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超越

来自支纳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杨超越
杨超越翻车.jpg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姓名

杨超越

职业

爱抖露

常用ID

村花
超越妹妹

能力

没有能力

特长

没有特长

必杀技

阵营

低端人口
母豚

硬度

  • 姓名:杨超越
  • 性别:女
  • 民族:白族
  • 现为:创造101成员、火箭少女101成员
  • 出生日期:1998年7月31日
  • 神必代码:320982********8028
  • 出生地:江苏省大丰市(现盐城市大丰区)王港乡
  • 学校:大丰二中
  • 学历:初中(辍学)
  • 血型:AB
  • 身高:168

出道历程

杨超越生长于江苏盐城的一个农村家庭。12岁时杨超越父母离异,便开始与父亲相依为命。初中三年结束后开始打工,曾从事过服务员、缝纫工等工作。

2016年,杨超越在上海被2000元人民币包吃包住的广告所吸引,报名参加了由闻澜文化举办的全国高校偶像选拔赛,她被主办方选为40强接受为期1个月的集训。杨超越在决赛中并没有进入10强,但是因为前10名中有三人退出,于是杨超越因为人气第一而作为替补选手入选,与其他人组成临时组合“球球宝贝”,开始了她的练习生生涯。2017年2月15日,“球球宝贝”中的8名成员正式组成“CH2高校偶像女团”,并开始发行单曲但此时她仍未正式出道。成团以后,除了日常的唱跳训练以外,杨超越也会和团里其他姐妹一起来参加一些游戏的推广、网络平台的直播、街头或年会的走秀表演和小型综艺节目的录制。

2018年,参加了疼讯视频举办的《创造101》。在首期节目中,因称自己是“全村的希望”,被黄子韬称为“村花”。在当期节目中的首次等级评定考核中经导师商议以“有观众缘”的由将其划分为C组。2018年6月23日,她在《创造101》总决赛中取得了总排名第三的成绩,并以“火箭少女101”组合成员的身份出道。8月,火箭少女101演唱歌曲《卡路里》因杨超越的暴躁奶音走红网络。9月23日,发表第一首个人单曲《跟着我一起》。11月,杨超越参加腾讯视频体育竞技真人秀节目《超新星全运会》,最终收获了两枚金牌和一枚银牌。同月7日,她首次跨入影视界,参演古装剧《长安诺》;15日,发表第二首个人单曲《冲鸭冲鸭》;25日,发表第三首个人单曲《招财进宝》,该曲由张旭、崔博和翟剑作词张旭作曲,这首歌是电影《武林怪兽》的贺岁主题曲。12月31日,与火箭少女101其余成员参加《湖南卫视2018-2019跨年演唱会》。

2019年1月,以固定嘉宾身份参加芒果TV真人秀节目《哈哈农夫》。3月16日,杨超越作为官方助力大使出席2019年国际篮联篮球世界杯正赛抽签仪式。4月,参演古装剧《将夜2》,饰演天地之神昊天。

初中肄业

在某综艺节目,杨超越写下了“修仙录“,被眼尖的网友抓包「写3个字就错了2个」,其文化程度意外引起争议,连带先前被初中老师批评「辍学就是想一步登天」的内容也重新成为话题。

当记者采访到杨超越的事情的时候,老师表示:“杨超越辍学就是因为怕苦,想一步登天,说她因为没钱上不起学,我们这边的人都会笑,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呢?

在学校的微信群中,领导也直接表示不能回应杨超越的事情,学校生源已经很差,说出去影响招生!

而当被问到对于喜欢杨超越的人怎么看?这位老师也没有口下留情:“(喜欢她的人)没有道德底线,没有节操...就是觉得她能成功,我也能成功....就是不劳而获!”

编者表示:支持老师的正义言论!舔屏社达脑残粉人均死妈不谢!

修仙录.jpg

露肉主播

杨超越在走红之前曾经做过直播网红。因某综艺节目炒作杨超越王源cp,在其粉丝与王源粉丝互撕时,被王源粉丝曝出了很多穿着大胆及cosplay的照片,并且杨超越之前在直播中对粉丝发出过明显的性暗示,直呼老公,一毁之前的清纯人设。

杨超越暴露.jpg
杨超越暴露2.jpg
杨超越暴露3.jpg
杨超越暴露4.jpg

翻车现场

在《创造101》现场,杨超越含泪演唱。bilibili:【杨超越】顶天立地杨超越翻车系列

随地吐痰

随地吐痰.jpg

迫真锦鲤

2018年《创造101》播出以后,杨超越作为最具话题的选手,最终以网络票选第三名的成绩出道,但杨超越在节目中却因“唱跳演艺实力不佳,不具备传统意义上成为偶像的条件却轻松躺赢晋级”而成为舆论的争议焦点,被网友认为是“不劳而获”。节目结束后,杨超越的幸运经历在网友的调侃和夸张下,被赋予了锦鲤的标签。节目总决赛成绩公布后,王思聪等大v带头发表了关于杨超越“没实力靠哭赢得前三”等负面评论,这些评价在微博不断发酵,并登上当日新浪微博热搜榜。与此同时,网友也开始将杨超越头像制作成类似于“转发这条锦鲤就会……”句式的表情包。

带带大孝女

王港乡游记之一

城、县、乡、闸、村,一星期时间内,我们真的找到了杨超越的家乡和母校,见到了她的父亲、亲戚、邻居、村民、老师、校友,“村花”出身是真的。

杨超越自登上《创造101》舞台起就常驻热搜榜——最新一期节目,她的点赞排名高居第二,相伴而来的却是“全网diss杨超越”,连王思聪都忍不住跟风diss了一下;下期公演都还没播,一个路透片段就足以掀起新一轮疯狂骂战。

很少有选秀选手身上同时具备纯度极高的红/黑体质,支持她的粉丝认为杨超越天真朴实不做作,愿意陪伴她成长;反面声音则怀疑“全村的希望”只不过是营销噱头和包装出来的人设,作为一名练习生,她压根没有努力。有的媒体更夸张,将杨超越引发的争议视为“庶民和精英的对立”。

在这个舆论风暴的敏感时间点,经纪公司选择了长久沉默。我们提出想探访CH2女团在上海的大本营,也没收到答复。

在徒劳消耗的口水仗面前,没什么比事实来得更有力。于是我们决定亲眼去找一找、看一看杨超越成长的地方。只澄清客观情况,不吹不黑,或许可以让你看到一个更加真实的杨超越。

一个星期前,我们开启了这次“寻找村花”之旅。当时网上关于杨超越出身的公开信息甚少,仅知道家乡大概在江苏盐城,上过初中,打过工,进了CH2女团做练习生,从没有人知道她究竟是哪个村子的孩子,唯一一个算得上爆料的——两张村民们参加杨超越生日宴的照片,也没明确的消息来源和时间地点。再加上个别网友口口相传的“好像是王港那边的人”,就是我们临行前掌握的全部资料了。

茫茫大地上找一个地名都不知道的地方,无异于大海捞针,但就是这么不可思议,我们最终真的找到了。可就在我们探访当晚,有其他机构很“恰巧”地抢先发了一篇,这件事有些许吊诡,同时我们的后半程经历更是跌宕起伏,这个稍后再细说。

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这并不是一个多具体的地名,下面还有十几个镇,每个镇又有几十个村,我们查不到杨超越到底来自哪个村。于是我们决定先根据看起来稍微靠谱点的网络信息,找到了疑似杨超越母校的大丰二中。周末该校对外开放,我们便进入学校,采访了学生、老师以及校园内外的一些居民,基本证实杨超越确实曾经就读于此。

大丰二中是一所寄宿制学校,初中高中都有,校内环境优美。我们在走访中发现它还是一个比较注重素质教育的学校,比如有两间教室都堆满了石膏像、颜料等,像是专业的美术教室,一名毕业校友则透露体育一直是二中的强项。但就升学成绩而言,二中似乎不算当地上游学校,有另一名毕业校友向我们调侃道:排名?大丰区有四所中学,二中应该排第四吧……

在校园里漫无目的闲逛的时候,我们发现了通告栏上的几张学费公示,或许可以了解到这里学生的大致家庭生活水平——大丰区一所普通中学每学期学费450,教材费等按500元算,住宿加伙食不到300元。尽管是寄宿学校,但价格较为亲民,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周边农村人家都把孩子送到这里上学的原因。

趁着间休时间,我们询问了很多在读的弟弟妹妹,半数人听说过杨超越,因为老师/同学讲过她的事情(一位政治老师上课还用杨超越举例,鼓励学生没背景也能自己闯出一条路),或者在网上看到过她的新闻;也有半数同学回答不认识杨超越是谁。

杨超越2010年入学,现在的学弟学妹都没跟她打过照面。但探访的时候,一提到杨超越这个名字,二中总给我们一种“她不在江湖已久,但江湖仍有她的传说”的感觉。

比如篮球场上一位挥汗如雨的中年男教师,听说我们的来意后大方透露,他的同事陈老师之前就教过杨超越,印象中杨超越是个挺老实的孩子,好像是不住校的,具体住哪不太清楚。

但也仅此而已。当年的杨超越并不是人群中很突出的那种孩子,没在二中留下多少痕迹。当天陈老师所教的年级放假,当我们两天后再回到二中想继续探访的时候,老师们就表示上面有通知,今后不能再以个人身份接受采访了。

我们只得前往下一站,去寻找杨超越的家乡。网传杨超越是“王港那边的人”,经查大丰有王港闸、王港乡、王港村,还不是同一个地方。我们先去了那一片区域,那里的村镇中心设施齐全,目测生活水平不错,但可惜问遍了村民,都没人听说过杨超越。难道网传有误,杨超越不是王港人?

就在我们灰心丧气收拾机器准备撤的时候,一位我们问过的大爷突然又找到我们。他说自己好像听说过,他们村几公里外的XX村是有这么个人。于是我们坐上隔壁大婶的电动三轮,颠簸着上了公路。一路上大婶时不时停下来向路人打听,也幸亏有她,不然我们听方言颇有些吃力。

最后一位被问路的大婶听后二话不说,撇下手里家伙式儿就钻上了车,亲自给我们指路。很快车子就开到村中央一户门窗紧闭的人家面前,大婶手一指,喏,就这家,现在没人,上班去了。

我们惊喜地环顾了一圈。说句实话,这个村子完全刷新了我以往对农村的贫乏认知——这个村子里山水相间,麦田荡漾,鹅群成片,风景美自不必多说,而且还很现代,一排房屋的规格、墙面、门窗整齐划一,家家户户都装了空调,很多家还有车库和轿车。除了几个老人在翻晒铺了满地的麦子,几乎没见其他的农耕动作,村里人告诉我,现在都时兴“以工养农”,年轻力壮的都出去上班了。

见有外来者,热心的村民们很快就聚拢过来。他们娴熟地讨论着“小越”、“杨XX(杨超越父亲的名字)”、“101”、“在网上看……”等字眼,证实了这就是杨超越的老家。从外表看,杨家也是稍有那么点不同——防盗门窗关得紧紧(其他家基本都不锁门),崭新的窗帘挡住了每一寸缝隙,屋子内外没有一点动静。

村民告诉我们,杨家自八十年代迁来此地,杨父家中排行老三,兄弟姊妹共6人,有5个都住在这片村子里。杨父在钢铁厂上班,每天工作12小时,周末也不休息,十分辛苦。杨家的几亩地没人种,就承包给了同村的友人,每天这位友人晒完自家的麦子,就拎着扫帚过来顺便扫一扫晒一晒杨家的,好像让这里也多了一些生活气息。

我们找出杨超越生日宴的新闻图片,请乡亲们帮忙鉴定真伪。他们很快指出,这是去年小越20岁(虚岁)生日那天村里办的酒席,饭桌就摆在杨家门前那块晒麦子的空地上,席上坐的大部分是杨家的亲戚朋友,也有部分是村民。

村民们说,杨超越小时候父母就离婚了,年轻的母亲改嫁到外地,后来又有了一个女儿。新闻里跟杨超越合影的小姑娘,就是她同母异父的妹妹。可以看出尽管家庭分离了,但一家人的感情仍然比较好,杨超越过生日,妈妈特意带着小女儿和几个亲戚朋友回来张罗给她庆生。

我们还了解到,杨超越初中肄业后就没再上学,被妈妈接到江浙一带,先后在针织厂、咖啡店都打过工。尽管生活拮据、经常是一个人单打独斗,但少女时期的杨超越并未缺少父母双方的关怀,她也成长为一个独立懂事的女孩,很多乡亲对她的印象都是“挺本分的一个小姑娘”。

提到杨超越现在的成绩,乡亲们一致表示“当然高兴,很自豪”。村里的老爷爷说,有时候他们都会在村里能上网的电脑上看《创造101》节目。

像杨超越在节目里说的那样,后来她为了“2000块钱还包吃住”去报了女团,成为一名练习生。她的日程开始变得忙碌不自由,很少有机会回家。据杨家邻居奶奶讲,超越曾“怨念”过家里条件不好,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后来杨父就把房子悉心装修了一番,刷了墙,换了金属门窗,超越的房间也贴成粉嫩的颜色。但可惜超越除了去年生日宴,再没什么时间能回来住了。

杨超越的父亲要到晚上9点才会下班回家。我们决定等等看。尽管天黑就意味着通往村外的交通方式要被切断了,等待我们的依旧是未知。

杨家隔壁住着一家四口,傍晚,父母俩要开车送小儿子回城里的寄宿学校,临走放心地让我们去他们家里坐着等。他们家还有一个七八岁大的女儿,天生有残疾,不会说话,但跟父母一样热情善良,她打开电脑向我们展示了她娴熟的“吃鸡”游戏水平,还找出最新一期《创造101》给我们看。碰到有杨超越的镜头,小姑娘就连忙兴奋地指给我们看。

这个村子里基本都这样,民风淳朴,夜不闭户,邻里亲戚之间拉开家门就可以直接进那种。对待我们这样的“稀客”,村民们更是大方热情,让我们感受到城里没有的浓浓人情味。

晚上九点多,隔壁杨家的窗子终于在漆黑的夜色中点燃一抹光亮。有村民热心地跑来告诉我们,“老杨回来了!”然后簇拥着我们进了杨家。

杨家也简单装修了门面,在正厅贴了壁画和对联,进门右手边的一间卧室是粉色的,应该就是杨父专门为杨超越重新装修的屋子。但除此之外,家里再没过多装点,不像邻居家那么气派。

眼前的杨父很消瘦,眉眼间和杨超越有点神似的影子。跟随他一同进屋的还有他的四弟和四弟媳,兄弟俩穿着同样的钢铁厂制服,一天的劳碌使得衣服上沾满了灰尘,为此他们显得有点不好意思,我们的摄像大哥见状便放下了机器,没再继续拍摄。我们说明来意,杨家人搬来两把椅子让我们坐,他们表示超越正在参加比赛,已经很久没回过家了,不太了解她的近况。我们问起初是否知道超越去做练习生、参加比赛,四婶说知道,四叔却摇摇头。

我们告诉他们,超越现在在101个选手里排第2,是非常好的成绩,四婶却谦逊地说,小越没什么学历,也没正经学过唱歌跳舞,比不过别人的。

本来气氛是非常融洽的,但杨父把我们来拜访的事情告诉杨超越的经纪公司后,对方表现出极大的意外和震惊,开始一遍一遍给杨超越父亲打电话,要求阻止我们。我们表示如果不愿意接受采访我们就不拍,绝不会强求,四叔于是主动提出先开车送我们回城里,因为当时已经晚上十点钟了,没车出村了。没想到在回城路上,四叔再次接到连环“电话轰炸”,要求我们停留在半路,并删掉一切素材。经过一番极为艰难的沟通,经纪公司才不得不作罢。'

后来我们了解到,原来早在一个月以前,经纪公司就来杨超越家的村子拍过一部纪录片,“村花”家是真困难还是卖人设,一看便知。但为什么杨超越已经到了天天被“全网diss”的地步,经纪公司依旧没有出面保护,连官微都停止了更新,我们不得而知。在等什么呢?这样的局面,对杨超越真的有利吗?

不知是否与我们的突然造访有关,就在我们刚回到城里没多久,一篇揭秘杨超越家乡的稿子当晚在杭州某公号上抢先发了出来;也不知经纪公司内部一夜间经过了一番怎样的思想斗争,我们回到大丰后,杨超越经纪人诚挚地向我们表达了歉意,并积极表示欢迎约采访。

此次调查需要声明的是,在到达杨超越的家乡之前,我们作为媒体只想调查情况、找出真相,不想让真真假假的传闻乱人耳目,仅此而已。迎来的结果会是坐实新闻,还是戳破谎言,或者干脆一无所获,事先并不知晓;我们的采访都是在对方同意的情况下进行的,我们没有、也不鼓励读者过多打扰杨超越家人的生活,因此隐去了姓名电话住址等信息。对现在的娱乐经纪产业而言,适当多一点透明度不是坏事。

调查证明,杨超越家真的不富裕,她的成长经历甚至比之前大众所知的更加坎坷。她可能真的没机会接受很好的教育、很充分的训练。当然了,杨超越后来在练习生期间是做过主播、玩过cosplay、跑过电音节漫展等丰富活动、也很会和粉丝互动不假,但她身上仍然有一种浓厚的“原生感”,这种气质被选秀节目充分挖掘并进行了放大。当缺点成为一名选手的标签,甚至还威胁到了那些优秀标签的地位,就注定会引起其他人的不满。

王港乡游记之二

来源:https://www.sohu.com/a/314875242_181765

她出生在盐城王港乡——从大丰市区一直往东开,大约40分钟,导航显示马上要到海边了,就能看到王港乡的路牌。

王港乡是个小村落,一层楼的民房比二层楼的建筑要多,各家各户门前都有一块小小的田地,那是他们赖以生存的经济来源。

杨超越家在马路边上,去年刚刚修葺一新。推门进去,锃明瓦亮的炽光灯照得一切像涂了层蜡。白墙上的一张装饰画泛出的金光尤其刺眼,上书“金玉满堂”。

杨超越住在西房,但房间里没有少女闺阁的气息。她爸爸说,因为父女交流不多,女儿平时不怎么回家。

前年回来就住了一天,然后便去朋友家住了。邻居说,之前是因为家里房子太破了,她不愿意呆在家,后来是因为在外面打工,不常回来。

杨爸爸曾是位农民,家里种水稻和油菜花。村里的土地大都是盐碱地,所以收成不好,一年到头也就能赚个万八块的。后来他把地承包给别人,去了钢铁厂上班,月入三千。不过他不像普通的农民,他的皮肤在炽光灯下白得发亮,唯布满裂口和老茧的双手,见证了他饱经风霜的过往。

杨爸爸年轻时家里条件不好,所以一直没有娶妻成家。眼看过了30岁,便沿袭当地的传统,跟着村里人去贵州山区“接”了个媳妇回来。杨妈妈个子小小的,有些龅牙。她生下女儿那年,杨爸爸已经36岁了。中年得女很宝贝她,请村里的文化人给她取了个名字,叫超越。

据当地人说,这些“接”回来的媳妇有些生完孩子后很快离开,杨妈妈走的比较晚,她是在女儿11岁那年,向丈夫提出离婚的。随后她去了嘉兴打工,又回贵州重新组建了家庭。

虽然杨超越是在父亲身边长大,但父亲并不是很懂女儿的心思。因此,他们平时的交流不多,父女之间的感情微弱。

杨超越在受访时曾沮丧的说:

他喜欢老老实实种他的田、上他的班,就一直住在他现在的地方,他对外面的世界了解的并不多,就好像我出国,或者说我们公司之前有活动去日本的时候,他会为我担心——他觉得坐飞机是危险的事情。有一次我说我想去韩国玩。他会说你不能去,韩国还在打仗啊……

杨超越曾就读于大丰二中,她唯一被老师记住的是,没能顺利拿到毕业证。她和学校里的那些孩子很不一样,他们因为要帮家里做农活,所以皮肤晒得很黑。杨爸爸说,女儿不会帮家里做农活,因为她玩儿的时间都不够用呢。

父亲虽然不懂什么知识改变命运,但是他很希望杨超越能考上大学。在这个普通的农民心中,大学和C位出道相比,更让他在这个村子觉得扬眉吐气。遗憾的是杨超越到了初中便学不进去了,父亲无可奈何,他说,“如果你实在学不进的话,其实也未尝不可,就打打工什么的,做个普通人。”

离高中升学考试还差几天的时候,杨超越决定离开自己的家乡。

那年杨超越17岁,一张车票把她送到了嘉兴妈妈的身旁。她妈妈在针织厂里打工,她也能跟着帮帮忙,缝缝里布,剪剪拉链。

2017年,杨妈妈回了贵州,杨超越去了上海。她的虚荣心被皮包公司利用,佯称为她拍照建档,骗了她800元,想到这事杨超越就觉得窝囊。后来,她在一家咖啡厅做服务员,每个月除了饭贴和补助,还有1800元的工资。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看到有家新成立的公司在招女团练习生,招生启示上写:成功入选不但包吃住,每个月还有3000元的工资,即使选不上也有2000元……于是,杨超越毫不犹豫的推开了经纪公司的大门。

那一年她18岁,唱歌跳舞什么都不会,根本没想过往前走,一心想着早点淘汰,早点拿2000块钱走人。怎知她一路晋级,从两千多位参赛选手中脱颖而出,进入20强。

比赛进行到最后,前10名的女孩中本没有杨超越。但在20强集训期间的网络投票中,网络人气排名第一的她成为了最终成团的一员,与另外七位女生组成了后来的CH-2女团。

一开始杨超越觉得挺好玩的,天天东奔西跑,有人管她们吃喝拉撒睡,还能穿漂亮的衣服,化精致的妆容,重要的是染一头金毛也不用看别人的脸色。但只热闹了半年,她们就和其他女团一样,陷入了发展的僵局。

“我的未来到底在哪里”“我要上课上到什么时候“……几乎所有女团姑娘都会有这样的困惑,最后她们都要沦落到靠直播来吸粉。

2018年,杨超越参加了《创造101》,从此一炮而红。

女儿在嘉兴、乃至现在的事情,父亲就不清楚了,偶尔打电话过去,她也是翻来覆去说“别担心”“挺好的”,或是干脆按掉不接,“我要休息了”。

杨爸爸并不指望女儿为这个家做多大贡献,“她能把自己弄好就行了,不要我操心就行”,但他又时刻牵挂着女儿,比如他担心女儿学历太低(初中肄业),在娱乐圈留不到最后。

对于杨爸爸来说,女儿的未来因为暂时不可知,反倒让他有一种安全感。尽管他也深知,对于杨超越的未来,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他笑着说:“闯出去了,就别回来了。”言语中满是无奈。

迫真爱父

得知记者采访其父后,生怕自己人设崩塌的杨超越和经纪公司气急败坏地在微博上发布迫真言论,称自己的父亲受到了打扰,还号称自己的故居成了“打卡景点”。实际上,其父非常乐意接受采访,尤其是杨超越出名后更加自然,从之前只允许拍背影到大方露脸,并且向记者展示女儿的物件,如数家珍,难掩思念。由于女儿背井离乡,有空也不多看望他,因此老杨非常寂寞,记者的探访,反而给了他带来些许慰藉。杨父虽然有溺爱之嫌,但责任主要在于杨超越本人和经纪公司,谢绝以任何形式迫害其家人。王港乡非常偏僻,拜访极为不易。杨超越的粉丝中,黑方甚多,红方多是舔屏男女,行动力不高,最多迫真一掷千金和购买航班记录跟踪本人,私生饭存在的可能性少之又少,何来“大量登门”一说?

至于所谓的“让公司带父亲去看眼睛”和“购买智能手机”,都发生在家庭曝光之后,是非常明显的公关演出,蒙在鼓里的杨父却甚为高兴。当然,做总比不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