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明文革史

来自支纳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当今的大家通用的文革史叙述模式,存在一个俄罗斯套娃式的陷阱。很多人当然不相信外围飞碟系/教科书宣传的“一场由猫juicy发动,被反geming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于是相信了深水飞碟系和民小的说法,比如什么“文革是毛juicy迫害有良心老干部的浩劫”“文革的暴行都是红卫兵暴民干的,红卫兵很残忍”“幸亏老干部拨乱反正,结束了这场暴民运动”等等。实际上恰恰落入了更大的叙事陷阱。与之相反的是,尽管毛左的反人类程度高于民小,但是却比民小更有格局感,毛左认为“文革暴行都是走资派(即飞碟系)干的坏事”,恰恰是通过愚蠢的逻辑得出了正确结论。文革史叙事可信度排名如下:


右狗文革史>毛左文革史>外围飞碟/教科书式文革史>深水飞碟文革史>民小文革史


毛泽东接见红卫兵

文革实际定义如下:文革其实有三种交织进行的运动。一是匪内两派高层撕逼,二是底层真毛左和五毛狗咬狗,三是各族民众反抗列宁派暴政的伟大起义。下面开始按照时间线索整理文革史。

(一)文革的前奏(1921–1966)


我匪打天下一向由两个传统组成。一为张献忠式费拉土匪,腊肉彭德怀贺龙许世友之流,简称为梁山系;二为列宁主义黄俄,张国焘刘少奇周太监歌利亚之流,简称为飞碟系。腊肉作为梁山系首脑,在苏联英明的指点与慷慨地馈赠下,不仅成为了名义上的支匪领袖,而且还得到了几乎所有的大清帝国领土遗产。但是腊肉这个人本身保留了桂枝费拉的不少性格特点,就是他对强者怯懦,无限跪舔斯大林。但是对于态度好一点的人比如赫鲁晓夫之类的,就会本能认为对方的好态度是一种懦弱的体现。苏联在旅顺保留有驻军时还能震慑一下腊肉,但赫鲁晓夫为了讨好腊肉主动做出撤军姿态后,苏联便再也无法控制腊肉了。


批判赫鲁晓夫

腊肉的野心瞬间膨胀到了想当国际共运的教皇的地步,但共运老大肯定不是你想当就能当的,你得拿出苏联“五千万吨钢,四亿吨煤,八千万吨石油”之类的干货吧。于是腊肉就搞出了一场大跃进,但是腊肉这种人本身就是一个丝毫不懂经济的门外汉,他负责幻想推行“土高炉炼钢政策”,飞碟系官僚负责指导农民砍树与炼钢,顺带执行没收种子粮与枪决饥民的任务,双方完美地配合直接让腊肉的计划成为了世界级笑话。按照飞碟系的眼光,如果说乌克兰农民的尸体能帮助斯大林超工业化,那么巴蜀利亚千万人的尸体则只炼出了一些铁屎。大跃进的失败直接导致腊肉在1962年七千人大会上威信处于最低潮与刘邓势力的膨胀。

七千人大会上的毛邓
腊肉在飞碟系官僚的包围下,感觉如芒在背。腊肉为了坐稳位置,师常凯申捏造“日本帝国主义蓄意灭亡中国”谎言的故智,一方面在外交上进一步与苏联决裂,蓄意挑起中苏摩擦,编造了“苏修逼债卡脖子造成了三年困难”、“赫鲁晓夫想以建立长波电台与联合舰队控制中国”的谎言。根据布尔什维克的习惯,消灭苏联的飞碟系班底就是取消苏联政策的最可靠方式。而在七千人大会中,林彪为了自己的野心,师刘少奇在七大前捧毛打“国际派”的故智,毅然在此危急存亡之秋出来反众人一片检讨的潮流,捧毛打刘邓。说什么一切错误都是没听毛的话的结果。等他讲完了话,毛带头起立鼓掌。至此,腊肉与林彪达成暂时的联盟,双方共同准备对刘邓的飞碟系技术官僚动手,毛有了林的支持,才敢于对刘邓派系动手;林有了毛的帮助,从而成功清洗匪军内的政敌,做到将解放军系统纳入自己的班底。

(二)北京的交火(1966下半年)

腊肉收拾刘少奇之前,首先采取攻其侧翼的迂回手段,铲除刘少奇的羽翼。刘少奇带有列宁主义人格的迟钝,自然无法面对这种温水煮青蛙攻势的危险性。待将刘少奇羽翼铲除得差不多,腊肉再采取反右运动的故智,“引蛇出洞”。1966年文革初兴,毛先同意刘邓派工作组,无视刘邓请他回京领导运动的反复请求,在南方无故稽留不归。等到他觉得刘邓“犯的错误”已经足够,立刻回到北京,主持八届11中全会,写出《我的一张大字报》,指控刘邓“实行白色恐怖”,一招就把刘少奇打入冷宫

毛泽东炮打司令部

1966年5月,《五一六通知》下达,文革开始;飞碟系官僚看不懂腊肉此举的意义,以为腊肉此举不过清洗少数几个干部,为了搪塞腊肉的号召,遂把自己子女塞进红卫兵。干部子弟老红卫兵出现。
6月,刘少奇、歌利亚派工作组进驻各院校,试图复制反右,将此次运动搪塞过去。两人向各高校派出的工作组都是由飞碟系组成的,将提意见的刺头学生划成右派、小爬虫大肆批斗。
7月,腊畅游长江,认为刘少奇“犯的错误”已经够多,突然翻脸批判工作组、支持红卫兵。
8月,腊回北京,发表《炮打司令部》,称刘邓压制学生运动,刘邓靠边站;腊接见红卫兵,于是各校红卫兵崛起,赶走工作组。
8至9月,红卫兵运动初起时,由飞碟系官二代组成的老红卫兵把持。老红卫兵破四旧、抢杀黑五类、打老师,在北京制造“恐怖的红八月”屠杀两千人,并到各地串联,把恐怖屠杀传播的各地。腊对于老红卫兵一开始很支持,在天安门三次接见红卫兵。打死八个人的宋要武就是老红卫兵。老红卫兵的后台是周太监。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老红卫兵的理论依据是血统论,只有他们这些“天潢贵胄”才配造反,其总后台是周。等到11月,北京的八万黑五类已经被杀光、赶光,腊就翻脸,指责老红卫兵转移斗争大方向,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12月,北京老红卫兵组织“联动”,高呼刘少奇万岁、打倒江青,六冲公安部,最后被逮捕,关几个月就放了。飞碟系操纵的“联动”组织彻底覆灭。


(三)两系的正面对决(1967.1–3)

老红卫兵退场后,上海的工人造反派起事,发动“一月风暴”夺取政权。王洪文因为在“一月风暴”中表现优异,因而受到了腊的重点栽培。梁山系外围的毛左红卫兵“造反派”兴起。

同时,倾向飞碟系的军队系统集体抗命,在北京的老军头大闹怀仁堂怒骂江青,被腊痛斥,腊肉以“上井冈山”相威胁,绑架匪军头口头效忠。各地军头则纷纷直接镇压造反派,进行大逮捕,青海发生军队针对造反派的大屠杀。此事梁山系称为“二月逆流”,飞碟系称为“二月抗争”、“二月镇反”。3月,腊宣布老帅的行为是“逆流”,老帅靠边站。4月,北京由平民子弟组成的新红卫兵(又叫造反派红卫兵)登场,很快分裂成保守的天派和四四派、激进的地派和四三派武斗。腊与康生发动“六十一人叛徒集团案”,清洗刘少奇系干部。

由于北京的大军头被腊下令靠边站,军队不敢继续直接镇压,纷纷释放被捕造派。腊肉赢得胜利,张春桥等文人翘首以盼希望腊肉实现其乌托邦理想,彻底改造国家机器。但腊肉毫无治国能力,不懂得国家机器运转的奥秘,只能采取军管方式解决问题,命令军队介入各地“支左”,在全国实行军管。


上海人民公社


(四)外围群众的混战(1967.4–1968.7)

飞碟官僚、军头另出一计,分化造派,在其中扶持忠于自己的组织,也就是五毛保匪派。于是造派分裂为保造两派。两派都自称造反派,指责对方反毛,以冷兵器武斗。由于军队多倾向五毛保党派,暗中给他们发枪,毛左造派屡屡吃亏。

1967年6月,梁山系的文痞王力、关锋、戚本禹(后台为腊肉)与林彪联合,提出“揪军内一小撮”。林彪开始清洗杨成武,并大肆提拔自己自信。

1967年6月18日,北京钢铁学院张建琪、北京外语学院刘令凯等人组织了红卫兵组织“首都五·一六红卫兵团”。矛头直指周太监,攻击周为“二月逆流”的黑后台。516兵团作为梁山系探针,很快遭到了腊肉的出卖

1967年7月,“七二〇事件”,腊肉视察武汉,其亲信被保匪派绑架,并险些被犯上作乱的军人酿出“敌在东湖宾馆”的悲剧,腊肉狼狈逃回北京,认识到保派势力很可怕。江青发表“文攻武卫”讲话,要求造派不能被保派压着打,要抢夺枪支武力还击。

于是在此一年内,造派频频冲击军队抢夺武器。双方各种武器俱全,展开“全面内战”。各省情况不同,到1968年下半年,保派控制11个省、双方拉锯8个省、梁山系造派控制9个省。

武汉七二零事件

8月,关、王、戚煽动火烧英国代办处事件,被腊肉打倒,腊肉通过牺牲几个文痞来缓解军头的愤怒。


9月,腊肉表态公开抛弃516分子,而后陈伯达江青等人跟进宣布516反动,周太监遂实施“清查516运动”,对反周分子展开残酷的清洗与屠杀。


10月,腊要求各省对立各派尽快“大联合”,组织革委会。


1968年5月,飞碟系的清理阶级队伍运动开始,造反派遭屠杀。林彪飞军、康生与周太监飞碟共计杀人近五十万。


(五) 秩序恢复(1968.7–1971.9)


此段时期为东亚大批对你匪心怀不满的群众借你匪内讧的时机,参加造反派反匪,被认识到真相的你匪残酷镇压的过程。这段时间,腊林周三人对于地方主义明显的造派下手之狠毒坚决,保持极大的一致性。


由于各省战事迟迟不决,腊失去信心和耐心。1968年7月,文革的“热月”,周太监发表七三、七二四布告,禁止造派进一步冲击军队、武斗,保派控制的省份发生了对造派的大屠杀(造派没法抢枪,保派继续有人偷偷发枪,结果不言而喻)。


7–8月,与此同时,由于北京两派红卫兵仍在继续武斗,腊和林联手,派出由工人、军队组成的“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占各高校(简称工宣队、军宣队”),逮捕红卫兵领袖,稳定局势。


9月,东土鸡、图博革委会成立,至此所有省市成立革委会,是为“全国山河一片红”,革命委员会都是军人作主任,使得当时桂枝一度成了军人统治的国家,而这些军人只能基本上是林彪派系的人,因为在1967年所谓“二月逆流”中,腊肉整肃了老军头们,当然不能再用这些人的手下,遑论贺龙那种惨死者的部下,林彪势力空前扩张。李志绥声称:“早在九大之前毛就对身边全是军人而极不自在。”

毛泽东与林彪

12月,上山下乡运动开始,红卫兵彻底瓦解。

1969年

3月,苏支珍宝岛冲突

4月,你匪九大,林彪成为副统帅,九大选出的政治局委员,林彪派系的人竟然占了12名之多,大批军头成为中央委员,刘被永远开除出党。周太监的飞碟系边缘化,周变成三把手。

10月,林要求全军对苏战备,引发腊肉警觉,腊肉感到林彪对他构成了远比刘少奇更实在、更可怕的潜在威胁。


毛泽东与林彪2

11月,刘少奇死于开封。

1970年

1月,一打三反开始,军队屠杀造派。

4月,林提出由腊出任国家主席,被腊拒绝。

8–9月,第二次庐山会议,陈伯达与林系人员要求设国家主席、鼓吹“天才论”、攻击张春桥。腊肉乘坐专列离开北京,开始南巡,向地方军头摊牌打好招呼,准备毁灭林彪集团,声称林彪集团“分裂党,急于夺权”,“犯了大的原则的错误,犯了路线方向错误,改也难”。陈伯达被打倒。

12月,腊会见斯诺,提出愿与美国接洽。

1971年

3月,林立果制定“五七一工程”,谋刺腊肉

4月,美支乒乓外交

7月,基辛格访支

9月12日下午,腊肉最后一次下达倒林动员令:将林彪一伙定性为“坏人”、“反革命集团”或“反革命行动”,宣判林的政治死刑。晚上9点20分,林豆豆电话举报林立果暗杀计划。

9月13日,九一三事件,林彪死。死后匪军系统大洗牌,林彪派系“四大金刚”覆灭。

林彪坠机

(六)循环报复(1971–1976)


林彪事件堪称文革的一大转折点,腊派势力在林彪事件之后,逐渐不敌飞碟势力。腊肉为了实现他的乌托邦蓝图,他不惜毁党造党,把飞碟老干部集团打下去,把林彪抬出来,却发现林彪威胁甚于刘少奇。毛林决裂,导致被文革打下去的飞碟老干部们借机反扑。腊肉都不能不几次在接见飞碟高干时亲口承认自己错了,并把非平反不可的人放出来。这样一来便改变了权力的天平,光靠中央文革小组的表演型文痞,绝对镇不住身经百战的老飞碟,翻文革的案乃是迟早的事。腊肉受此打击病倒了,甚至一度自暴自弃,拒绝治疗。直到后来尼克松要来访问中国,给他带来外交革命的机会,他才又发现了活下去的意义,再度振作起来。随着林彪那挡风墙的倒塌,老三位置的周太监重新成为了老二,就此变成腊肉攻击的主要对象,毛对周的迫害不久就开始了,并逐步升级,越演越烈。


1972年2月,桂枝推行四三方案,你飞从西方引进轻重工业技术,真正的“改革开放”开始;同年,尼克松访支。腊肉完成外交革命,彻底将桂枝与飞碟系绑架在美国反苏的战车上。

毛泽东会见尼克松

1972年5月,医疗专家们发现周太监患膀胱癌,向中央写了报告,建议尽快动手术。腊肉通过汪东兴下了四条指示:第一,要保密,不要告诉总理和邓大姐;第二,不要检查;第三,不要开刀;第四,要加强护理和营养。致使检查治疗工作被耽误了整整9个月。


1972年7月,歌莉娅被恢复党组织生活。


8–9月,周太监大举批判林为“极左”


10月,腊指出林是“极右”,不准批极左。


1973年


4月,歌莉娅复出为副总理


8月,林集团成员被开除党籍;你匪十大,王洪文成为副主席,大批老干部复出为中央委员。毛仍然指望造反派在匪军系统失败后发挥自己的作用。


11月,基辛格访华。一次他求见周恩来,毛已经服了安眠药入睡,周未取得毛同意便接见了基辛格。后者提议为中国提供旨在防备苏联的核保护伞,周未置可否,说要请示毛之后才能答复。会谈后周立即向毛汇报。毛当时没说什么,但过后以此为周的把柄,无限上纲,指责周在中美会谈中说错了话,被美国人的原子弹吓破了胆,有失中国人的尊严,犯了右倾错误,并命令政治局开会批周。


12月,腊实行八大军区对调。


1974年


1月,腊发动批林批孔


6月,江青提出,党内有一个最大的儒(指周太监)


毛泽东黑白
周恩来黑白

10月,王洪文向腊告状,称周反腊,准备以四人帮组阁。


12月,腊周长沙密谈,周度过危机。


期间,腊已经意识到飞碟系尾大不掉,自己已经无力铲除,甚至希望周太监帮他稳住飞碟系。为此腊肉写诗赠送太监。“当年忠贞为国愁,何曾怕断头?如今天下红遍江山靠谁守业未就,身躯倦,鬓已秋;你我之辈,忍将夙愿,付与东流?”

批林批孔

1975年


1月,歌莉娅出任军委副主席


2–3月,歌莉娅以铁路系统为突破口,开始“治理整顿”,打击造派。


8月,腊发动评《水浒》运动,指责“宋江架空晁盖”,扬言要“使人民都知道投降派”。映射攻击周太监、歌利亚。

评《水浒》运动

11月,腊开始批判歌莉娅


12月,康生死前,明白梁山系大势已去,向周太监和腊肉同时揭发,自己有张春桥、江青黑材料,二人是叛徒。


1976年


1月,周太监因膀胱癌死,死前高呼“我不是投降派”;腊肉以华国锋主持中央日常工作。歌利亚与叶剑英结盟,此时干部、特务、军队三大柱石都已经在歌利亚掌控之下,毛派只剩下激进文痞和外围群众。


2月,腊肉发动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


4月,四五事件,歌莉娅被再次形式被打倒。


(七)飞碟系的全面胜利


1976年9月,腊肉死。腊肉死前指望华国锋在毛派与飞碟系之间搞平衡,给毛派争取充实羽翼的时间,四人帮不知轻重,猛烈攻击华国锋,将华国锋赶进飞碟系怀抱。


10月,华国锋、叶剑英发动怀仁堂之变,四人帮团灭;上海造派向中央投降。

审判四人帮

1976年 — 1978年,揭批查运动对造派进行大清洗,毛左造派在被大规模枪毙、逮捕后彻底毁灭。


1981年 — 1982年,继造派灭亡后,五毛保派成为弃子,飞碟系实行“清理三种人”运动,保派残余被大规模逮捕、关押、判刑后毁灭。


(八)文革暴行的真凶


文革著名的几次大屠杀“恐怖的红八月”“道县屠杀”“广西大屠杀”的背后黑手都是周太监的飞碟系而非毛左造反派。


“恐怖的红八月”的行凶主体都是老飞碟崽子,高效地杀光了北京八万黑五类。


道县屠杀是怎么回事?该县梁山系外围组织“革联”,攻占县城。飞碟系外围组织“红联”退守农村,称革联内黑五类众多,是黑五类想篡权,于是依靠匪民兵组织,对农村黑五类展开灭绝性屠杀,与“暴民”毫无关系。


广西大屠杀,是周太监支持下的韦国清动用军队对广西抗暴平民、黑五类、造派进行的系统性大屠杀。飞碟系在林、周指挥下,腊默许下,对造派进行了极其恐怖的大清算,烈度远远远远超过文革前期造派的造反行为。广西杀害最少11万人、广东杀害最少4万人。

广西造派结局

飞碟系的暴行还有周亲自操刀的北京清查五一六行动,一次就牵连了几万人,外交部4000人有1700人被打成“五一六分子”。当年围攻中south海、揪斗刘少奇的新红卫兵领袖,也被周打成“围攻中south海、谋害总理”的反革命分子,全被逮捕关押。


一打三反、清理阶级队伍以及一些地方飞碟官僚或军头对造派的清洗也是很高效的,飞碟作为职业肉猪屠户,成功批量处死几十万人毫无压力。而造反派只能在毛的扶植下斗一下几个老飞碟,而且甚至连李井泉这种恶贯满盈的匪徒,造反派小将都没有把他斗死。


所以说,整场文革,腊肉对飞碟系进行的迫害是极不成功的,而且死了上百万各路外围群众。


在搬倒刘少奇的过程中,飞碟系就先后放出工作组、老红卫兵,死的人主要是“右派”、黑五类。


在造派崛起、武斗开始后,飞碟系先以绿皮上阵,然后又组织保派外围,死的人主要是造派和黑五类。


1968年7月到1972年之间,腊向飞碟系妥协,周、林放手屠杀、反攻倒算,死的人主要是造派。


(九)破解飞碟文革叙事体系


大家要记住,从来不存在一个思想、行动统一的,叫做“红卫兵”的组织。老红卫兵,及新红卫兵的两派,一共三派,人员构成、政治主张、行为模式都全然不同。谈红卫兵,一定要区分其派别,否则会坠入飞碟系话术。


几乎所有控诉造反派暴行的材料中,都能很容易地看出,暴力实施者不是造反派,而是工作组、老红卫兵、康生的内务系统飞碟或绿皮。


一般来说,所谓控诉造反派“非理性暴民”的文章,要么出自弱智民小,要么出自刻意误导人的飞碟。这里讲一个简单的破解方式:


一、如果称一个人在1966年5到7月间被迫害,那么就是工作组在迫害此人。


二、如果称一个人在1966年8到9月间被虐杀,那么此人就死于“恐怖的红八月”。


三、如果称一个人被逮捕以后、遭到严刑拷打,死于1967、1968年,那么要么死于绿皮之手、要么死于飞碟内务系统。


四、如果称一个人于1968年7月以后,死于一打三反、清理阶级队伍或清查五一六,且此人不在上海,那么就死于飞碟官僚或军头对造派的清洗。


飞碟系的文革宣传,是把文革这一场复杂而激烈的你飞内讧漫画化、弱智化。


简而言之,文革史的高层斗争过程,就是早期腊肉林彪康生联盟攻击刘少奇党务官僚系统,周太监的飞碟系统一直暗中作梗。而后腊肉林彪决裂,导致党务官僚系统反扑。腊肉后来多次针对周太监的个人打击,实际上属于明知大难临头却无能为力的泄愤式挣扎。林彪灭亡,康生死亡后,毛派大势已去。歌利亚与叶剑英的同盟对毛派的胜利属于飞碟系对梁山系的身后胜利,腊肉叛苏投美的路线被歌利亚继承下去属于腊肉的个人胜利。腊肉可以通过SM手段逐渐摧毁周的个人,但对周阳奉阴违指使派系屠杀毛左小将的行为却无能为力。双方怀着对彼此的虐恋与仇恨在同一年一起走到生命的尽头。

三头同盟

(九)意义


文革不需要反思,为文革道歉只会有害处。文革小将批斗的飞碟对象,基本都是老波尔布特似的列宁主义者。参加老红卫兵屠杀无数黑五类和老师的飞二代,高叫反思文革的“非理性暴行”,组织保党派外围屠杀造派的老干部控诉自己在文革中惨遭迫害。你飞的文革“反思”,就是这么回事。民小跟随飞碟反思文革,只会落入人质为绑匪内讧反思的陷阱。


文革的无辜者只有几种人:被飞碟系杀害的资产阶级黑五类,对你匪不满而加入造派抗暴的群众(如党言川(郑州造反头目)之流)。毛左为了给自己贴金,把造反派的英雄事迹包装成了自己的神话。但实际上腊肉放出造反派的本意是打击列宁派,但这么大的运动他不可能完全掌控,许多民族凝结核就自己长出来了。实际上四川,广东,广西和图博的很多造反派小将都不是单纯的毛左精神病,而是出于对李井泉、吴芝圃、陶铸、韦国清等匪干无比痛恨的心情才揭竿而起的。然而1968年后,在匪谍系的大屠杀下,上百万人殉难,但最后的反抗者在北支(幽燕)战斗到1978年,在南支(桂尼士兰)战斗到1982年,堪称东亚各邦的小野田宽郎。

作者:爱吃肉 整理者:爱喝饮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