,那都是对其教义的亵渎。

其实说句实话,您这种心理,我或许比您自己更清楚。您的这种心态,我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得不到就毁掉”。很多自信和自尊严重不够的人,就是这样的。对自我核心价值肯定的极度缺乏,感觉自己没有人格魅力,没有什么让他人迷醉的地方,没有美感和快感可谈,很容易陷入两种极端:一种是彻底的自轻自贱,自暴自弃,浑浑噩噩度日;另一种则是变成极端利己主义者和犬儒,丧失一切道德层面的自尊自爱,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厚颜无耻,下劣卑鄙,无所不为。您这种感觉,像是这两种的结合 - 我在您和Satori_Kom身上感受不到“自爱”两个字。由于自爱的极度缺乏,当他们遇到那些有自爱而且生活和思想无比丰富的人的时候,很容易无所适从,开始陷入嫉妒,毁灭欲,破坏欲或者占有欲。您对我,大概就是这几种情感了。我可以清晰感受到,您一开始,对我就是疯狂的占有欲,以至于当我开始厌恶您拙劣的表演,希望提出绝交的时候,您要用我朋友和您的所谓自杀来威胁我不准离开您,一开始幻想让我天天联系您,和您在英国面基,甚至要干涉我的择偶和恋爱自由,“我就是你的备胎1号,不准有备胎0号” - 这可是您的原话。当您的所作所为彻底恶心到我,我用政治观点完全相反,不适合在一起为理由试图摆脱您的骚扰和精神强奸的时候,您仍然在用自杀要挟我,直到被我彻底拉黑。之后,您开始了您的几次送妈战争,包括购买英国手机卡用您拙劣的无锡英语假装所谓英国朋友,以及第二次用假手机号直接要求我所谓回到您身边等买号骚扰行为,其目的是用强暴行为逼迫我回到你身边。最后,当我拉黑了您最后一个骚扰号,并且换了手机号,注销被您掌握的手机号的时候,您对我的占有欲彻底幻灭了,您的毁灭欲和破坏欲被激发了,或许还有您对我的嫉妒。您凭借着我当时被逼到抑郁发作,也是自以为为了救朋友,就把自己全套身份信息给了您这一事实,开始在推上迫真“出道“本人,然后编造了很多关于本人,黒田如水先生和瑞穗小姐的谣言。“得不到就毁掉”,您大概很可能就是这种心态 - 我自己没什么魅力和美感,但是我看到一个很有魅力的东西,非常对我口味,所以我要拼命追求和占有;当我无法占有的时候,我就要想办法毁掉,好让我内心平衡。

我觉得您这种心态,俩字形容吧,幼稚。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我并不认为我和我朋友有必要为您这场幼稚而拙劣的表演买单,我们不想陪一个巨婴玩耍。说句摸着良心的话,我从来没有把您,和Satori_Kom等伤害过我的人,当成仇人和宿敌,乃至需要被毁灭掉的人(虽然对于您俩的死妈行径,我们会为了正当防卫和维护正义而坚决反击);一个希望从事醍醐寺或者聖護院神职的人,不应该对任何一个众生有所仇怨。我还是希望,您和Kom能够找到自己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人的一种生存的本源动力,找到自己生而为人的核心魅力,而不是自己找不到,就去攀附他人求别人给你,甚至妄图用占有和毁灭比你们人格要完善的人这种方式来喂饱你们的自尊。该看心理医生的看医生,该忏悔的忏悔,该重新学做人的学做人。您俩,我的感觉就是自尊的极度缺乏导致安全感和道德感的极度匮乏,所以一个选择了霸凌他人,欺凌弱者来达成一种优越感,而另一个选择了去占有或是毁灭比自己健全的人。然而我这种人,很早就意识到,达成个人得幸福和圆融只有一条路:舍弃一切私欲,无止境地去以慈悲和智慧对待一切人,和这个世界合为一体。我觉得您俩现在在我看来,都十分弱小和幼稚。

我对您,Kom都是抱有一种对迷途者的深刻的慈悲的。我厌恶死刑,酷刑和杀戮,如果能不去用最残忍的手段,我会尽量避免。如果您及时停止死妈行为,公开道歉认错,并从此以后不再骚扰欺辱他人,好好做人,该看心理医生看医生,我还是会感到非常欣慰,并且也会为您的人格重塑而祈祷。(别忘了您的户籍和全套信息都在我和我朋友手上,我们也保证了一定的反击能力)

另外,有几个方面,我需要警告您。

第一,不要妄想,掌握了我的身份信息以后,通过在墙内制造另一起类似于田佳良的“青年学生精日乳滑事件”可以摧毁我的人生,人格和信仰。我现在就告诉你,我的身份信息,学术倾向,政治观点和宗教信仰全套挂在领英和Quora上,我并不怕小人来摧毁构陷,甚至搬弄是非,因为我本身就如同「日輪」一样凛然和高洁,并不害怕这一切;日本是我的精神故乡,我对日本文化,日本古典,日本宗教有深刻的爱,并且从中得到无限的力量,我从不否认这一点。就算我的身份和言论被您捅到墙内,他们都会惊叹于我的日本文化水平,我坚定不移的宗教信仰和敢于「以身祭火」的意志,就算我的政见完全与墙内战狼粉红相反,他们都会惊叹于我理想的高洁。我的理想很简单,达到N1,去日本的仏教系大学学习宗教学和古典学,成为五木寛之或者梅原猛式的学者/天明屋尚式的艺术家,然后移民日本,加入立宪民主党,一方面在日本推行中道左派的政治,另一方面,坚决反对东亚极权,和巨大的黑暗和腐败进行决战。同时我还要成为醍醐寺的修验者,在宗教修行上达到很高的境界。我有这样的追求,难道还怕被您当成精日乳滑典型捅到微博?别忘了古懿先生,他可是真被人捅到墙内去过的。虽然政治观点不尽相同,但是我对他和真回安然先生,唯色女士都十分尊敬。他是还没有入籍的,不过是个留学生罢了(某些无礼之徒最喜欢轻蔑嘲讽为“小留”的身份),他父母还在墙内,然而他都敢实名为了自己的政治理想挺身而出。其实我的领英,Quora,以及我发表的一些长篇文章,可以说都是以我的半实名身份(我的准备以后在日本入籍的汉名,以及我日文名字)发的,但是我从来不怕被人抓去以精日名义炒作。因为古懿实名乳滑实名支持东突厥运动实名直播烧国旗,都没有遭遇什么大的麻烦,所以并不是什么值得害怕的事。

第二,不要以为叫我难听的本名可以摧毁我的人格和自尊。我很遗憾,没有出生在日本,家里不是日本贵族之后或者日本知识分子出身,没有悠久的传承和家庭修养,父母的出身虽然在大陆中产阶级里面算好的,但还是在知识和见解上远远不够。他们给我取了毫无风雅和情趣可言的难听的名字,但是我这个人十分厌恶以家庭出身,经济地位和本名来说事,因为这些都是父母给的自己不能选择的,甚至被父母强加的,违逆个人意愿和人格追求的本名有很强的精神强奸意味,而我们都知道,强奸是违背本人意志的,因此靠强奸和强暴得来的结果,不具备任何正义性。我并不认为我客观上属于你口中说出的那难听的几个字,我的整个人格都属于我的汉名「杜春綺(と はるあや)」,和名「花山 綾太郎(かざん あやたろ)」以及笔名「花山院 駒碧(かざんいん こまみどり)」,以我的外貌,气质,思想和人格,我完全就是杜春綺,甚至还可以被称为「春綺居士」。

「很多时候你有知性风流的灵魂,高贵纯粹的意志和信仰,以及优雅的审美和品味,乃至优美的容貌,却没有配得上你的出身,经济和社会地位,以及父母给你的名字这一套背景性的东西。但是不是你一个人,在遭遇这样的命运玩弄。」 - 没有人会记得平岡公威,大城ガクト,赤坂順子是谁,但是很多人都会知道三島由紀夫,神威楽斗,姿月あさと。甚至著名的视觉系艺术家和思想家デーモン閣下,他已经牛逼到维基百科都不收录他出生证名字,用「地獄の都 Bitter Valley区」来称呼其出生地。

警告您记住这些,是有用的。如果要拼硬度,我想您之所以会来我这里反复碰瓷,大概就是看中了我曾经的软弱无力,敏感脆弱和易于掌控,但是要拼硬度,我现在变成了卍级。就像仮面ライダークウガ主题曲里面那句「No Fear No Pain 愛の前に立つ限り 恐れる物は何もない」一样,在直面曾经的错误和愚蠢,直面恶业现前,再回到自己内心坚定的圣性之后,我的确现在变的很牛逼,极其不易折辱和践踏,瑞穗和お瑶,都不得不说为我的变化所折服,同时她们也惊叹于我「上限解放」之后的绮丽和圆融。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如此残忍荒诞,命运本就凶暴而无常,我们都必然要渡过一条被鲜血染红被泪水浸透的路,特别是对于那些在阴暗与苦难中仍然追求神圣理想的人。所以我对于您可能的一切加害行为,并无所谓恐惧,因为我知道这就是命运的本质。我们无法什么时候都幸运安然,接受痛楚,悲伤和破碎是我们必然的命运。「我、六道(りくどう)を懼(おそ)れず」这句话能够很好形容我现在面对人生苦难的精神状态。

其实我觉得,我让你们知道真实身份还是挺值得的。我父母也算是稍微有点社会地位的中产阶级,但是我却不像这个残忍腐败的国家无数的中产阶级子女一样,为体制的荒淫残暴背书,满脑子极端利己主义,对弱者的践踏,对道德的犬儒态度以及政治上的各种丑态 - 粉红战狼,极右翼,川粉,姨粉等不堪的种种。我的态度很简单,我作为一个中产阶级子女,也是在食利,而这个国家里有无数受到践踏与折磨的底层和弱者。这种对比是巨大的;我感到一种作为一个稍微幸运者的责任,同时也伴随着作为中道左派人士和天台宗 · 真言宗信徒的责任。我必须拯救这一切;拯救父母,亲人和朋友,再去和极权的残忍腐败一战,要的就是解放所有「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我坚决反对民族主义,但我绝不会像你一样,把这个国家里面被蒙蔽,欺骗和践踏的人民称作“支人”,说他们“不是完全无辜” - 按照您这种逻辑,广岛原子弹是该在日本爆炸的,因为被法西斯主义洗脑的人民也“不是完全无辜”。那些民众的确愚昧未开,我也看不起任何形式的民粹和反智主义,但是我知道我必须把他们解放出来而不是说他们活该被毁灭。

有人告诉我,Satori_Kom那家伙声称他并不相信慈悲和善良的力量。我想说我感到我现在对Satori_Kom,有一种凌驾于其上的权力感和深切的同情。连爱和善良的绝对性都不相信的人,可真是可怜和愚昧到了极致 - 这样的人可谓被称为从来没有真正活过。我可以感到这种权力感,但是我并不是一个喜欢以权势服人的人,所以我也不想去威胁他罢了。我只希望他能开悟,在他可能在未来被比他更强大的力量教训之前。

您之前曾经问过我旧TG号,是不是杜小铃。我可以摸着良心对您说,我不是。那个愚蠢懦弱,自毁自虐,内心的力量还未觉醒和开悟的“杜小铃”,其已经在三条河原被斩首,永远埋在畜生冢;而即将通过一系列修行成为剣道・武道・華道和歌道的「数奇者(すきもの)」和优秀的山岳信仰修行人士的杜春綺,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总之,还是那句话:我对您,从来没有过分的仇恨,刻骨的恶意和毁灭的欲望,我只是希望您能知趣车软(Car Soft),为您的恶行道歉,然后从此不再纠缠骚扰,学会自爱,自尊,珍惜自己的名誉,前途和人格品质。如果您不知趣,仍然在推上黑屁,祝福您的推号早日被推特橄榄。如果您要试图把您的加害延续到我们几个人的现实生活,请注意我们也有您的全套信息,我们也保持了一定反击能力,请不要试图玩火。

我对一切众生的慈悲和智慧不会停止,我一直拒绝杀戮和残虐的惩罚,我会坚守自己的信仰到最后一刻。不过,最关键的是,您也得学会自爱,自重和知趣。不管您的决定是什么,我在此刻都无惧于自己说的每一句话。我的内心,灵魂和生命完全可以放在神与仏之前作为纯洁的御供。您可不要妄想您能在思想,精神力量或者是人格坐标的方面可以去践踏我 - 践踏巨大的日轮,其结局将很可能是被烧毁。




「千磐破 神之伊垣毛 可レ越 今者吾名之 惜無」(「万葉集」巻第十一・2662)

(ちはやぶる 神の斎垣(いがき)も 越えぬべし 今は我(わ)が名の 惜しけくもなし 枕詞:千早振る(ちはやぶる)→神、宇治(うぢ))



- 20代男 天台・真言系उपासक 杜春綺

「ナモ・ベイホウ・レンゲ・ケ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