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美国的“政治正确”标准是否过头了?》

来自支纳维基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者

知乎匿名用戶

削除前地址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1295018/answer/546074327

正文

先从我公司的例子开始说吧

因为公司是世界前 20,触角无处不在,所以还是匿名吧。

N 年前,一个社科报告指出,在欧美的很多大企业里面,男女薪酬严重不对等,男性员工的平均收入在女性员工的平均收入的百倍以上。报告后面附有一份列表,我们公司赫然在其上。(关于百倍的问题,我下面会说到)

公司的公关和人事部门很重视,在内部按照社科报告的方法摸底一番,发现男员工的收入确实比女性员工平均上高很多!这给公司在社会舆论上造成了很大的压力,特别是在女权运动最发达的西欧和北欧地区。

为了补偿女性员工和男性员工的不对等,公司施行了很多倾向女性员工的措施,比如,特定的升职和进修机会只预留给女性员工,在招人时按比例预留职位给女性,只招女不招男,一些以前因为体力和精神压力而传统上认为只适合男性的岗位也向女性开放,等等

这些举措有没有效果?有没有降低女性和男性员工之间的薪酬差异呢?

有,也没有。

先说没有的部分:全公司总体上,女性的薪酬平均还是比男性低很多!

再说有的部分:在 25 至 35 岁的年龄范围内,女性和男性员工的收入已经大幅缩小。

但薪酬差异,在 40 岁以上的年龄段,男性又把女性远远甩开。


从总体上说,公司里男性比女性员工的收入高是事实,但造成这个事实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中高层这些薪酬最高的岗位上,男性的数量远远超过女性员工。而在 35 岁以下的员工中,男性和女性员工的数目几乎平均,男性和女性员工的薪酬差异很小,可 35 岁一下的员工绝大部分是处于中低层职位,收入水平远不及高层,女性员工在中低层职位薪酬阶段的充裕完全不能弥补在高层的缺失。

所以,公司内部男女收入平均水平不平等的问题,不是同工不同酬的问题,而是女性在高层岗位缺失的问题。

而女性为什么在高层岗位缺失,特别是 35 岁犹如一个分水岭一样,迅速拉开男性和女性员工的收入差异呢?

问题出在两个方面

1,女性的生育问题,

2,由于行业背景,导致女性在核心岗位上的缺失


先说生育的问题。怀孕和生产加在一起有一年的时间,在怀孕的前 6 个月,妊娠带来的负担对女性影响不算大,但最后三个月的影响非常大。

我们公司对婚育女性的照顾还是很好的,西欧和美国的总部一直对女性员工有扶助,比如,女性员工孕后可以回复原职;女性员工可以修一年产假,产假中前半年可以拿全薪;孕期和产假中的女性员工不能被 fire;某些地区的女性员工可以早上晚到班,下午可以中途回家接送孩子等等。

但是这些政策并没有在很大程度上提高女性孕后返工,实际上据我自己的观察,公司里七成的女性员工在生育后就选择做家庭主妇而不再回来上班了。

生育只是女性婚后遇到的问题之一,最主要问题之一是孩子谁来带?相比起生育期的几个月,接下来孩子成长的十几年是更加漫长的考验。

我所在的地区,大多数托儿所只管早上 10 点到下午三点,还特别的贵。能够每天 8 小时连续 5 天托管孩子的托儿所都是天价,而且名额还很少。我周围认识的同龄人中,只有一家两位都在金融高收入行业工作的男女选择了 5 天托管的托儿所,大多数人都对高额的托管费用望而却步。请外人和社会机构托管孩子一天的费用,等于上班一天的收入一大半,大多数人算一下都觉得不值!

请父母来看孩子?实际上越来越多的西方家庭这么做,公园里推车的爷爷奶奶不少见,但还是有很多父母不愿意怎么办?西方社会讲究个人自由,况且现在一代的爷爷奶奶都是嬉皮士年代长大的,对个人自由很看重,对传统价值很不屑怎么破?而且,还是据我的观察,越是家境好的家庭,爷爷奶奶辈越是有时间和意愿带孙子,而低收入低层次家庭则相反。由于西方社会的养老金越来越疲软,很多低收入家庭的老年人都要在退休后继续干 part time 才能弥补退休金的不足,哪里有时间和物质力量分担出来照顾孙子?

给男人也放产假,男女共同承担育儿责任?我们公司在北欧国家是这么操作的,但是,西欧和美国的收入分配没有北欧公平,如果不是强行让男人也放长假而是弹性有选择的,那就出现另一个问题:同事中的富家子弟可以雇得起人看孩子而坚持工作,而普通人家两个人都回家了,男女双方都牺牲了事业发展,会导致发展机会更对富裕家庭有利,导致这个方法在北欧以外地区难以推广

企业自己办托儿所和学校?以前的社会主义国家是这么做的,但新自由主义之后没有哪个企业会养不赚钱的部门。我们在伦敦,爱丁堡,阿姆斯特丹等西欧一些大的 HQ 在推广公司内自办托儿所,消息才放出不到一周,竟然报名全都排满了!可见潜在需求有多大!但托儿所的场地和师资力量要公司自出,这在伦敦这样寸土寸金的城市还是挺昂贵的。

那么,国家为什么不让学校开到 3 点以后?国家说老师不愿意,老师说收入就那么一点谁愿意干?国家为什么不多投入一些呢?国家说预算紧张,关闭学校还来不及呢竟然还要给老师加薪?

再来,是说女性在核心岗位缺失的问题。

先说说我们公司内部的等级制度,和部队的军衔制度很像,据说最初搞这套层级编制的高层就是部队退役出来的。一到八级是工人,相当于军队里的士兵和士官。八级以上是 4 个级别的技术专家,类似高级士官和准尉;中级管理层有 4 大档十级别,最低是 1-A 的管培生,类似军校生,最高是 4-B,类似准将;高层有 4 个级别,以罗马数字表示,类似少将到上将;再往上就不是普通的管理层了。我现在的级别是 3-B,类似「少校」。

而大多数女性员工集中在 1-A 到 3-A,也就是差不多「军校生」到「上尉」。3-B 以上的女员工非常少见,比如,我和周围几个办公室加在一起只有一名女性同事。(当然,这不算「外包」的员工。很多非核心岗位都是外包的,比如前台。这里面又带来问题,下面会说到)

公司晋升有规定,要坐到 3-C,也就是「中校」以上职位,必须至少要在 3 个业务部门干过,但 3 个部门中一定的包括在「生产」的相关部门,不管是开采,炼化,还是化工,必须要在一线干过,哪怕是刷一年的简历。

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不管是工人还是管理层,历史上在生产环节工作过的女性员工非常非常少,这不仅造成女性员工在晋升渠道上的障碍,也变相造成同年龄段的年轻女性收入比年轻男性少,为什么呢?因为很多年轻男性员工是工人,而生产环节有技术的工人在公司内部收入不低,特别是高级工人和 4 个级别的技术专家,收入非常高,不比「校」级别的管理人员差。比如技术专家里有一位老头子,每次某个生产基地停工检修后再启动,必须有他在场把关,比管理层的话语权还要大,他的收入也是惊人的高。

而高级工人和技术专家里,女性几乎没有,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工作条件辛苦,工作环境肮脏,工作地点经常不在大城市,很多女孩自己或者她们的家人都不赞成她们公司这一行。每年招进来的学徒和管培生里,因为工作条件辛苦,我见过打退堂鼓的新人是非常多的,男女都有。比如,新人必须爬高塔采集尾气数据,这是我们这里每个人都做过的,很多人因为恐高而不想爬,十个新人里只有三四个能靠自己爬上去,剩下的要靠我们在上面拽,在下面顶,又鼓励又羞辱的逼上去。这倒不是我们要故意恶整新人,而是工作需要。试想,第一此爬的高塔还是在陆地上,在城镇周围,有一大群人看着,如果是在海风平静时都有两三米浪高的海上平台呢?如果是在冰雪交加的大风天呢?如果是在夜里值班,只有自己一个人在黑暗中呢?如果是在沙漠里,头上顶着四十五十度的太阳呢?或者不是爬高塔,而是要钻充满各种怪异臭味的管道呢?在方圆几里没人的苔原上巡查呢?

当然,也有一些客观原因,比如对身体力量和耐力的需要,造成女性在生产工作中的劣势。比如吧,狭小空间里管道的安装和替换,没办法用机器,就要靠人抬靠人举,赶工时要连续干一天一夜。曾有一次,有家健身馆来我们公司推销,被我们耻笑一番说我们他妈还需要专门去健身?然后把某个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小伙子拉到推销的人面前,把衬衫一撂,让胸肌跳动起来显摆一下,说他从不健身,就是干活干出来的。

也许我说的话有些夸张,但当今社会文化中没有细思过女性会朝某些方面发展的,东西方都如此。具体到规章制度和空间设计,很多时候就没有考虑过会有女性的场景。比如,公司里有不少女工程师不想去海上平台出差,即使去也尽可能想要当天来回,因为海上平台的生活空间「没有隐私」,睡觉都是没帘子的上下铺,洗浴间也是开放的。这是历史积累问题,因为建设的年代就没想到会有女性会去海上平台工作。但,这也是一个相互促进的过程,如果没有一直没有女性参与,就不会在设计时为女性设想,反过来因为缺少设计女性又不愿意去。

再比如,出于静电和防止易燃易爆的安全原因,我们在生产部门禁止戴首饰和饰品,不允许留长发,也不鼓励化妆。但因为一些懒政和一刀切的管理方法,在生产部门周围,但是有一些距离且和生产毫无关系的行政部门也禁止戴首饰和化妆。管理层的理由是万一有个意外时办公室的人需要去车间呢?通常时间很紧急怎么会允许临时摘首饰卸妆?这个制度肯定是合理的,但设计时肯定没考虑过现在女性员工越来越多的情况,当时主要是针对男性员工中少数一些奇装异服的份子。后来又出了一次安全事故,N 年前有个平常不进生产部门的小姑娘偶然跟着几个工程师去操控室,但悬空走道都是镂空铁板和钢管连接的,不是严丝合缝的水泥地。小姑娘出了电梯后想追上前面几个工程师,穿着高跟鞋跑起来,鞋跟卡进镂空的缝隙里,脚一歪身子一晃再接一个后仰,哇呀一声从两三层楼高的走道摔下去了。这件事后,上班时穿带跟的鞋也 ban 了,还好现在上班的女性也不流行穿高跟鞋。

制度本身从理性看是没问题的,但要想到社会氛围。其实西方女性远没有影视作品里那么女汉子,英国女中学生每天平均花 45 分钟在化妆上,施华洛在这里有卖专门针为十岁女孩设计的戒指,耳环和项链,许多学校在 21 世纪前的女生校服只有裙装。3 年前,有个刚招进来的管培生女孩,因为忘了拿掉唇钉而被 given notice,然后她因此抑郁了,一周没来上班。因为她从小耳濡目染,觉得这样生活方式是天经地义的,突然有一天她认可的事物被工作需求而否决了。

表面说是公司内部男女薪酬差异问题,但深究下去的缘由,很多问题不是光光靠一两个企业就能做到解决的。

政治正确的初衷是在不触及社会根本性变革的前提下,对一些矛盾尖锐的问题进行一些缓和,我们对此有一个说法,「裱糊」。就像我上面举得例子一样,政治正确的做法有没有解决问题呢?解决了一些,比如年轻男女员工的薪酬和工作机会差别不大了,但有没有完全解决呢?没有,高层中女性的人数还是比男性少很多,可见的未来内也不会有很大改变。

再比如,回到美国黑墨绿的问题。比如,为什么要给黑人在高等教育中预留种族配额?因为黑人子弟教育差,统一标准下竞争力不够,而黑人大规模缺席高等教育显然不是令人愉快的景象。但为什么黑人少年的教育差呢?因为黑人社区的学校差,因为黑人多是单亲家庭,生活环境的治安也差,父母从事的工作收入也不高。那为什么黑人社区治安差,学校差,父母素质也不高呢?能不能加大投入,改善黑人社区的经济和治安状况,教育成年黑人群体呢?对不起,没钱,社区学校社区管,国家能负责的很少。取之于这个区,用之于这个区,这是美国立国的精神文化反应,要改很难。如果说一定要改,国家说没问题啊,明天立法让高档的白人区交的税抽一半去补助黑人区,去看看那些口号叫的最响的白人中产们愿意不愿意投票支持?

评论区里有位同学说有很多白人志愿者和教会一直不计酬劳的去帮助落后的少数族裔社区解决教育问题啊,你为什么要漠视他们的努力?为什么要把白人说得很不堪?

这就是又一个靠「裱糊」而不是本质改变去面对问题的例子。这些白人志愿者固然很伟大,但他们占白人社会人口比重的多少?他们的人数有多少?他们的教学质量怎么把控?他们的人数能覆盖的地区有多大?能接收黑人学生又有多少?如果他们生病了,老了,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不能继续做志愿者了,接替者在哪里?教学的延续性在哪里?

伟大的志愿活动可以解决一部分,但大部份需要国家和社会在更大程度上的投入和努力。

政治正确和它所带来的缓和比起完全放任问题不去管要好,但因为不能对本质进行改变,很多问题靠「裱糊」是解决不了的,或者能拖延一些时间但终究要面对大爆发,或者更糟糕的,把一个问题越糊越大了。

但社会的治理者很多时候不愿意解决本质性问题啊!有可能是因为触及利益犹如触及灵魂,也有可能单纯就是因为懒,没有动力花时间和精力去面对这些事情。想想看,一边是要承担风险和责任,要想办法干事实,一边是喊几声口号转移视线然后和自己没关了,如果我是执行机关的成员我肯定会选择后者,不是吗?所以选择能拖就拖,能糊就糊。


如果说解决了一小部分问题,即使耽误了大的议程,那么政治正确还不是很糟糕很一无是处的举措。

有一些团体发现政治正确是在是太「好用」了,其在道德至高地上的杀伤力可以用于

1,甩锅

2,挑事

3,转移视线

4,勒索敲诈

继续说我们公司男女收入不平等的问题

为什么高层这么重视?因为大家都是大善人吗?不是

因为有团体在推动,男女收入不平等的企业要被罚款!但短期内男女收入无法平等怎么办?那就一直罚呗!

这个倡议错吗?好像不能说错,它的初衷是为向企业施压,促进男女平等。但执行起来感觉就不是那么一回事,让人不觉得是个正确的做法。

类似的事情还有,因为招收的管培生都是名校的毕业生,被认为是对比较差学校的学生的一种不公,为了社会的平等发展,所以必须招收一定比率比较差学校的毕业生,否则要被罚款。至于招进来的能力怎么样,会不会几年内被开掉,等等,这都不管,招的时候必须有,否则要被罚款。

还有环保方面的,数不胜数

大众排放门事件,根本原因是欧盟自己搞出来的问题,他们制定了一个非常严格的排放标准,严格到大多数欧洲生产商自己都不能达标,其他地区的设备更是不可能达标。我们被告之,某种欧洲生产的燃气轮机是达标的,如果不想被罚款,就一定要安装这个品牌的燃气轮机,原先美国生产的设备全要换掉。出了一大笔天价买来安装后,发现排放还是不达标!后来我们了解到,我们的欧洲同行全他妈不达标!但他们环评就能过,而我们就过不了,除非买欧洲生产的设备才能过。

还有一次,5 公里外有人投诉,说我们的某个阀门工作时产生了超声波,造成他们全家人不舒服,都上电视了。我们怎么查都找不出哪里发出了超声波,对方就是赖着不放,他所在地区的议员在电视上不停的扒我们以前的黑历史,威胁要我们停工。但我们就是查不出来怎么办啊!后来得到指点买了一套意大利产的阀门,超声波的问题就没有了。

这是为什么呢?因为西欧和美国都坚持贸易自由化,不能国家出面在法律层面对当地企业给予保护,所以要通过「民间和舆论」的力量来抵抗进口货的冲击。西欧对美国的公司这样,美国对西欧的公司也是这样,你来我玩乐此不疲。我刚入职的时候很讨厌这种保护主义思维,但现在我的思维反过来了,保护主义并不全是坏的,至少能把利润留在当地造福所在地人民吧。我经历过公司的大裁员,一个国家的员工,一个月内裁掉五分之三。在一些小城镇周边所有生产服务都是围绕我们的,大裁员就等于是让全镇失业,我们作为跨国公司受到的影响很小,但这对当地居民的打击简直是无限大。很多人爷孙三代都在这个行业工作,当地的学校只教授这样的技能,突然之间我们因为战略调整就拍拍手走了,那些走不了的人怎么办?当地社会该怎么接盘?

西欧国家法律严格,我们裁员时还要给一年到三年薪水的补偿金,但在亚非拉国家,我们很多操作真的简直是「和玩一样」。这里还必须提到两个我还没说到但又不方便说的点

1,「百倍」问题。这种报告最大的打击力是让人知道了上层的收入究竟有多少。越是高层,账面薪水占全部收入的比重就越来越低,比如我自己就开始进入「通过复杂的办法而让收入越高时交税越少」的世界了。这报告一出来,中高层就开始排查公司内有没有内鬼,不然媒体怎么可能对我们的收入摸的这么清楚?前段时间不是曝光过苹果利用爱尔兰这个税务低洼国在欧洲避税吗?这其实是业内普遍操作,我们中高层的薪水都是这么来回周转避税的,但一大问题是得要在公司平安退休,因为很多钱在不退休前不方便全额拿出来,这也是公司内部对我们的一种威慑吧。

2,作为跨国企业,公司中有很多高层不是欧美人,阿拉伯的,非洲的,东南亚的越来越多。这些国家女性参与就业的问题就更多了,媒体不能拿西欧国家内部情况和跨国公司多民族多种族的高层来对接。


所以说,政治正确标准是否过头根本不能算是问题,因为政治正确就是裱糊的存在,政治正确的标准完全取决于实质问题有多大,单单评价其标准本身毫无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