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能不知道的一些六四的细节》

来自支纳维基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张先玲的儿子叫王楠,王楠在六四时被戒严部队枪杀,张先玲也是天安门母亲组织的主要发起人之一,张先玲的妹妹的丈夫是丁关根。丁关根在王楠刚去世的时候,还流泪表示很伤心,但很快就和张先玲切割,甚至两家人后来几乎断了联系。

●六四死难者中,有一个人叫尹敬,他是三日晚上在家做饭的时候被窗外飞进的子弹射杀。他的岳父是关山复,关山复曾任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埃德加·斯诺的遗孀是非常同情六四的学生的。她2000年初访问中国的时候,曾经联系丁子霖并且想和她会晤,但被中共政府阻止了,至今天安门母亲们每年还会给斯诺扫墓。斯诺夫人后来也被禁止来中国,并且她生前似乎和很多民运人士诸如魏京生等人建立了不错的私人关系。

●很多五毛拿刘晓波和侯德健说所谓的“没看到天安门广场死人”,来证明六四屠杀不存在。但实际上,刘晓波当时说的是谎言,他之所以违心的撒谎是由于当时他怕被判处死刑,这一点上也导致在九十年代初,丁子霖非常不喜欢刘晓波。徐文立曾经说过“他(刘晓波)回忆了1989那次在中共电视台违心的见证,他痛苦地提到中共恶毒让他父亲的游说,他说,“平日里我可以和父亲论辩至反目,可是当父亲在那种地方双膝向我跪下时,我他妈的,彻底崩溃了!我从来没有对谁讲过这一幕,今天就想对你说,可是还是不能原谅我他妈的自己!特别面对天安门母亲们时!没有借口,只有惭愧,骂自己不是东西!”

●六四事件中主要的死亡地点并不是天安门广场,而是在长安街。但这绝不意味着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中共事后宣称广场没有死人是谎言。从6月4日凌晨1时30分38集团军抵达广场北部、凌晨1时25分空降兵15军抵达广场南部,直至清晨5时30分许,广场枪声不断。至少已经知道人民大学双学士程仁兴、北京农业大学硕士生戴金平、天津师大学生李浩成死在广场。台湾的《中国时报》记者徐宗懋也是在天安门广场上中枪受伤的。

●五月下旬其实刘晓波曾经主张学生们撤出广场,当时柴玲也答应撤出广场了,但执意留在广场上的人是李录。

●六四目前知道的最小的死难者叫吕鹏,他当年九岁,被流弹射杀。

●六四歌曲《历史的伤口》的召集人就是时任立法委员的赵少康,当年的新党是全党团结起来反共支持学生的,和今天的新党判若两人。

●赵紫阳去看望绝食学生,并且在广场上发表演讲的时候,王丹在睡觉,而且还叫不醒(当年当事人告诉我的)。

●六四后的21个学生领袖的通缉令充满着错误,比如把王丹的籍贯搞成吉林等。而且学生领袖的排序并不重要,王丹虽然是第一名,但绝不等于王丹就比排名最末的熊炎更重要。很多重要的学生领袖的排序过于靠后甚至压根就不在通缉令上面,比如王超华和李录的排名不应该这么靠后。

●李鹏的戒严令是违法违宪的。根据1982年版的宪法,国务院有权力决定部分地区的戒严,但没有权力发布戒严,发布戒严令是国家主席的职权,发布戒严令应该是杨尚昆做而不是李鹏做,所以李鹏发布戒严令完全就是违宪行为。而且李鹏的戒严令只是表示“北京市部分地区实行戒严,由北京市人民政府组织实施,并根据实际需要采取具体戒严措施”,他在戒严令里面根本没有点名哪几个地区实行戒严,反而让北京市政府去具体实施,这就是完全荒谬的。就好似,法律规定一个罪刑期为五至十年,法院判决五至十年,具体由监狱实施一样荒谬和搞笑。况且在八二宪法上,戒严是中央的事情,和陈希同这个地方官没有任何关系,所以陈希同发布的《北京市人民政府令》完全就是荒谬的。况且《国务院组织法》里规定:“国务院工作中的重大问题,必须经国务院常务会议或者国务院全体会议讨论决定”。然而李鹏当年根本就没有开国务院的集体会议,他自己就决定了,所以戒严令完全就是笑话,李鹏总理带头违法。

●六四期间,全国人大常委胡绩伟曾经联署到了57个人大常委的签名,集体要求召开全国人大常委会来废除李鹏的违宪戒严令。而且当时彭冲等诸位副委员长也支持召开人大常委会,但邓小平却在人大召开紧急常委会之前就开枪杀人了。

●六四的学生领袖中,绝大部分都出国了,但也有一些留在国内。除李录和韩东方之前,其他的人目前都没有投奔中共。

●前阵子过世的澳洲前总理霍克,他在做总理的时候,曾经给4万多中国留学生发了澳洲的“六四绿卡”。

●六四的军令上并没有军委第一副主席赵紫阳的签名,只有军委主席邓小平和军委第二副主席兼秘书长的杨尚昆的签名,这也就是为什么徐勤先抗命的原因。

●梁振英在1989年6月5日在香港几家报纸上登载表示其“强烈谴责中共当权者血腥屠杀中国人民”,然而做上特首后的梁振英却表示邓小平比刘晓波更适合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真是屁股决定脑袋呀!而且在1989年,李嘉诚、何鸿燊、郑裕彤、成龙、霍英东、曾荫权、唐英年等人都曾经公开的支持过学生。

●4日清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播放了一段谴责六四屠杀的广播,这段广播的撰稿人是当时分管外交的政治局委员吴学谦之子吴晓镛,吴晓镛当时是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英语部副主任,他早上去单位上班途中看到屠杀的惨状,所以临时把早间新闻的稿件改成了谴责六四屠杀的文字,他也因此被捕入狱两年。吴学谦也因此被踢出政治局,接任无实权的全国政协副主席了。现在吴晓镛是凤凰台北美分台台长,前些年媒体采访他时,他表示自己不支持学生的诉求,但更反对军队射杀民众,他对于当年的行为不后悔。YouTube上可以听当时的广播:https://youtu.be/71orJSGE1WA

●著名翻译家杨宪益先生在6月4日接受BBC英文采访时,大骂共产党是法西斯。

●六四期间,冰心曾经写下“学生爱国 我爱学生”这八个大字,并且还把这八个字登载在香港的媒体上。

●孔庆东参与了八九民运,当年曾当选北大研究生自治会主席,但很快淡出学运核心圈。在网上还可查到一张王丹在演讲、孔庆东在旁边倾听的照片。尽管如此,六四后孔庆东还是遭到清算,被剥夺念博士的资格,发配到北京郊区的一所中学教书。几年后,才重新考博士、回北大。孔庆东曾经在2014年5月在微博上谈及到了六四,并且痛斥了共产党的屠杀,他的微博账号也因此被封了一段时间,后来在2014年6月他就接受多维的采访谈六四,并且把屠杀的黑锅推给了柴玲。我相信孔庆东对六四有自己的看法,只不过由于他还在国内,所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也不能说什么实话。

●今天新西兰奥克兰大学的六四纪念碑,纪念碑上有一段话是“你们已无言,而石头有了呼声”。这块纪念碑是顾城和杨炼在1989年7月做的。

(未完待续)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