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二绝食宣言》

来自支纳维基
(重定向自六·二绝食宣言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正文

我们绝食!我们抗议!我们呼吁!我们忏悔!

我们不是寻找死亡。我们寻找真的生命。

在李鹏政府非理性的军事暴力高压之下,中国知识界必须结束几千年遗传下来的只动口而不动手的软骨症,以行动抗议军管:以行动呼吁一种新的政治文化的诞生;以行动忏悔由于我们长期的软弱所犯下的过失。对于中华民族的落伍,我们人人都负有一份责任。


绝食的目的

此次在中国历史上空前的民主运动,一直採取合法的、非暴力的、理性的和平方式来争取自由、民主和人权,但是,李鹏政府居然以几十万军队来压制手无寸铁的大学生和各界民众。为此,我们绝食,不再是为了请愿,而是为了抗议戒严和军管!我们主张以和平的方式推进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但是,我们不畏强暴,我们要以和平的方式来显示民间的民主力量的坚韧,以粉碎靠刺刀和谎言来维繫的不民主的秩序!这种对和平请愿的学生和各界民众实行戒严和军管的极端荒谬悖理的蠢举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上开了一个极为恶劣的先例,使共产党、政府和军队蒙受了巨大的耻辱,将十年改革、开放的成果毁于一旦!

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充满了以暴易暴和相互仇恨。及至近代,敌人意识成为中国人的遗传;一九四九年以后的「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口号,更把传统的仇恨心理、敌人意识和以暴易暴推向了极端,此次军管也是「阶级斗争」式的政治文化的体现。为此,我们绝食,呼吁中国人从现在开始逐渐废弃和消除敌人意识和仇恨心理,彻底放弃「阶级斗争」式的政治文化,因为仇恨只能产生暴力和专制。我们必须以一种民主式的宽容精神和协作意识来开始中国的民主建设。民主政治是没有敌人和仇恨的政治,只有在相互尊重、相互宽容、相互妥协基础上的协商、讨论和表决。李鹏作为总理犯有重大失误,应该按照民主程序引咎辞职。 但是,李鹏不是我们的敌人,即使他下台,仍然具有一个公民应享有的权利,甚至可以拥有坚持错误主张的权利。我们呼吁,从政府到每一位普通公民,放弃旧的政治文化,开始新政治文化。我们要求政府立即结束军管,并呼吁学生和政府双方重新以和平谈判、协商对话的方式来解决双方的对立。

此次学生运动,获得了空前的全社会各阶层的同情、理解和支持,军管的实施,已把这次学生运动转变为全民的民主运动。但无法否认的是,有很多人对学生的支持是出于人道主义的同情心和对政府的不满,而缺乏一种具有政治责任感的公民意识。为此,我们呼吁,全社会应该逐步地放弃旁观者和单纯的同情态度,建立公民意识。公民意识首先是政治权利平等的意识,每个公民都应该有自信:自己的政治权利与总理是平等的。其次,公民意识不只是正义感和同情心,更是理性化的参与意识,也就是政治责任感。每个人不只是同情与支持,而且要直接参与民主建设。最后,公民意识是承担责任和义务的自觉性。社会政治合理合法,有每个人的功劳:而社会政治不合理不合法。也有每个人的责任。自觉地参与社会政治和自觉地承担责任,是每个公民的天职。中国人必须明确:在民主化的政治中,每个人首先是公民,其次才是学生、教授、工人、干部、军人等。

几千年来,中国社会是在打倒一个旧皇帝而树立一个新皇帝的恶性循环中度过的。历史证明:某位失去民心的领导人的下台和某位深得民心的领导人的上台并不能解决中国政治的实质性问题。我们需要的不是完美的救世主而是完善的民主制度。为此,我的呼吁:第一,全社会应该通过各种方式建立起合法的民间自治组织,逐渐形成民间的政治力量对政府决策的制衡。因为民主的精髓是制衡。我们宁要十个相互制衡的魔鬼,也不要一个拥有绝对权力的天使。第二,通过罢免犯有严重失误的领导人,逐步建立起一套完善的罢免制度。谁上台和谁下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怎样上台和怎样下台。非民主程序的任免只能导致独裁。

在此次运动中,政府和学生都有失误。政府的失误主要是在旧的「阶级斗争」式政治思维的支配下,站在广大学生和市民的对立面,致使衝突不断加剧;学生的失误主要是自身组织的建设太不完善,在争取民主的过程中,出现了大量非民主的因素。因此,我们呼吁,政府和学生双方都要进行冷静的自我反省。我们认为,就整体而言,此次运动中的错误主要在政府方面。游行、绝食等行动是人民表达自己意愿的民主方式,是完全合法合理的,根本就不是动乱。而政府方面无视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基本权利,以一种专制政治的思维把此次运动定名为动乱,从而又引出了一连串的错误决策,致使运动一次次升级,对抗愈演愈烈。因而,真正乞製造动乱的是政府的错误决策,其严重程度不下于「文革」。只是由于学生和市民的克制,社会各界包括党、政、军有识之士的强烈呼吁,才没有出现大规模的流血事件。鉴于此,政府必须承认和反省这些错误,我们认为现在改正还不算太晚。政府应当从这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当中汲取沉痛的教训,学会习惯于倾听人民的声音,习惯于人民用宪法赋予的权利来表达自己的意愿,学会民主地治理国家。全民的民主运动正在教会政府怎样地以民主和法制来治理社会。 学生方面的失误主要表现在内部组织的混乱、缺乏效率和民主程序。诸如,目标是民主的而手段、过程是非民主的;理论是民主的而处理具体问题是非民主的;缺乏合作精神,权力相互抵销,造成决策的零乱状态;财务上的混乱,物质上的浪费;情感有馀而理性不足;特权意识有馀而平等意识不足;等等。近百年来,中国人民争取民主的斗争,大都停留在意识形态化和口号化的水平上。只讲思想启蒙,不讲实际操作;只讲目标,而不讲手段、过程、程序。我们认为:民主政治的真正实现,是操作的过 程、手段和程序的民主化。为此,我们呼吁,中国人应该放弃传统的单纯意识形态化、口号化、目标化的空洞民主,而开始操作的过程、手段和程序的民主建设,把以思想启蒙为中心的民主运动转化为实际操作的民主运动,从每一件具体的事情做起。我们呼吁:学生方面要以整顿天安门广场的学生队伍为中心进行自我反省。

政府在决策方面的重大失误还表现在所谓的“一小撮”的提法上。通过绝食,我们要告诉国内外舆论界,所谓的「一小撮」是这样一类人:他们不是学生,但是他们作为有政治责任感的公民主动地参与了这次以学生为主体的全民民主运动。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合理合法的,他们想用自己的智慧和行动让政府从政治文化、人格修养、道义力量等方面知所愧悔,公开承认并改正错误,并使学生的自治组织按照民主和法制程序日益完善。 必须承认,民主地治理国家,对每个中国公民来说都是陌生的,全体中国公民都必须从头学起。包括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和民众两方面的失误都是不可避免的。关键在于知错必认、知错必改,从错误中学习,把错误转化为积极的财富,在不断地改正错误中逐步地学会民主地治理我们的国家。


我们的基本口号

1. 我们没有敌人! 不要让仇恨和暴力毒化了我们的智慧和中国的民主化进程!

2. 我们都需要反省! 中国的落伍人人有责!

3. 我们首先是公民!

4. 我们不是寻找死亡! 我们寻找真的生命!


绝食的地点、时间、规则

地点:天安门广场人民纪念碑下

时间:72小时,6月2日16时 —6月5日16时。

  • 特殊说明:由于侯德健在6天后将赴香港制作唱片,所以他的绝食时间为48小时,从6月2日I6时 — 6月4日16时。

规则:只喝白开水,不得进食、不得饮用含营养物质(糖、淀粉、脂肪、蛋白质)的饮料。


绝食人

  • 刘晓波:文学博士、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讲师。
  • 周 舵:原北京大学社会学研究所讲师、北京四通集团公司综合计划部部长。
  • 侯德健:著名词曲作家。
  • 高 新:《师大周报》前主编、中共党员。

封氏看法

《六二绝食宣言》中的“没有敌人”论,我当时没什么印象,忙别的去了。相信此论当时影响不大,不符合当时的民心所向。对刘,5/27联席会议上曾坚决反对他那么热烈地捧吾尔开希,说开希是中国的瓦文萨,必须由开希做整个运动最高形象代表(他取了个名字叫“人民发言人”),那时我很怀疑刘的判断力;“六四”后听到他和侯德健在中共媒体上作证未见广场死人,92年刘书《一个倖存者的独白》中,则读到满篇对吾尔开希的负面评价,及大量不符事实的贬损,全书却隻字不提他自己曾热切推崇开希做“人民发言人”一事,我甚至很怀疑其人格;后来看他坚持在国内撰文批评当局并多次被捕,很多朋友也说刘有极大改进,我也乐观其变化。零八宪章出台中共抓捕刘并判处11年,当然是典型的人权侵犯案例,其实刘应该也很清楚,专制当然是民主的天敌,反之亦然。

编者感受

主条目: 刘晓波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一出,所在公立小学的党支部书记助理当即开了个讲座,长篇大论地抹黑,“他不是第一个获奖的大陆公民,因为中方不接受这个结果”。其中称“刘晓波六四时是暴徒,起初支持、参与打砸抢行为,后来迫于形势,靠劝说暴徒撤退有功和‘悔过’免于刑罚,写了保证书,然而释放不久后出尔反尔,背信弃义,继续发表煽动性言论”云云,并且称刘“崇洋媚外,大放厥词,说‘中国至少需要被殖民三百年’”、“阴谋颠覆政权”等等,与封从德的评价互成180度。那位中层领导顺便钦点和平奖甚至诺奖是“闭着眼睛瞎颁,拿钱办事”,“涉嫌国籍、地域歧视”,“只认同普世价值观”,搬出达赖和奥巴马举例,“所以其他持有中国国籍的人拿不了奖”。当时听完官僚的黑屁后,第一反应是“刘晓波服刑期间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受到虐待?他能不能活着出来?也许不一定可以吧。”由于受了支国历史观和沙文主义书籍的洗脑,我不能接受“殖民论”,“这样恶毒的人怎么会拿诺贝尔奖?公平性权威性去哪了”。但出于本能,我还是关切刘晓波的。

没过几个月,该助理就消失了,据说是“身体不佳”,学校老师对此三缄其口,后来调走了,至今也没有晋升,跟其同僚相比,不太正常。我对她的印象,只剩下三个:一,demeaning和condescending,问好时给出的反馈令人不舒服,记得目睹过其呵斥学生(同校作风相近、恶评如潮的某主任,居然和她同一时期下台,理由是“支教”,后来去当地政协养老了);二,凹凸不平的脸和极度晦暗的脸色,看着像一只活僵尸;三,其子亦就读于本校,嗜食肥胖,并且因为网瘾表现不佳,任课老师无可奈何。学校的领导中,我只记得此人在学生面前直球政治。舔狗的下场多半如何呢?呵呵。

即将成年之际,噩耗传来,非常惊愕,当时的隐忧居然变成了现实。虽然对刘本人不是特别了解,但粗略查阅了一下《零八宪章》和他的一些后期观点后,尽管政见不合,我因为他崇高的理想及人道主义、矢志不渝的精神、敢于抗争的勇气产生了敬意。讽刺的是,我叛逆期一度还是“支那殖民论”的拥趸,但现在已经对你国不抱期望,万念俱灰了,以后会变成怎么样,我不知道。

支那的悲惨、赤匪的邪恶和无数志士们做出的牺牲,我将终身铭记。刘先生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