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和光棍》

来自支纳维基
(重定向自寡妇和光棍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人生中看尽古今繁华,徜徉在人生的轨道上,细细品味。

李寡妇是一个苦命的女人,本来出生在一个条件不错的知识分子家庭,可惜母亲去世后,父亲再娶,有了弟弟和妹妹再加上后妈的挑唆,她和家里的关系一度非常紧张。

初中还没毕业就成了知青,来到一个离家千里的偏僻山村。日子很苦,她嫁给了村里的青年,男人对她很好,没多久就儿女双全了。虽然一名城市女子委身于此,但是家庭的温暖让她死心塌地地留在了这里。一批批的知青都返城了,她彻底变成了一名农妇。

两个孩子都上学了,丈夫得了重病,没多久就撇下一家老小撒手人寰了。农村里没有了劳动力一家的日子是没办法维持的。她为了这个家只好把自己当成男人一般,有时累到想哭也只有自己找个角落抹抹眼泪。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熬过来了,大儿子终于可以扛起家里的重担了,两位老人好歹身体健康,只剩下小女儿考上一所好学校,大儿子在说上一门亲事,她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生活稍微让她有了喘息的机会,其实她这么多年来还是欠下了人情债,隔壁的张大哥,他是一个好人,实在、脾气好,多少次家里、地里的重活都是在他的帮助下完成的,多少次她想放弃的时候,也是这个老实人用最质朴的语言在鼓励他。

张大哥从前家境不好,上面有一个智障的姐姐,前几年两位老人还都摊在床上,是他一个人撑起了整个家,承包了村里的果园,让全家过上了好日子,体面地送走了父母二人,而且等了她好多年,如今年近花甲的他还是孑然一身。

都说寡妇门前闲话多,她为了不让自己的家人在村子里抬不起头来,一直和他保持着距离,二人从来没有私下里接触过什么。可是她明白张大哥的心思,也知道自己心里的想法。毕竟人心都是肉做的,两家同样清苦的人家,相互鼓励、扶持走到今天,还是会有感情的。

日子一点一点地向好发展,儿子也成亲了,女儿更是争气考上了军校不用家里出一分钱,他们家成了全村人羡慕的对象。

这时她想好了,毕竟自己还不到五十,现在夕阳恋什么的在农村也开始被人接受,她不能在辜负他了。于是经常会去隔壁帮着照顾一下家里,烧水、做饭、洗衣,甚至那边家里的大事也会听听她的意见。

后来,她跟自己的儿女说了他俩的事,本以为都会支持她,没想到儿子什么都没说,儿女却一个劲地反对。当天很不愉快地结束了。之后,每次一提起这个话题,本来和睦的气氛就会异常紧张,渐渐地儿女都不回来了,家里只剩下公婆和她。

这成了她的心结,没想起这些事情,她都会气愤难抑。年轻时候的过度操劳,现如今的抑郁,终于压垮了她的身体。她生病了,是癌症。

全村人都以为他们会从归于好,没想到女儿说已经申请了继续深造,同村的儿子说自己家的事情都忙不过来,只能抽空回来照顾。公婆岁数大了,照顾好自己就算不错,怎么照顾一个绝症病人,两个人急的直掉泪。

这时张光棍把家里的围墙推倒了,说他愿意照顾到最后,从此两家人变一家人。有了他的悉心照顾,她的精神好了很多,原本一年之内就一命呜呼的病,却活了三年多。

期间公婆先后离世。两位老人都是自然死亡,没有任何痛苦。儿子有时会回来看看,但从来都不进门,只是在门口说几句留下一些东西就走了。女儿更是没回来过,只有节日时打来电话问候下。

她也看开了,只要能守着这个家,守着张大哥走完余生就知足了。

最终没有撑过第四年,她的病扩散了,走之前张大哥说要给儿女们打电话,她却摆摆手说算了,说完从枕头下拿出了一个存折,是她生前存下的积蓄,不多几万块钱,但存在了张大哥的名下,另外拿出一个玉镯子,是她母亲生前的遗物,成色极好,价值连城的玉镯子。那些年尽管再难她都没有拿出来卖掉。

她说留给他当个念想了。等他百年之后就把镯子卖掉,钱捐出去。张大哥哭着接了过去。

又拖了几个小时,她缓缓地咽气走了。

张大哥把她和自己的丈夫葬在了一起,那支镯子也和她一起深埋在地下了。

每年的清明,张大哥会给他们两口子上上坟,他知道这辈子他们两人是有缘无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