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晓明的邮件》

来自支纳维基
(重定向自白晓明的邮件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我一直在看我们的聊天记录,也在反复听我们的通话录音,你说我翻墙推特之类,没错,我以前我用过VPN,也就是你说的翻墙软件对吧?我有脸书,我认识的朋友只有两三个人用脸书,我也是为了跟他们套近乎,申请了账号,但是极少用,我的VPN很久以前就已经不能用了。我申请过一个推特号,没用过几次,因为忘了账号密码就没登录过,我记得有人说想要用,随口答应了也没管。我只用Skype,不需要VPN。关于你说的什么贴吧,什么恋老发还是恋老吧,我只能说我有印象但是想不起具体东西。我之前给你说过,我的百度帐号丢过很多次,找回来就又丢,找回来又丢,所以干脆不找回,后来就成了公用,谁想用就谁用,想发什么发什么,我把密码公开账户名公开,免得你们费力去盗密码,反正我自己又不用。

网络上虚拟的东西只要对我现实生活没有影响我都不会在意,我又不绑定我银行卡身份证,我一个做教育行业的市场,我姓名联系方式本来就不是什么秘密,我走到哪名片撒到哪,知道我名字和我联系方式的人比我头发都多,今天电话“您好白先生,我是xxx证券。”“您好白哥,我是xxx股票”,明天“你好白先生吗?我是xxx保险”,后天“白哥,现在还做收藏吗?”,推销电话广告电话我都懒得接懒得屏蔽,直接接了以后不理,让他们说累了自己挂断,当然有人会闲不住,要用呼死你骚扰我,开骚扰拦截直接。

我之前用过的qq号微信号都丢了好多,里面都有我照片和我发的说说。我能想起来的qq号,85861848,2000年前申请的8位数腾讯OICQ时代账号,花500块钱买的211124366九位数三连号,还有一个1772992334的号丢了很久以后找回的,想不起具体时间,但是关键这个号的微信号无法登录,无法找回,申诉也没用,没把你手机没绑银行卡。以前在鄂尔多斯上班时候跟别人闹矛盾,那人盗我qq号然后给别人打骚扰信息垃圾邮件,冒充我的名字在网上发淫秽信息上面po我的手机号和qq,甚至有人在东胜的男厕所里写我手机号和我的真实姓名写。找小姐一找约炮川找男同拉皮条之类,导致我接了很多骚扰电话,后来我报警,那人道歉并且公开澄清,我也换了号,事情结束。后来也没再留意过,这都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后来还有人网上有人盗用我身份,没影响到我,也没管。现实生活中的人和是都关心不过来,网上那些虚假的东西哪有时间去管他?累不累?

你说我在推特上骂你,我都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我甚至不知道你是谁,我为什么要骂你?如果有人冒充我的名字冒用我的照片导致你们有争执,你去找他就好,可以协商解决,沟通不了还有法律途径,为什么要对别人人身威胁?而且你威胁我做什么?如果是因为我的照片或者我的账户被盗用或者因为我个人信息保管不妥善导致了你被骚扰,我给你说声对不起,但是你这样电话威胁我,拿着我的身份证资料威胁我,这是违法的,你不觉得过份吗?

我查了你电话所属地,你是澳大利亚的吗?还是用的虚拟网络电话?电话号查不到你微信,能查到qq说明应该是真实号码,那也就是说你不是骗钱的骗子。国外骗钱的骗子我也遇到过两次,一个说是迪拜人,英国混血,出差美国遭遇了抢劫没钱回国需要我给她钱,另一个说他是美国人,亚裔混血,他的合伙人死了,有一比财产需要继承但是需要我的身份证号银行卡号同时还需要我资金援助援助。这种骗子我直接理都不理。如果你们有什么争议你可以找他们本人协商,我一个在国内的人竟然还能得罪到一个身在国外的人,我实在有点想不通,虽然我也有一些朋友在国外。如果你和谁有冲突可以报警,我不知道你是真的在国外还畏假的,不管你是在国内在美国还是澳大利亚,不管在哪个国家,窃取别人隐私,通过电信网络诈骗是犯罪,对别人发出人身威胁更是严重侵犯他人人权,中国是法治社会,澳大利亚或者美国也都是一样,你说什么精日什么台独,我真提不起兴趣关心这些网络上的东西,政治的事交给政客,法律上的事交给司法,治安上的问题交给公安,我没老百姓只要享受生活就好了。别人不影响我生活,我管他干嘛?

国家有政策有法律,民间有道德准则,别人有难我们帮忙,别人做坏事我们有责任制止,我不清楚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你侵犯我个人隐私,并且我进行人身威胁,已经严重侵犯了我的人身权利,这和网上键盘侠们的互掐对骂不是同一个概念,我都不知道你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拿什么钦点你们精日?中华五千年文明没教我怎么去诬陷和侮辱甚至威胁别人。电话里听你声音不像是未成年人,如果你是未成年小孩我完全可以理解为你年纪小不懂事,但是我看你qq信息写的28岁跟你成熟的音色符合,所以我也相信你清楚这件事的严重性,我想跟你确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如果是误会,是我的错我给你道歉,如果是你误解,我不认识你,我们也扯不上什么仇恨,我也没有必要去计较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的误解。我不知道你是在国外移民还是工作还是留学,违法必定会影响到你在那边的工作生活。而且我也认为这么做对你对我来说都是不值得。

如果你让我写检讨,我不知道我这样的检讨你是否满意,因为我实在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我正在受到威胁。我也建议你把我的邮件发给你的身边的,成熟年纪较大的人,比如你的亲戚朋友领导父母,让他们看看我说得是不是有道理。抱歉,可能是出于职业习惯,说的有点多。相信你也是成年人,相信你和我一样,已经不再是头脑发热三时冲动不计后果的年纪了。如果你只是对我三时误解,如果化解了误会,我倒是期待我们可以成为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