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早知道,那些年权贵也曾被性侵》

来自支纳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原文地址: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94362559/answer/491325713

转载已经过作者允许


又是一个夏天午后。

午后毒辣的阳光,炙烤着大地;炽热的空气,让大地上的一切事物都显得毫无生气,甚至连蝉鸣声都变得微弱。

然而每当此时,年迈的张伟吃罢午饭,便会独自坐在水岸星城的凉亭下。

穿着背心,踢着人字拖,左手摇着蒲扇,右手拿着冰镇红茶,坐在荫影下,回忆年轻时的往事。

当年,张伟还是一名学生。稚嫩的脸庞上,还显现着童真与对未来的向往。

就如同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一般,张伟也对班花胡诗文心生爱慕。

可是羞涩的张伟,并没有勇气和班花讲话,甚至连打声招呼的勇气都没有。

虽然张伟是权贵,父亲是当地高官,可是张伟身材矮小,体型肥硕,还戴着眼镜。

在父亲的严厉教导下,张伟也显得内向与自卑,根本没有勇气去和班花胡诗文表达自己的爱慕。

和班花胡诗文相比,张伟显得那么微不足道。胡诗文是当地的中医世家,三代行医。胡诗文有个乳名,叫阿络,这大概是她父亲经常研究人体经络,才给她取的名字。如果叫“阿经”的话…似乎并不是那么好听。

阿络人长得美,有修养,气质优雅。没有人会觉得她和张伟之间会有什么结果。反倒是班草“枪哥”,和阿络显得如此般配。

枪哥大名陈尧,虽然家境一般,但是从小就混迹于青少年宫,是当地的孩子王。他高大俊美,品学兼优,开朗外向…身边的女孩子从来没有少过。

“啊,怎么可能。”张伟每当想到这一点,眼角就有泪痕滑过。

但是日子也就这么过着,只要每天能见到阿络,张伟就显得心满意足了。

这天张伟又在家玩游戏,这似乎是他唯一的消遣途径了。张伟家并不富裕…虽然父亲是高官,但是为人清廉,家中并没有多少积蓄。

“你很弱诶!拜托你很弱诶!现在你知道谁是老大咯?”

张伟得意地嘲讽着对方。

“我sks八倍镜不屏息,就能干掉你啦!”

“二十九杀哦!张伟牛逼!”

这些高声的叫喊,显然吵到了正在熟睡当中的母亲。

张伟的母亲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穿着睡衣走出来卧室来到客厅。

见到张伟又在电脑前奋战,一墙之隔怒火说道:“阿伟,你又在打电动哦?休息一下吧,去读点书好不好?”

张伟刚刚落地,就被人背着背包拿平底锅敲击致死,心头燃起了无名之火。

“我死了啦!都是你害的啦!拜托!”

说罢,张伟推开母亲,夺门而出。

张伟独自一人来到了网吧,继续他在绝地岛上的战斗。

就在欢笑嘲讽辱骂上声音中,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张伟也用完了零钱,被网管强制关掉了机器,赶出了门。

张伟掏了掏空空如也的口袋,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

“没钱了啦,我好饿哦,我才不要回家叻!”

就在此时,后门有一个人拍了拍张伟的肩膀。此人长着大腮帮,像极了日本军官。

“你好,我叫阿杰,他们都叫我杰哥。我这里还有块面包,我还不饿,我请你吃啊。”

“啊,谢谢杰哥。”

“我常来这里玩,我家还蛮大的。我经常帮助一些翘家的人,欢迎你来玩。玩累了就直接睡觉,没关系的。”

“啊,不了吧…”

“不来也没关系,如果你来的话,我可以带你去超商,买一些好吃的哦!”

“好诶!那我今天就住你家咯,谢谢杰哥!”

就这样,张伟开心的像个孩子一般,跟在杰哥的背后。

“喝啊!再喝啊!”

张伟喝了三杯,已经神智不清。

“阿伟啊,你才和这么几杯就醉了,真的是太逊了!”

“开玩笑!我超勇得好不好!我超会喝的啦!”

说罢又开启了一罐啤酒。

杰哥的手,不自觉地伸向了张伟的大腿,在两腿之前来回游走。

张伟稍微清醒了一些。

“杰哥,你干嘛啊?”

“哟,都几岁了你还这么害羞?我看你完全是不懂哦!”

“懂…懂什么啊?”

“你想懂,我房间里有些好康的,还可以教你转大人哦!”

“转大人?”

“来啦!你来就知道了啦!”

说罢,张伟就被杰哥拉入了房间内。

杰哥房间内贴着一张世界地图,墙上还挂着一个破旧的绿色军用水壶。还有一盆简单的盆栽。 墙上还贴着十六个大字“环宇万物自然良循正善正德方成大道”,电脑桌前旁的墙上还张贴着一些女星的海报。

“杰哥…你…你房间里这些是什么啊?”张伟忍不住问道。

“这些都没什么啦,来看这个。”

说罢,杰哥打开了电脑。电脑上浮现出奇怪的画面,一个长相恶臭的男人,似乎正在往一块布上洒什么东西。他身下压着一个手脚被绑起来的瘦弱的男人。

“杰哥,这是什么啊?”

“哎呦你脸红啦,来让我看看!”

“看什么啊?”

“让我看看你发育正不正常啊?”

“不要!”

杰哥显然是被反抗激怒了,一圈打在了张伟脸上,将张伟打翻在床上。

“杰哥不要啊!”

杰哥并不理会张伟的挣扎,迅速脱光二人的衣服。

杰哥健硕的身躯轻松将张伟制服,杰哥把张伟夹在两腿中间,舌头与双手不住地在张伟身上来回游走。

张伟的挣扎逐渐减弱,脸上泛起了红晕。他的手不再尝试推开杰哥,而是无力地瘫倒在床上。 张伟心跳加快,口水流得满床都是。两人交织在一起,不同的液体混合在一起,分不清是唾液还是汗液,又或者是*液。

终于,结束了,两人瘫倒在床上。

不知过了多久,杰哥先打破了沉默。

“这件事是我们之间的秘密,我会一直守护你的。我知道你学校在哪里,也知道你读哪一班。”

“杰哥,你是个好哥哥。但是,我们不可能有结果…”

“我们每个人都有选择和决定自己生活的权利。阿伟,你是我见过最单纯善良的弟弟,我会尽全力保护好你。只求以后能正常牵手。”

“杰哥…”阿伟眼角泛起了泪水。

“傻阿伟,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刚才拿着电话偷偷报警了对吗?我见你的第一眼就爱上了你,我愿意为你坐牢。三年起步,死刑不亏。”

“噔噔咚!”

警察扣响了门,进来给杰哥戴上了手铐。

张伟回到学校,已经是一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可是张伟无法忘记杰哥…当然,他也无法忘记班花诗文。

又是一节无聊透顶的课,张伟坐在教室最后的角落里,无助的望着窗外。

他只求下课铃声早点响起,自己飞奔出教室。

可是他的目光却逐渐落在了班花阿络身上。阿络今天穿着小裙子,就如同公主一般。

“啊…”张伟眼直勾勾地盯着阿络,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张伟的手,不自觉地在桌子底下来回运动,他的背带裤的背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滑落在地…

他眼前出现了梦幻般的景象…阿络仿佛在他眼前不断挑逗他,还在翩翩起舞…

“张伟!你在干什么!给我站起来!”老师朝着教室角落怒吼道。

张伟如梦初醒,站了起来。全班的目光都注视着他,他裤子耷拉着,衣衫不整。

下课后,张伟被叫到了教务处。

“上课打手枪!上课打手枪!我教过那么多学生,还没见过你这么变态的!上课打手枪!”

“又没有she…”张伟狡辩道。

然而,他已经被教导主任一巴掌打翻在地。

张伟被罚站,直到天色暗淡下来。

张伟被教导主任打得鼻青脸肿,背着书包走出了校门。

然而校门口早就聚集了一大群人,他们拿着把大麻袋套在了张伟头上,推搡着他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

张伟被推翻在地,头顶的麻袋被揭开。

领头的正是班草陈尧和校霸武鲸。

“张伟,你很勇哦,敢对着老子的人打手枪?你活腻了吧?”陈尧把张伟踢翻在地,脚踏着张伟的胸口说道。

“张伟,jian不jian呐?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家是从朝鲜那边逃难过来的!你原名叫朴相!爱慕拆腻死!”

张伟被吓的根本不敢出一口气。

“给我打!”

一群人一拥而上,对着张伟拳打脚踢。

张伟眼镜碎裂,牙齿被打掉三颗,衣服被撕碎,全身都是血,跪在地上动弹不得。

“你们在干什么!不准欺负阿伟!”

突然一个声音出现,此人正是杰哥。

“杰…杰哥…不…不要…不要过来!”

“我张云杰怕过谁!你们这群霄小之辈,你们都要被抽三杀一!”

说罢,杰哥一脚踢向陈尧下体,陈尧痛苦得满地打滚。又一拳打在了武鲸脸上,武鲸痛苦的捂住脸倒在地上。

“还!有!谁!?”

杰哥大吼一声,这气势显然是镇住了全场。

后面的众人见领头的两个人都被轻松打翻在地,自然就跑开了。

杰哥扶起了张伟,说道:“你知道吗?这一个月以来,我日夜都在思念着你。我现在在取保候审,我可能马上又要进去了。但是我必须保护你,这是我们的约定…”

“杰…杰哥,我对不起你…”

“不,傻阿伟,杰哥不在乎。杰哥只希望你能开心,杰哥愿意永远守护着你。”

正在这时,一个人从背后用力踹了杰哥一脚,大吼道:“你们缠绵够了没有?你们emoji死了!我是你们的哥哥!”

只见一个长着死emoji脸,满脸横肉的胖子傲慢地走过来。

“大…大师兄,你终于来啦…”

武鲸捂着脸,痛苦地说道。

“阿鲸你别怕,哥哥这就给你们报仇!”

大师兄和杰哥撕打在了一起,杰哥刚被偷袭,显然是占了下风。

不久之后,杰哥也口吐鲜血,瘫倒在地。

“今天就饶你们一次,下次别让我看见你们!不然一定好好安排!”

说罢就扶着陈尧和武鲸离开。

“杰哥…杰哥你这是为了什么…杰哥我对不起你…”

“不,阿伟,还记得我们的誓言吗?我们每个人都有选择和决定自己生活的权利。阿伟,你是我见过最单纯善良的弟弟…”

“杰哥!”张伟的眼眶中,泪水纵横。

“…但是我没能保护好你,以后恐怕也没办法正常牵手了…”说罢又吐了一大口血。

“杰哥!杰哥不要!”

“阿…阿伟…我爱你。”

张伟一把抱起杰哥,搂在怀里,用力亲吻着杰哥的嘴唇。眼泪与鲜血混合交织在一起,那是一股咸咸的味道。

突然,杰哥手一松,失去了呼吸,倒在地上。

“杰哥!杰哥!不!”

张伟被送进医院之后,昏迷了一周才醒过来。

当他得知凶手已经被抓获,陈尧武鲸也被开除时,嘴角扬起一丝微笑。

“现在究竟是谁安排谁啊?”

当他得知凶手虽然是中国人,但是却在精神上把自己当成日本人的时候。心中已经为以后的事业定下了目标。

很快,张伟就办好了去澳洲留学的手续,胡诗文也打算去英国。

若干年后,张伟随着父亲去英国旅行,顺便拜访了在英国求学的阿络。

阿络还是那么动人,而张伟还是穿着那标志性的背带裤。

“阿伟,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记得我啊。”

“是的啊,我们的班花阿络,怎么可能会不记得呢?”

“当年我害你挨了打,你不会恨我吧?”

“怎么会呢?这明明是陈尧打得我。说到这个,我上课对你打手枪,你该不会嫌弃我吧?”

“怎么会呢?说到这个…陈尧他和我多年未见了。他被开除之后,又回到了青少年宫,现在也有自己的事业了。而且他是我未婚夫…我回国就会和他结婚的。”说着,阿络脸上泛起幸福的红晕。

“哦,这样啊。但是小宝贝,你今天跑不了啦!”

说这就把阿络压在床上动弹不得。

“阿伟…阿伟你干嘛,阿伟不要啦!”

张伟完全不理会阿络的反抗,张伟把阿络夹在双腿中间,用布堵着阿络的嘴。

双手和舌头在阿络的全身上下来回游走。

阿络也放弃了抵抗,开始配合张伟。

不久之后,两人瘫倒在床上。汗水混合着*液,咸咸的味道。

“阿伟你真坏~”阿络娇羞地捶了张伟的胸口。

“我也不留遗憾啦。”

“阿伟,其实你人蛮不错的,你是个好人。”

“阿络,我是个好人。也祝你和陈尧幸福吧。其实这么多年过去了,心中的恨意早就消除。而且我们现在有着共同的目标,抓精日。”

“是的啊,在抓精日面前,我们要团结…”

“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有缘再见吧。”张伟打断阿络的话,穿上衣服走出了房间。

四个半月之后,阿络结束学业回了国。回国之后,阿络立刻和陈尧成婚。

五个半月之后,他们有了孩子。他们如今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至于张伟,他始终忘不了在杰哥家里的那个夜晚,也忘不了被围堵的那个夜晚,也忘不了杰哥躺在自己怀中时的情景。

……

想到这里,年迈的张伟脸上又有泪痕滑过。

他眼角以45度角斜视天空,似乎杰哥在天堂注视着他。

他回到家,换下背心和人字拖。换上黑色西装,来到了杰哥坟前。

将手中的鲜花放在了杰哥的墓碑前,跪倒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抱着墓碑。

他可能永远都无法忘记这个人,但是凶手已经得到了制裁。

他也将沿着自己的道路继续前进,希望之花已经在张伟的心中绽放。

“只要抓光了精日,这世界一定会更美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