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春华与乌坎事件》

来自支纳维基
(重定向自胡春华与乌坎事件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来源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a/2016/09/160923_china_wukan
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wukan-09242016101018.html
https://www.voachinese.com/a/VOAWeishi-ProandCon-20160916-The-crackdown-of-Wukan/3511766.html
https://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6/10/201610051040.shtml

利欲熏心

路透社周五(23日)引述接近中共中央的消息,指本月乌坎村镇压是胡春华所下的命令,并指乌坎事件可以说是对胡春华的“能力考验”,报道指领导层认为胡春华如何处理乌坎事件,是考验他能否成为政治局常委的一个重要因素。

报道指出,政治分析人士表示,现年53岁的胡春华,是中共中央政治局目前的25名委员中最年轻之一,有望进入中国权力核心、有7名成员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

另一个和中共高层有联系人士向路透社表示,北京表明要以“适当方式”平息乌坎问题,让胡春华面临“敏感的选择”。 报道又指,接近广东省高层的消息来源则说,胡春华决定对乌坎采取强硬的手段,尽可能降低他未来仕途的风险,避免出现软弱形象。

成都维权人士、“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周六(24日)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估计中央官员是为了得到领导层的认可而镇压大规模抗议,而这种情况其实由来已久。

黄琦说:中共的官员他们在处理民间这种纠纷和群体声讨当中,通过展现自己的权力手段,以获取高官和领导层的认可,举个例来说,早在以前西藏出现问题(拉萨骚乱)的时候,胡锦涛亲临街头,表现他能够勇敢站在第一线处理这些问题。之后还有汪洋,前往四川汉源,处理汉源暴动的时候等等。可以说中共高官总是在处理敏感案件当中,争先恐后站在第一线,以争取认可,这是他们那个惯常用了多年的惯例,所以说我们在这个情况,是看得比较多的。

对于当局对乌坎村民采取武力镇压的手段,黄琦指希望中共官员能按照法律办事,务实地处理官民纠纷的问题。

黄琦说:现在他们(当地官员)的行为完全超越法律,对那些民众采取暴力的手段,可以说并非完全按照法律法规,希望那个中共各个地方的官员,能够为民众办事,履行法律规定的,按照那个依法治国和与群众路线的相关理念,来处理官民之间的问题,进而获得人民的认可,切勿扮演这种打手的角色,引起(上级的)青睐。

湖南维权人士朱承志向本台表示,不清楚镇压乌坎村是否由胡春华决定,但认为在大陆政府的独裁统治下,鎭压是必然发生的。

朱承志说:这一切呢,就和那个709(大抓捕)的那些律师一样的,在这个极权的统治之下,鎭压是必然的,只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但是具体是不是胡春华,或者其他的人做这个(鎭压)决策,这个我的确一点都不清楚。

广东维权律师吴魁明亦向本台表示,还在了解现在乌坎村的情况,指当局镇压示威的手法强硬。

吴魁明说:这个不好评判,因为我们也不知道情况,不太好评判他(胡春华)个人的(事),像这种强硬的手段,事实上各个地方都在做,包括现在很多群体事件都是有这种手段,强硬的来把它平定下去的,本质上都是通过武力来解决这个事情,最后解决不了就通过武力来解决。

最后,胡春华未能入常,但在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第七次全体会议上被任命为国务院副总理,在四位副总理中排名第三,主管三农、扶贫、商务、贸易工作。2019年8月15日,兼任国务院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可以看作是包子对其能力的考验和对其残暴作风的肯定,不排除日后高升的可能。

乌坎模式

2011年9月, 广东省汕尾所属陆丰市发生一宗“群体事件”。乌坎村民质疑村官通过非法土地交易谋取私利,在林祖恋的带领下举行了大规模游行,参与维权的村民薛锦波等5人被警方抓捕,薛锦波被关押3天后非正常死亡。

当时的事件发展引起了国际媒体关注。在持续的大规模村民抗议中,当局做出妥协,以包括允许乌坎举行民主选举、改组村委会、处理有关官员和给死者家属发放巨额抚恤金等措施安抚乌坎村民,平息了事态。

2012年,林祖恋在乌坎村民一人一票的民主直选中当选村委会主任,“闹事”的其他骨干村民也都入选村委会。

乌坎事件当时成为中国民众抗争维权和基层民主进程的标志性事件,更被冠以化解中国基层官民矛盾的“乌坎模式”。

迫真演技

为了能够在十九大上加官进爵,胡春华不惜炒五年前的冷饭,导演了一出闹剧。

2017年,陆丰检方称,2012年以来,林祖恋涉嫌利用工程项目建设管理的职务便利,在民生工程项目发包环节收受贿赂,数额巨大,其行为已触犯刑法关于受贿罪的规定,已经于6月17日对林祖恋立案调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2016年6月19日,乌坎村村民上街游行,抗议村书记林祖恋被捕,呼吁各界关注乌坎的土地纠纷,乌坎事件再起。

《金融时报》6月19日在题为《防暴警察逮捕中国“民主村”选出的村委书记》的报道中引述当地村民指出,“林书记被抓,还被指控贪污腐败。我们村民100%不相信。这一定是上级为了压制土地纠纷问题采取的手段。”

“我们抗议是为了扩大影响力,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官员来这里说明此事,也没有任何官方声明。这里有很多的武警、民警和便衣警察,数量超过400人。”

几天前,一份演讲草稿在乌坎村公示并在网上流传。演讲草稿中,林祖恋号召村民签署请愿书,继续抗议。但讲话中,林还呼吁保持对共产党的忠诚,尊重“法治下的集体民主”。“首先,不允许打人骂人。其次,不允许破坏公共秩序。第三,不允许打砸东西,违反者将受到严厉的惩罚。”

汕尾市政府6月21日通报称,林祖恋供认了自己收受贿赂的事实。官方还公布了林祖恋在摄像机镜头前“认罪”的视频画面。之后,他被判刑3年零1月,并罚款40万人民币。林祖恋宣判后表示尊重法院判决,不上诉。

但乌坎的村民再次走上街头要求“放人”,防暴警察又进了村子。

当地公安逮捕了约70名抗议村民,指责他们 “参与聚众扰乱公共秩序、交通秩序的违法活动”等。

另一个和中央高层有联系的渠道对路透社表示,北京表明要“以适当的方式”平息乌坎问题,让胡面临一个敏感的选择。

接近广东省高官的一个消息来源说,胡春华决定对乌坎采取更强硬的手段,尽可能缩小他未来仕途的风险,避免造成软弱印象。

乌坎问题引起了国际媒体的关注,香港市民也举行了声援乌坎抗议的活动。

官方则封锁了乌坎的通讯,审查有关社交媒体信息,禁止记者在当地采访。

一名北京的高级官员对路透社说:“记者到乌坎不利于我们开展工作。”

林祖恋被抓后,村民在村道游行八十五天,而这八十五天里,不论台风暴雨,村民都没有停止表达诉求,但政府没有理会。

八月十三日,(当局)从惠州军区调配军力到乌坎镇压,九月十三号中午, 村里讯息已经很难发出来,包括现在。中国的官媒报导乌坎村已恢复秩序,其实相反,而今年的中秋节,很多人形容这是乌坎最伤感的中秋节,因为很家庭分散。

因很多人在镇压当中受伤, 在这请况下,政府官媒却称乌坎已恢复安宁。这次镇压当中,出动上千多名的武警,而只有胡春华才能操办这一切。村里角落都布满便衣警察,就连十几个村民都无法聚在一起说话。

民运评价

王康说,乌坎冲突面临着习近平时代的到来。中国每年有几万民间群体事件,习近平的立场是绝不能容许任何事情滋长,不惜采取一切手段镇压。用催泪弹和橡皮子弹对付两手空空的乌坎村民,非常露骨地显示了习近平对付民乱的风格。

杨建利表示,2011年乌坎事件发生前,我通过学习各国民主革命的经验理出心得:持续性的、有生命力的民主运动是民主革命的四个关键因素之一,而持续性的、有生命力的民主运动的标志是民主运动有一个领导群体具备如下4个性能:a. 被民众信任、有民众号召力 b.有能力阻断或部分阻断政治秩序 c. 能引起国际关注和调动国际民主力量支持, 和 d. 能和当局展开有效的政治谈判。乌坎事件的发生符合了这个模式,所以它成为“民主村“。然而,乌坎相对于整个中国实在太小,中共可以调动强大的国家机器围剿,消灭乌坎也防止乌坎模式的扩散。乌坎模式已经深入人心,乌坎精神不死,然而在操作层面,如何才能扩展乌坎模式、如何使抗争突破地域和阶层界限,仍然是摆在民主运动面前的巨大的难题。

陈破空表示,在中国农村冲突中,土地问题占65%。乌坎事件,起因于土地强征与补偿不公,因而具有代表性。今年,当局悍然抓捕民选村支书并将其判刑,引发乌坎村民大规模抗议。当局调动上千武警进村扫荡,犹如当年的“鬼子进村”。习近平当局以强硬手段,封杀这个中国“第一民主村”,试图扑灭中国基层民主的星星之火。这显示,如果中国没有根本的制度转型,任何基层的民主模式都难以持久。乌坎村民之所以敢跟政府对峙、对抗、碰硬,在于他们的血性。历史上,广东省、尤其沿海山区,长期是“化外之地”,山高皇帝远,具有蔑视皇权、敢于造反的传统。加上广东人讲义气、能抱团的民族性,尤其体现在海陆丰一带,乌坎村因而成为当局难以啃下去的一根硬骨头。不论成败,在中国民主化的征途上,乌坎村民的英勇抗争将雄彪史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