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与邓朴方

来自支纳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高新

《邓朴方的代父发言明显是在提醒和警告习近平当局》

昨天,我们自由亚洲电台网络版刊登了以《习南巡不讲改革 邓朴方挺父受关注》为题的报道文章,被多家中文网络媒体以《习近平南巡 邓朴方的讲话被指是借古讽今》等标题转载。

该报道文章中说:习近平到广东视察四日,再没有提到邓小平的思想。反而邓小平长子,现年74岁的邓朴方,在9月16日举行的中国残联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表讲话全文稿,本周在互联网上热传。小邓赞扬老邓等人开启的改革开放是一场“伟大革命”。他在发言中称,“我们要坚持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基本判断”,并强调这是邓小平理论的重要组成部份,还不点名提醒:“我们一定要有这种实事求是的态度,保持清醒的头脑,知道自己的份量,既不妄自尊大,也不妄自菲薄,坚持立足国情,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实际出发谋划一切工作。”

该报道文章的记者采访到的香港某大学来自大陆的访问学者孙先生表示,邓朴方的上述讲话,对于七、八十年代邓小平确立的改革开放是一种推崇和赞赏的态度,邓小平确立的政策确实让中国经济得以快速发展,破除了个人迷信。邓朴方此时公开缅怀邓小平并不奇怪,但是:“真正让人感到奇怪的是,他这段发言,让外界注意的,恰恰是因为当前的最高当局,闭口不谈邓小平,不谈邓小平确立的改革开放政策。实际上,对于邓小平以及他所确立的政策漠视,甚至背叛”。

孙先生称,邓朴方发言被热传折射出网民对当局推行自力更生,走回头路的抵制心理。

而在海外华文网络媒体中也有一定知名度的北京独立学者查建国先生则持与如上分析相反的看法,他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表示,无论在中国理论界及党内,还是媒体,仍将现阶段定义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邓朴方说其父亲“实现了人的解放”,这只局限于一定的程度:“但总得来说,没有实行人的解放。邓小平也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干掉了两个总书记(胡耀邦、赵紫阳),六四向老百姓开枪。这些都是在压抑人的思想解放、人的解放。坚持共产党的领导。讲邓朴方这个讲话就是对习近平的压力,比较牵强。我看不能这么说”。

笔者对查建国先生的这种分析很不认同。首先从查先生说的“无论在中国理论界及党内,还是媒体,仍将现阶段定义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入手。

先把十九大上出台的“习氏党章”和此前的“旧党章”比较一下,按照中共官方的权威说法,一九八七年赵紫阳担任总书记的中共“十三大的突出贡献,是系统阐述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和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 ;“党的十五大进一步强调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问题,指出,面对世纪之交改革攻坚和开创新局面的艰巨任务,我们解决种种矛盾,澄清种种疑惑,认识为什么必须实现现在这样的路线和政策,关键还在于对所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要有统一认识和准确把握。正是基于我国现在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一基本认识,党的十五大制定了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纲领,精辟地回答了什么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济、政治和文化,以及怎样建设这样的经济、政治和文化,进一步统一了全党全国人民的思想”;“当我国人民生活总体上达到小康水平后,党的十六大指出,我国正处于并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现在达到的小康还是低水平的、不全面的、发展很不平衡的小康,巩固和提高目前达到的小康水平,还需要进行长时期的艰苦奋斗”;的十七大进一步指出,经过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的不懈努力,我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成就,从生产力到生产关系、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都发生了意义深远的重大变化,但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这一社会主要矛盾没有变“……

也就是说,现如今的“习氏党章”中关于“我国正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是在原本经济文化落后的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不可逾越的历史阶段,需要上百年的时间”的说法,不过是对过去“旧党章”相关内容的延续。但是,“习氏党章”中延续的“旧内容”并不一定都是习近平继续遵守的内容,比如“习氏党章”没有修改和删除的内容还有禁止个人崇拜的内容,但恰恰是在十九大上的“习氏党章”出台后,中共党内“圣化”习近平的宣传造势已经堪比“文革”当年对毛泽东的无限吹捧。今年三月,中共党媒人民网曾转发中共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的文章,内容提到“时刻不忘反对个人崇拜”,但这篇文章在微信群获得广泛流传之后,,其原文已被人民网删除。

这篇文章说,“十年浩劫结束后,中国共产党人痛定思痛,1982年在拨乱反正后召开的党的十二大上,在党章中郑重地作出一个重要的决定:党禁止任何形式的个人崇拜。从那时至今已近 30年,党章已作了多次修改,但这个规定仍然一字未动。这表明,反对个人崇拜是党要长期坚持的一个坚定的立场,同时这也理应是党的建设需要长期关注的一个重要问题”。

很显然,这篇文章的内容严重触痛了习近平和他手的吹鼓手们的敏感神经,如果至今没有被删除那才是怪事。

同样道理,如今我们本文所要分析的邓朴方讲话内容所强调的“我们要坚持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基本判断”虽然是十九大上出台的习氏党章中继续保留的,但事实上却是习近平在具体的内政和外交,特别是外交政策上并没有遵循的。

邓朴方讲话的这段原文是:我们要坚持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基本判断。小平同志说过,‘我们搞社会主义才几十年,还处在初级阶段。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制度,还需要一个很长的历史阶段,需要我们几代人、十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坚持不懈地努力奋斗,决不能掉以轻心’。为什么要这样讲?为什么要讲几十代?就是要强调这个阶段的长期性、艰巨性、曲折性和复杂性。我们一定要有这种实事求是的态度,保持清醒的头脑,知道自己的份量,既不妄自尊大,也不妄自菲薄,坚持立足国情,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实际出发谋划一切工作。“

其实,如果单就习近平这几年无论是在内政还是在外交上的具体作为,无论是对非洲穷国的“大撒币”还是对美国的不再“韬光养晦”,用“妄自尊大”四个字概括确实非常贴切,所以,邓朴方如今趁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发表公开讲话的机会代父重申“社会主义补级阶段这个基本判断”,很显然是在提醒或者说警告已经没能“保持清醒头脑”的习近平当局,切莫“妄自尊大”,在内政和外交上,特别是在对外和对美政策上,一定要“坚持立足国情”。

邓朴方的这篇讲话的另外一处原文是:“事实证明,我们面临的国际国内形势将会更加复杂,困难矛盾将会更加突显。在国内,要实现高质量发展,让人民过上更好的生活;国际上,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增多,要坚持和平与发展的方针,争取合作共赢的国际环境。这个时候,要害是把中国自己的事情办好。”

把邓朴方如上这段引文和前面引述的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实际出发谋划一切工作”这句话加在一起分析,是谁都会将此与当今圣上习近平饱受党内外诟病的对外政策联系起来。

需要强调的是,邓朴方当时发表的这篇讲话时的身份不但已经不是名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全国政协副主席,而且连残联的具体职务也已经因为年龄原因而只剩下一个名誉封号,同时他这次讲话的受众也只是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代表大会的代表们,所以他的讲话的主要内容正常情况下围绕残联的具体工作内容。但事实上他这篇讲话的主要内容既不是残疾人工作的方向和目的,更不是残联的过去工作总结,几乎通篇内容都是在代父发言,提醒或者说警告已经严重背离邓小平路线和政策的习近平当局莫要倒行逆施。

笔者过去曾在本专栏发表《东施效颦毛泽东的习近平彻底否定了邓小平》一文,回顾的内容是:一九八零年八月十八日,复出掌权后已经稳定住局面的邓小平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作了题为《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的讲话。二零零五年八月的《炎黄春秋》杂志刊登的杜光的文章将其称之了“反封建专制里程碑“。如今重读邓小平的这份“八一八讲话” ,不难发现当年邓小平所批判和否定的正是当今习近平所强力推行、全面复辟的。

当年的邓小平曾特别强调说: 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就是在加强党的一元化领导的口号下,不适当地、不加分析地把一切权力集中于党委,党委的权力又往往集中于几个书记,特别是集中于第一书记,什么事都要第一书记挂帅、拍板。党的一元化领导,往往因此而变成了个人领导……。少数有权的人负担过重,必然造成官僚主义,必然要犯各种错误,必然要损害各级党和政府的民主生活、集体领导、民主集中制、个人分工负责制等等。这种现象,同我国历史上封建专制主义的影响有关,也同共产国际时期实行的各国党的工作中领导者个人高度集权的传统有关。我们历史上多次过分强调党的集中统一,过分强调反对分散主义、闹独立性,很少强调必要的分权和自主权,很少反对个人过分集权。过去在中央和地方之间,分过几次权,但每次都没有涉及到党同政府、经济组织、群众团体等等之间如何划分职权范围的问题……。权力过分集中,越来越不能适应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对这个问题长期没有足够的认识,成为发生“文化大革命”的一个重要原因,使我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现在再也不能不解决了。

笔者数年前曾在本专栏发表过《王歧山:必需旗帜鲜明地否定邓小平!》一文,即刻被网友讽刺为“标题党”----因为当时的习近平刚刚安排了王歧山先出面投石问路,习近平本人暂时还没有正式宣布“文革”中人人都会背诵的毛主席语录“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现在重新成为习近平政权的“指导方针”。而日后的局势发展证明,习近平不但用新党章回归毛泽东极左路线和政策,全面否定邓小平,甚至已经在一党专制和个人独裁方面走得比毛泽东更远。如今的“习氏党章”中一句“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不但是回归了毛泽东,而且是回归了文革极左时代的毛泽东。与此同时,则是完全否定了“邓小平理论”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党要管党,党政分开!

邓朴方在他如上的那篇讲话中还强调:“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是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全方位的变化。这是社会结构、利益格局、思维方式等深层次的变化。这是根本性、历史性、不可逆的变化 。”

事实上,习近平上台之后对邓小平路线和政策的倒行逆施几乎也是“全方位”的,在政治角度尤其如此。其在党内大搞个人独裁的行为和方式,也正是当年被邓小平强烈否定的。

《邓朴方用“大时代”说否定习近平的“新时代”说》

本专栏上次的《邓朴方的公开讲话内容明显是在提醒和警告习近平当局》一文已经介绍过了外界媒体均以为注意到了习近平日前到广东 视察的四天时间里,“再没有提到邓小平的思想”。笔者核对了中共官方对习近平此次“南巡”的各类报道内容,发现他虽然提及了“改革开放”,但同时却又有故意回避邓小平的名字之嫌。虽然中共官方宣传机器对习近平此轮“南巡”的报道内容中也是几次出现了“改革开放”四个字,但事实上他习近平口中的“改革开放”已经被加上了限制词“新时代”三个字。

人们都还记得六年前习近平刚刚上台后出京考察的第一站就选择了广东、深圳。当时被邀请陪同习近平在深圳向邓小平铜像敬献花篮的前深圳市委书记李灏一度被习近平此举感动向记者盛赞“习总书记真真是得了小平同志的真传“。在中共官方媒体上刊登的一篇标题为《传承改革精神续写春天故事》的采访报道中介绍说:20年前,前深圳市委书记李灏等亲历了邓小平同志南方之行,见证了“春天的故事”,20年后,他们受邀来到深圳莲花山,与习总书记一起回顾广东改革开放历程,他们表示要老当益壮,“为改革开放鼓与呼”。  习近平总书记在莲花山视察时,深圳原市委书记李灏作为陪同的四位老同志之一见证了全程。在李灏看来,习近平总书记此次来深圳视察,没有封路,没有安排宴请,没有入住迎宾馆,而是住在一间普通套房,吃饭也只是自助餐,这些都体现出习总书记身体力行践行新八条规定,态度鲜明。

该报道中描述说:回忆习总书记向小平同志塑像敬献花篮的场景,李灏无比激动,“我很幸运,能在有生之年看到新一届领导人视察深圳,能看到改革开放精神的传递与坚守。20年的路,足以证明邓小平理论的正确性,改革的步伐不能停顿”。

李灏还回忆了邓小平南巡的情景。李灏说,特区人最感谢邓小平,如果没有小平同志的指引、支持和信任,就没有现在的深圳。1992年,在全国都在讨论经济特区“姓资姓社”的时候,邓小平来到了深圳,一番谈话,为深圳指明了发展方向。在李灏看来,如今习近平总书记视察第一站就到深圳,就是说明中国仍然要坚持邓小平的道路,要把改革开放坚持下去。20年前小平同志南方谈话是一阵春风,给处在改革十字路口的广东送来了春天的生机和活力,习近平总书记此次广东视察像一道阳光,给转型中的中国以前进的勇气和力量……

六年之后,习近平再次抵达广东,但这次不但没有再向邓小平深圳铜像敬献花篮,而且连邓小平的名字都回避不提。不但连邓小平的名字都回避不提,而且还刻意强调了他习近平的“改革开放”是“新时代”的“改革开放”,意思是与过去的,也就是邓小平的“旧时代”的“改革开放”不是一回事情。

中共官媒 对习近平此轮“南巡”的统一报道文章使用的标题是《习近平在广东考察时强调: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旗帜 把改革开放不断推向深入》。乍听之下,一般读者都会得出“原来习近平还是要搞改革,搞开放的”理解,不会特别注意到他习近平已经把“改革开放旗帜”用“新时代”三个字牢牢限制住了。

官方的报道文章中说:习近平在视察企业时强调:中华民族奋斗的基点是自力更生,攀登世界科技高峰的必由之路是自主创新,所有企业都要朝这个方向努力奋斗.

习近平还说:要以以改革开放的眼光看待改革开放,充分认识新形势下改革开放的时代性、体系性、全局性问题……进入新时代,国际国内形势发生广泛而深刻的变化,改革发展面临着新形势新任务新挑战,我们要抓住机遇、迎接挑战,关键在于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旗帜,继续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扩大开放……

人们应该都还记得无论上江泽民还是胡锦涛以至习近平上台之初,从来都是把“高举邓小平改革开放旗帜”之类的口号挂在嘴边上,即使是在这句口号里不出现“邓小平”三个字,但“高举改革开放(伟大)旗帜”这一口号本身就是特指“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旗帜”。现如今,中共官方宣传机器按照习近平的要求,把“改革开放(伟大)旗帜”口号前面加上限制词“新时代”三个字,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向全党全国乃至全世界昭示,他习近平的“改革开放”与邓小平的“旧时代” 的“改革开放”不是一回事情。此“改革”已经不是彼“ 改革”,此“开放”更不是彼“开放“。

对习近平把他口口声声要“不断深化”的“改革开放”用“新时代”来限制的“良苦用心”,率先理解的当然是广东省委一班人。中央政治局委员兼广东省委书记李希在习近平召见之后连夜召开省委会议,在对省委一班人的训示中强调:总书记习近平要求我们认真贯彻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旗帜,为广东新时代改革开放再出发进一步指明了前进方向、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统领广东一切工作,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旗帜……

新华社奉命发表的评论员文章标题就是《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旗帜——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广东考察重要讲话精神》。

我们自由亚洲电台网站上刊登的《习近平南巡不提邓理论 内部异议浮现》报道文章中说:习近平南下广东视察,恰逢中国经济放缓和外交受困之际,令不少人联想到1992年邓小平在同样局面下的南巡和讲话。不过,习近平在广东除了简短的讲话之外,没有正式的政策性宣示,官方报道也未提邓小平理论等惯常用语。另一方面,中共内部反对偏离邓小平路线的声音也陆续浮现……不少知情人士表示他在广东“没说什么话”,而官方媒体的有关报道中,也不提“邓小平理论”等官方用语。

旅美中国知名异议人士魏京生认为,最近几年,习近平的政策明显开始偏离邓小平的设计路线,不提邓小平理论,是为了凸显习对邓的超越:“就是要营造一个我比他们都伟大(的气氛),至少比邓小平伟大。我也南巡,但是我不提邓小平。甚至有人说改革开放是我们老习家,习仲勋(的功劳),和邓小平关系不大。油画都出来了嘛,习仲勋站着,邓小平坐着。”

美国圣汤姆斯大学国际研究中心教授叶耀元认为习近平不提邓理论,主要还是为了凸显“习思想”。叶耀元先生说:“我倒觉得他不提邓小平倒并不是说中国不走邓小平的道路,而是习近平要夸耀他的‘习思想’。他很多时候都提他自己的作为,他自己的想法,但不提前人的事迹。”

如上两位先生的说法似都在理,但笔者认为最关键的因素还是在不能公开否定邓小平的大前提之下又要让人理解他习近平的“新时代的改革开放”和过去邓小平的“旧时代的改革开放”是不一样的,他习近平只能避提邓小平的名字和邓小平理论。不但要在讲话说避提邓小平,习近平此次“南巡”的深圳一站,也还下令车队行车路线绕开莲花山公园,因为那里有邓小平的铜像, 铜像旁边一颗六年前他习近平假情假意在栽种的那颗高山榕也还活着……

笔者在上篇文章中引述的邓小平长子显然是在代父发言的那篇《在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第七次代表大会闭幕式上的讲话》中有这样一段:“经历了40年风雨兼程, 我们对改革开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规律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现在,我们可以充满信心地说,改革开放开启了一个大时代,它将不仅推动一个古老东方民族的伟大复兴,还将推动东西方文明的平等交融,从而对世界有所贡献。后人的责任,就是要延续这个大时代,推进这个大时代,让它绽放出更加灿烂的光芒!”

很明显,邓朴方这里所说的“大时代”,就是针对习近平的所谓“新时代”而言。邓朴方所要向世人昭示的观点显然是:中共政权的统治时代从建政直至文革结束是“毛泽东时代”,从邓小平倡导“改革开放”至今再到今后,都是一个改革开放的“大时代”。所谓“延续这个大时代”,显然是在暗示他们邓小平的后代只会承认无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无论是习近平还是未来中共政权新的领导人,都是邓小平“改革开放大时代”的继往开来,而不会承认他习近平为了区别于邓小平,甚至可以说是是为了否定邓小平,至少是为了部分否定邓小平而“创立”的所谓的“新时代”说。

邓朴方的在他的这篇讲话中还说道:“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是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全方位的变化。这是社会结构、利益格局、思维方式等深层次的变化。这是根本性、历史性、不可逆的变化”……。

请读者和听众用心体会这“不可逆“三个字,邓朴方的意思就是说,邓小平倡导实施的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的全方位变化,无论从哪个方面,无论是经济、社会,还是政治、文化……,都是不应该再改回去的,都是不能够再复辟回原型的。

仅从政治角度讲,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内容当然不仅仅是经济方面的。邓小平即使是在“六四“镇压之后也还特别在党内强调,或者说是警告以陈云为代表的党内保守派势力,虽然赵紫阳本人下台了,但赵紫阳一九八七年以党总书记之尊所做的”党的十三大报告一个字都不能动“ 。十三大确立的“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

十三大的“基本路线”是什么,其中之一就是“党政分开”。1987年10月,赵紫阳所做的中共十三大报告对“党政分开”做了专题阐发,指出党政分开即党政职能分开,党应当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十三大报告中政治体制改革部分的第一节就是“党政分开”,在论述了党政分开的原则和做法后,报告说“从党政不分到党政分开,是我们党的领导制度的一项重大改革”……

中共人民网上的文献内容清楚记载:上世纪80年代,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核心内容是解决“党政不分”、“以党代政”问题。为此,邓小平提出了著名的“党政分开”思想。早在1980年刚刚掀起改革开放大幕之时,邓小平同志即明确地提出了党政分开的思想,邓小平指出:“党和国家现行的一些具体制度中,还存在不少的弊端,妨碍甚至严重妨碍社会主义优越性的发挥,其中较为突出的就是党政不分、以党代政的问题”。

有心人可以核对一下,习近平从上台至今,不但只字未提过邓小平当年在十三大确立的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 而且已经明目张胆地直接在在十九大党章中删除十二大至十八党章中“党的领导主要是政治、思想和组织的领导”这句当年邓小平的重要指示, 替换上了“文革”年代毛主席的最高指示“ 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王歧山甚至发表公开文章,不点名地批判邓小平倡导的“党政分开”的恶果是“弱化了党的领导,削弱了党的建设”,盛赞习近平上台之后“在这个问题上……澄清了模糊认识,夺回丢失的阵地,把走弯了的路调直,树立起党中央的权威,弱化党的领导的状况得到根本性扭转。”

这就是为什么如今的邓朴方已经强烈感觉到了“是可忍孰不可忍”,被习近平逼到了不得不说,不能不说的地步。

《邓朴方批习讲话已经被习近平当局下令封杀》

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邓朴方用“大时代”否定习近平的“新时代”》刊登和播出后,有中国大陆境外的华文网站上刊登出《邓小平之子暗示中国外交太强硬 美学者:不是批评习近平》一文,说的是上个月十六日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选出中国残联第七届名誉主席……,中国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的核心邓小平的长子、现年74岁的邓朴方,在会上发表演讲。演讲尚未公布于众之际,香港《南华早报》获得一手资料,在10月30日刊文《邓小平之子邓朴方:中国该自知》称,除了预先准备的有关残联会议的稿子,邓朴方罕见对涉猎甚广的政治话题发表看法……

笔者借助本文先要特别提醒的是,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从开幕到闭幕都是公开举行的会议,邓朴方的讲话是在该会的闭幕式上的正式讲话,而不是象某些外界媒体所说的“邓朴方所做的内部讲话”,不存在“尚未公布”一说,所谓“演讲尚未公布于众之际,香港《南华早报》便获得一手资料”之说,更是无从说起。

事实是,一个半月前召开的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整个过程中共有四次当时是全部公开的“领导人讲话”,分别是“韩正副总理代表党中央、国务院作的《在新时代的伟大征程中创造残疾人更加幸福美好的新生活》的致词”; “中国残联主席张海迪代表第六届主席团向大会作的《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 团结带领残疾人兄弟姐妹共奔美好小康生活》的工作报告”,以及国务委员王勇、中国残联名誉主席邓朴方在大会闭幕式上的讲话。

大概是上个月下旬的某一天,笔者还在网络上读到了中国残联办公室下发的《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办公室关于认真传达学习贯彻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精神的通知》,通知中除了要求“深入学习,深刻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对残疾人事业的重要论述”之外,还要求“深刻领会、全面贯彻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代表党中央、国务院所作的致词”;“要学习国务委员、国务院残工委主任王勇和邓朴方名誉主席在闭幕式上的重要讲话,学习张海迪主席在大会上的报告和在新一届主席团会议上的讲话。各级残联要组织残疾人和残疾人工作者集中学习好这几个重要讲话。”

在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办公室将如上韩正、王勇以及邓朴方和张海迪的讲话全文随“通知”下发基层各单位的同时,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官网曾一度开设“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专题”栏目,全文刊登了如上四份讲话。韩正是正国级领导人,其讲话当然排第一,王勇是在位副国级领导人,他的讲话排在韩正之后。而邓朴方因为是退位副国级领导人,所以他的讲话排在中国残联现任主席张海迪之前。但按照笔者所咨询到的内地知情人士的说法,大概是从十月初开始,中国残联的官网便很难上去,即使上去以后也再点不出“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专题”栏目。笔者听到有此一说后,即接连几天试点,果然是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的官网一直都进不去,再向内地知情人士咨询,该人士毫不奇怪地表示,肯定是高层下了封杀令了。

有兴趣的读者的听众不妨上网一查,如果从中国政府网查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没有问题会很快进去,但该条目只是对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的简介,而且都是陈旧内容,其中“中国残联历届全国代表大会”条目中只介绍到第五次代表大会,连五年前召开的第六次都没有列入。另外,进入百度百科等网站,关于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的词条都可以查到,但直到本文发表,该会自己的官网http://www.cdpf.org.cn笔者点了无数遍,一直都进不去。

海外的几家中文媒体都已经刊登过邓朴方的这份讲话的全文,笔者近十几天也试图从中国内地网站上搜索邓朴方这份讲话的全文,也只有一家叫做“简书”的不知名网站上被一个叫“李整”的网友原文照贴。

依笔者的分析,邓朴方的这份讲话在海外引起如此震动,中共高层听之任之、装聋作哑绝无可能。但正因为是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的官网上同时刊登了如上所说的四位领导人分别在开幕式和闭幕式上的讲话全文,所以在还没下决心和邓朴方撕破脸之前,唐突下令单把邓朴方的讲话剔除等于是把矛盾公开化。在暂时还想不出解决办法的情况下,只好干脆把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的整个网站先“事故”一下。相信以后中国残疾人的官网肯定还是要被“事故排除,正常运行”,但届时的网站内容里兴许会把“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第七次代表大会专题”这一栏目整体删除,只保留韩正的讲话全文和新华社报道的王勇的讲话内容摘要,张海迪在开幕式上的讲话也许就会为邓朴方在闭幕式上的讲话陪葬了。

前文已经介绍过,张海迪在开幕式上的讲话标题就是“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内容里也是张口新时代,闭口习思想。相比较而言,邓朴方在闭幕式上的讲话内容中虽然也提到了”习近平总书记“几个字,但却完全回避所谓的”习近平新时代……思想“。正如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所分析的那样,邓朴方口中的“经历了40年风雨兼程”的改革开放“开启了一个大时代”,“后人的责任”------当然就是习近平的责任“就是要延续这个大时代,推进这个大时代”,言下之意,共产党政权的“后人”们无论是哪一代,无论是哪一届,都不过是邓小平开创的“大时代”的延续而不是什么“新时代”的开启。

很明显,邓朴方这里所说的“大时代”,根本就是在否定习近平的“新时代”说,是代表邓家,更是代表中共党内众多人士对习近平上台之后倒行逆施的强烈不满。

已经退位的邓朴方平时已经很难找到发表公开讲话的机会,如果他冒昧地用接受记者采访形式或者自己署名文章的形式讲出他这次在残疾代表大会闭幕式上讲话中的核心内容,肯定不会被审查通过达到公开发表的目的,所以这五年一次的残联全国代表大会依惯例要由他这个名誉主席做闭幕式讲话的机会被他大胆地利用了。

邓朴方在讲话中说:“此时此刻,面向未来,我有一些想法和大家共享。首先,我们要坚持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基本判断。小平同志说过,“我们搞社会主义才几十年,还处在初级阶段。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制度,还需要一个很长的历史阶段,需要我们几代人、十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坚持不懈地努力奋斗,决不能掉以轻心”。为什么要这样讲?为什么要讲几十代?就是要强调这个阶段的长期性、艰巨性、曲折性和复杂性。我们一定要有这种实事求是的态度,保持清醒的头脑,知道自己的份量,既不妄自尊大,也不妄自菲薄,坚持立足国情,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实际出发谋划一切工作。”

言下之意,相对于邓伟人生前强调的“十几代,几十代”,你习近平只不过是第五代而已,有什么资格”妄自尊大”?

外界媒体大都注意到了邓朴方此话根本就是在暗批习近平已经把邓小平时代好端端的一个国际环境折腾到快要四面楚歌的地步,完全违背了邓小平的“韬光养晦“这一邓小平当年对外政策的核心内容。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邓小平一直强调韬光养晦,特别叮嘱第三代领导集体,“我们不要吹,越发展越要谦虚”,“不随便批评别人、指责别人,过头的话不要讲,过头的事不要做”,“韬光养晦应当继续50年,不当头,不当老大”。1990年12月邓小平又说 :“我们千万不要当头,这是一个根本国策。这个头我们当不起,自己力量也不够。当了绝无好处,许多主动都失掉了。中国永远站在第三世界一边,中国永远不(要)称霸,中国也永远不(要)当头”。

邓小平去世后, 江泽民手下御笔们把邓小平的上述讲话内容 整理出成邓小平理论中的外交政策部分的 二十七字方针:“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付、韬光养晦、善于守拙、决不当头、有所作为”。

有外界报道引述芝加哥大学政治科学系教授杨大利的话说:虽然很多人认为邓朴方的讲话是对中国政府当前的外交政策的一个委婉的批评,但是这次讲话或许暗示着中共党内立场的变化。 值得注意的是,邓朴方向习近平致敬,并称他为核心领导。换句话说,他不是在那里公开批评习近平。有一种可能性,就是9月中旬的时候中国领导层已经在内部转变了立场,重新学习了邓小平的讲话。

这位杨大利教授所说的“邓朴方向习近平致敬”其实就是邓朴方在他讲话的开场白中提到了一句习近平等领导人都出席了大会开幕式,何来“致敬”一说?邓朴方的讲话当然不是“公开”批评习近平,但无疑是在暗批习近平,至少是借机发泄对背离邓小平路线的强烈不满。

邓朴方说:“要坚持和平与发展的方针,争取合作共赢的国际环境。这个时候,要害是把中国自己的事情办好。”

把习近平这六年来对外对内,特别是对外政策上的所做所为简单梳理一下,就没有理由不相信邓朴方的这番话绝对是有的放矢。

事实上邓朴方在他的这篇讲话中所发泄的对习近平倒行逆施之不满远不止外界媒体仅仅关注的对外政策上的放弃“韬光养晦”内容。比如邓朴方的这篇讲话中有这样一段:“历史前进的步伐不会停息,发展中的问题要靠发展来解决。我们要在应对危机、克服困难、弥补失误、忍受痛苦中继续前行,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下去,咬紧牙关不倒退,一百年不动摇”。

所谓“咬紧牙关不倒退”,批的就是习近平的全面倒退。

笔者在上篇文章中已经提醒读者和听众们关注一下习近平是次“南巡”中讲出的一句很“意味深长”的话:“要以改革开放的眼光看待改革开放”。

什么意思呢?意思就是要用他习近平的“新时代改革开放”去纠正甚至是否定过去的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为了区别自己的“改革开放”与邓小平的“旧时代”的改革开放的本质不同,他习近平是次“南巡”特别发明了一个新口号,那就是“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的旗帜”。

习近平此言一出,御用写作班子就心领神会,在官媒撰文诠释说:“用改革开放的眼光看待改革开放,就是要用辩证和历史的观点看改革开放,而不能把改革开放的经验绝对化、教条化,特别是不能把改革开放简单理解为学习西方模式、市场化、私有化。而是要正确把握我国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和基本矛盾,克服各种经验主义、主观主义和形而上学,从对过去习惯做法的迷信、对国外模式的迷信中解放出来。”

这里所谓的“过去”,就是相对于习近平口中的“新时代改革开放”而言的贯彻邓小平改革开放方针和政策的”旧时代”。正因为“新时代改革开放”和“旧时代”的改革开放不但不是一回事情,而且“新时代改革开放”的重要特征就是要对邓小平“旧时代”改革开放的相当一部分具体内容进行改革。 这就是为什么不但习近平在整个“南巡”过程中从来没有提到一次邓小平的名字,中共官媒体连篇累牍的评论员文章中也都完全回避了邓小平的名字和邓小平理论的提法 。可见如今的习近平打着改革的旗号事实上否定邓小平,与当年的邓小平一边高喊“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一边事实上彻底否定的毛泽东的作法如出一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