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学明

来自支纳维基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宁学明
Nxm.jpeg

我妈死了

姓名

宁学明

职业

前五毛
自干五

常用ID

千倌
蜗马
花千芳
小乘无量佛

能力

间接乳包

特长

侮辱他国
发明历史
低俗文笔

必杀技

腥沉大海

阵营

兔杂
精赵

硬度

★★★

宁学明(1978.10.21 ~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满族自治县人,笔名“花千芳”,初中学历,鳖国著名红色农逼军国主义网络作家,著有鸿篇巨著《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做一个幸福的中国人》,散文《人类起源于中国的猜想》。担任过抚顺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兼职),被徒有其名的垃圾媒体新闻晨报称为“吱国网络正能量四大写手之一”。

个人资料

  • QQ号码:798700868
  • 新浪微博:花千芳
  • 身份证号:210423341X
  • 户籍地址:辽宁省抚顺市清原满族自治县枸乃甸乡筐子沟村草庙子25号

自五教父

花千芳公开宣称自己是“自带干粮的五毛”(即不收钱的网络评论员),简称“自干五”。

2014年10月15日,宁学明和周带鱼以网络作家身份参加在北京召开的全国文艺工作座谈会,与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会面并被其点名,习近平嘱咐「希望你们创作更多具有正能量的作品」,部分大陆媒体称此“引发广泛关注”。

放送事故与过气

全国文艺工作座谈会后,中国互联网上对周带鱼、宁学明出现种种恶评。香港《信报》2014年12月10日引述消息人士称,周小平和宁学明代表“民间草根力量”出席全国文艺工作座谈会,实际上是由于官方事前对两人的背景审查不足,不了解有关的负面情况。中共中央宣传部在风潮过后进行了弥补,包括禁止媒体采访两人,希望将事件逐步淡化。比如2014年11月在浙江乌镇举行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两人仅参加了并不重要的“乌镇网络名人论坛”,也未获得任何官方媒体报道。

2014年11月19日至21日,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浙江乌镇举行,宁学明参加了其中的“乌镇网络名人论坛”,并在名人分论坛上发言。21日,他在自己新浪微博就此次会议发表感言说“中国引领信息时代的决心,已经是司马昭之心了”,引发网络热议和不少网民的嘲讽,该发言随后被删除。尴尬之下,花千芳回应“司马昭之心”:事还是办成了。

由于擅长营销炒作,周平依然活跃并且维持了一定的人气。相比之下,宁学明的晚景就凄凉多了,一朝从万人追捧堕至门可罗雀。尽管如此,他依然在微博上持续生产黑屁,以备东山再起,可惜随着维尼的称帝,他有生之年怕是再也无法出头了。虽然其著作仍然于贵圈粪蛆之间流通传诵,但几乎没有人提起他的名字了。

回光返照

Hua.jpg

Hua2.jpeg

Hua3.jpeg

Hua4.jpeg

Hua1.jpg


喧嚣过后,宁学明很快就被遗忘,除了残留在新闻网站上的笑料,什么都没留下。

语录

  • 孟晚舟这事儿,特朗普做的太离谱了。加拿大的做法也突破了和平国家底线,英格鲁撒克逊国家对中国的敌意已经表现的非常明显了。再次提醒国内的朋友,谨慎的与他们进行往来,避免发声不愉快的接触。没有金发碧眼,你永远是他们眼里的二等人。 ​​​​
  • 汉族打伞是什么梗?只有王八蛋才会赤裸裸的挑拨族群矛盾!谁告诉你们高鼻梁就是审美标准100分的?哥就是扁鼻子,哥高兴,怎么滴吧?十几亿人都是扁鼻子一样国家强盛,照样屹立于世界东方,笑傲九州。 ​​​​
  • 毛主席的生日,中国人的圣诞节。[1]
  • 很多朋友在过圣诞节,我无意批评什么。附庸西方文化,这事儿一言难尽。文化自信的根源,还是要有喜闻乐见的“东西”。我们自己没有“好视听体验”,再加上因为落后百年西学,才会有今天的样子。其实我也不太喜欢样板戏,问题是我们今天连样板戏都没有了。飞机飞船几十年学不到可以理解,讲故事都要落伍,那就无话可说了。我们缺“好故事好作品”吗?肯定是不缺的,有限的资源分散之后,好作品无法发挥作用,也没有太多太好像样的“榜样”,所以才会这样满大街的圣诞节,比元旦还热闹。好在这个情况,国家层面已经注意到了,期待有好的局面出现。话题太大,一篇微博无法详细说明,算是抛砖引玉吧。

早期作品

我们的食品安全吗?答案我不知道,不过作为一个贴近内幕的人,我觉得我有责任把我知道的一点事情讲出来。看着大街上的小孩子,想着我千千万万的国人同胞,我的心理沉甸甸的。尽管我不知道这一切说出来之后,会是怎么样一种局面,这个事情关系到我们每一个人的健康,远比三聚氰胺的危害面大。

我叫花千芳,铁血读书频道小说作者,我的本职是肉鸡养殖户。作为肉鸡行业最底层的劳动者,我经历了一件十分震撼的事情。2011年八月末,我在兽医的叮嘱之下,给我家的鸡群下了一次预防仔鸡腺胃炎的药200克,结果投药两小时之后,鸡群开始陆续死亡,接下来的一天之中,死亡仔鸡1000只。发病第一天兽医来了两次,初步判断药物中毒。第二天鸡群继续大批死亡,到第三天晚上,数千只鸡相继死去。这期间中间商派来的兽医来过很多次,解剖活鸡死鸡无数,确认是药厂的责任。药厂也承认这批药品里面,有磺胺类药物。


上面的事情,很多人不明白其中的厉害之处,因为跟世界接轨,我们国家相继出台了肉鸡药残标准,很多药品被列为禁药范围,包括氯霉素、利巴韦林、金刚烷胺以及某些磺胺类药物。这些药物被证明有伤害人体的过量药物残留。

问题是肉鸡是一种离开了药物维持就很难饲养的动物,欧美发达国家,采用的是疫苗防疫为主,药物治疗为辅的养殖策略,而国内绝大部分养殖企业难以达到必要的硬件标准,所以不得不采取药物治疗为主,疫苗防疫为辅的办法。五十克不到的鸡苗,经过五十天时间,会被养成平均六斤重。这期间,绝大部分养殖户是靠投药来维持鸡群的健康,起码要占到一半的时间。

在这其中药厂扮演了很不光彩的角色,他们往往在药品包装上注明安全的成分,而实际上里面的成分到底是什么,就只有鬼知道了,如果不是我所遭遇的意外药物中毒,从而零星的听到了有关人员的解释,我依然不知道这个行业有多么的黑暗。

在这样的情况下,药残是不可避免的了,鸡病越来越多的情况下,即使大量投药,也维持不住鸡群健康,带病出栏的情况要占到总出栏量的百分之八十以上。在出栏之前,养殖户会想尽各种办法降低鸡群的死亡率,包括使用违禁药品,使用人用药物,甚至是直接针剂注射。没人会在乎药残不药残的,即使出口的肉鸡,也难以保证质量,至于倾销国内的肉鸡,药残更是不可避免的。所有的药残检查关口,都是虚设的,在我所知道范围内,没有一起因为药残被销毁的肉鸡。

这个药残到底有多大,我不敢估量,肯定非常惊人。这种事情的危害到底有多大,我也不清楚,我说了,我只是这个行业里最末等的一个环节。很多人以为这与我无关,现在让我来告诉大家这些肉鸡的去向,它们会被人们直接买回家中食用,会被餐馆夹杂进猪肉之中外卖,会被做成各种火腿肉肠,会被各企事业机关学校食堂购买,最大的消费地点是麦当劳、肯德基等洋快餐……十三亿中国人,几乎没有不被这个事情坑害的对象,对此,我惭愧无地。

三聚氰胺可怕么?我不知道。瘦肉精可怕么?我不知道。苏丹红可怕么?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一个初中未毕业的普通农民,我的知识量十分有限。我也想用我勤劳的双手发家致富,可事与愿违,我没想过情况是这样的。

我叫花千芳,铁血读书频道小说作者,我的本职是肉鸡养殖户。作为肉鸡行业最底层的劳动者,我经历了一件十分震撼的事情。2011年八月末,我在兽医的叮嘱之下,给我家的鸡群下了一次预防仔鸡腺胃炎的药200克,结果投药两小时之后,鸡群开始陆续死亡,接下来的一天之中,死亡仔鸡1000只。

三聚氰胺可怕么?我不知道。瘦肉精可怕么?我不知道。苏丹红可怕么?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一个初中未毕业的普通农民,我的知识量十分有限。我也想用我勤劳的双手发家致富,可事与愿违,我没想过情况是这样的。

现在我仅仅把我知道的一些事实坦白如上:本人花千芳,真实姓名宁学明,辽宁清原人,在铁血论坛以实名制的方式揭露,希望大家帮忙顶起此贴,欢迎转载。物欲横流的年代,人性泯灭,我们的良心都黑了,可人毕竟是人,我们应该有勇气承认自己的错误,并加以改正。

以上文字均属本人亲身体会,如有半句谎言,我愿一死以谢天下。

我文化水平不高,全部靠自学,我在铁血读书频道的作品《我们的末日》拥有很多读者,作为自以为的文化人,经过了好多天的反省之后,我还是决定说出真相,可能很残酷,可能对某些产业会产生不利的影响,甚至会影响到我的饭碗。不过我还是忍不住要说出来,每当我看到有小朋友拿着酱鸡爪、烤鸡腿吃的有滋有味的时候,我都会由衷的感到羞愧。

很多人总奇怪为什么现在的肉没有肉味儿了,其实很简单,市场上的猪肉十几元,鸡肉却只要几元,利润相差很大,简单的鱼香肉丝,放一半猪肉放一半鸡肉,基本上不会被人察觉出来。就算你能吃出来,那么很抱歉,老板会告诉你:“我们卖的是香肉丝,不是鱼香猪肉丝。”[2]

  1. 然而其为帝国主义走资修行为大唱赞歌
  2.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1/0913/11/496319_14785258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