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丰于

来自支纳维基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杜丰于
[[|]]

姓名

杜丰于

职业

剧作家

常用ID

能力

写过时剧本

特长

挥霍无度
听信邪教

必杀技

拿自己女儿泡酒

阵营

虚拟人物

硬度

杜丰于,出自悾怖游汐《还愿》,男,剧本作家。性格偏执且爱面子。因女儿杜美心被诊患癔病时不肯面对现实而拜偶像邪神,最终把女儿关在浴缸泡蛇酒7天,致其酒精中毒身亡。

2019年2月23日,《还愿》由于乳包彩蛋被挖掘,惨遭玻璃心的包子赵弹橄榄。

事迹

早年

杜丰于早年于剧本创作方面颇有建树,最终成功迎娶明星巩莉芳,后者结婚之后便退出演艺圈,当起家庭主妇。此后每况愈下,文思枯竭之后选择变卖祖屋,举家搬迁至一座凶宅公寓。

1980年

搬家当天,杜丰于便把一切显得出自己有排面的事物搬出来展览,家还没收拾好就邀请亲戚朋友一起前去庆祝乔迁、喝酒搓麻。送客之后杜丰于便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丝毫不顾及其妻独自一人收拾残局的辛苦。此后杜丰于越来越废物,写不出好剧本。朋友写来的劝解信被其一把撕掉。写剧本时被女儿杜美心打扰便怒掀桌子。笔者怀疑,若张杰得以组建家室,凭其那句“敲敲敲,敲什么敲”可推测其恐怕也是杜丰于这副德行。若杜丰于当时拥有网络,恐怕是台湾一大网哲。

1985年

杜丰于日趋压抑,与巩莉芳不断争吵,罔顾自己正在宅家啃巩莉芳的事实。同时,杜丰于意图在女儿身上榨取利益,揠苗助长,不断逼迫女儿练习才艺。于是杜美心有了严重的精神压力,患上癔病。呼吸困难的症状更加频繁。

后来杜丰于终于想到带女儿去看医生。但医院反复检查杜美心的身体之后,最终认为没有任何异常,于是建议转投精神科。杜丰于震惊之余,喊道:“我女儿才不是神经病!”不肯面对现实的杜丰于,先是选择了中医针灸疗法,看女儿杜美心痛苦,便又选择了住在楼上的何百合所开展的偶像崇拜活动,拜慈孤观音以求治疗病患,并投入大量钱款。

尽管经济困难,杜丰于仍然不同意巩莉芳复出当演员的想法,认为这是不遵守“女德”的行为,一怒之下剪坏了巩莉芳的旗袍。女儿杜美心当时在做数学作业。小女孩哪里受得了这种场面,拼命尝试冷静下来,未果。杜美心突发呼吸困难,直接晕厥。

期间,杜丰于也曾有过给女儿读故事书的明智之举,杜美心受到故事启发振作起来,病好了一段时间,但杜丰于丝毫没有明白此事对女儿的重要意义,误以为是何百合的宗教活动起了作用,更加信任何百合,经常给何百合捐款捐物,导致夫妻矛盾加剧。

1986年

杜美心参加选秀节目,挑战卫冕冠军,最终获得88分,而卫冕冠军仅仅多出1分,为89分。一分之差令杜美心落败,杜丰于对此非常失望,魔怔化。

巩莉芳察觉杜丰于的异样,认为是环境影响了自己的丈夫,一心复出赚钱带着丈夫和女儿搬离这座公寓,暂时离别父女二人。杜美心不见母亲,病情更为严重,甚至怀疑妈妈是否还算得上家庭成员,不断追问杜丰于自己的妈妈在哪。

1987年

杜美心精神压力再度恶化,甚至已经失语,杜丰于却仍坚持求助于何百合,听从何百合的主意,将杜美心泡入蛇酒7天。杜美心因酒精中毒而死,但外界只以为是失踪。杜丰于感到痛苦而自责,精神失常。写寻人启事想要找回女儿,却不写清自己和女儿的姓名,甚至到最后字迹都杂乱无章。

巩莉芳完成演艺事业归来,在厨房做饭时,杜丰于正在看女儿参加选秀节目的重播。巩莉芳反复询问杜丰于“美心在哪”,语气越来越急促,接近失控……

此后二人的命运不得而知。

游戏暗线

游戏表面上是批判封建迷信,实际上是有丰富的社会文化内涵的,反映了台湾社会由两蒋专制时期转变为自由民主时期的思想特征。

杜丰于是一名情爱小说高手,但是思想非常保守,前期的小说中女性形象基本都设定为相夫教子的贤内助形象;而之后他的作品之所以没人看,是因为彼时台湾社会风气发生了变化,越来越多的妇女不甘心做家庭妇女,而杜丰于的妻子便是受到这种风气影响的其中之一,这也是杜丰于夫妻矛盾愈演愈烈的根本原因。

1987年,杜丰于陈旧、迂腐的思想害死了他的女儿,也害了整个家庭;而同一年,蒋经国被迫宣布解除“戒严”,陈旧、迂腐的专制政权终于轰然倒塌,台湾正式成为一个自由民主的地方。可以说,《还愿》的精神内核与前作《返校》是完全一致的,作者的政治观点笔者也无需多言,出现讽刺小熊维尼的情节也就不足为奇了。

语录

  • 爱女杜美心受因果业所困心神蒙蔽,慈父杜丰于发愿,愿献我光明,化爱女心头阴霾。
  • 爱女杜美心受因果业所困哑然失声,慈父杜丰于发愿,愿献我口舌,换爱女天籁歌声。
  • 爱女杜美心受因果业所困凤凰折翼,慈父杜丰于发愿,愿献我心血,求爱女飞黄腾达。

评价

杜丰于是人生轨迹更加跌宕起伏的张杰,早年比他幸运,而后又比他凄惨。但不可否认,杜丰于正是某些典型。儒家文化圈内,对子女的教育岂不是都如同杜丰于一样么?区别或许在于你有何仙姑而我有杨永信罢了。中国大陆或许少一些邪教流毒,但多的又岂止杨永信呢?正有千千万万个杜丰于,隐藏在城市或乡村的街道上攒动的人头当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