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牠改变了跪圈——倪铭杰传》

来自支纳维基
跳转至: 导航搜索

1997年,农历牛年,此时的中国处于一片风雨飘摇之中。虽然距离无数支干奴的精神野爹毛腊肉入主水晶棺已经过去了21个年头,而那座广场上流淌的无辜鲜血业已干涸了八个春秋,但台湾海峡的紧张态势和美欧诸国的经济制裁,仍让中国社会上下寝食难安。命运似乎注定着一位伟人的诞生,力挽世界大势之狂澜,拯救中国于水火之中,扶正将倾的共产主义大厦,告慰腊肉和尸骨未寒的苏爹的在天之灵。就在这一年,在上海长宁区虹桥路一座破败的出租屋里,一个男婴降生了。他是一对名叫倪国强和肖利萍的夫妇的第一个孩子。一出生,这个男婴身上就显示出诸多令人嘻嘻称奇的异象。他那如狗熊的皮毛一般黝黑发亮的皮肤,那像兔子的耳朵一样肥硕厚实的嘴唇,无不昭示着男婴体内源远流长的马来血统。汉族夫妻生下马来男婴的消息在长宁区不胫而走。面对众人的道贺,倪国强骄傲异常,认定自己的儿子就是传说中的天选之人、未来的支干奴领袖。遵循着“起贱名好养活”的习俗,倪国强从“倪这婊子偷了哪儿的野男人给我倪国强的名节蒙羞”这半懂不懂的社会浑话里,给儿子起名为“倪铭杰”;又从儿子独特的身体特征中,给倪铭杰起了“兔熊”的乳名。这天是1月23日。

正如洪秀全自称上帝之子、江泽民被视作蛤蟆成精,每一位伟人都需要用光辉的家族和高雅的血统来赢得众人的信服。身为天降伟人,儿时的倪铭杰一直为自身马来血统带来的巧克力肤色而倍感自卑。众人的嘲笑,以及在学习共产主义过程中对苏爹建立的崇拜,让倪铭杰对亲生父母和自身的马来基因产生了强烈的逆向种族主义意识,而对阿尔泰神族和斯拉夫大爹的血统建立起了跪舔般的向往。在倪铭杰的口中,肖利萍女士的母亲成了转战斯大林格勒和满洲的白俄女红军,倪国强先生的母亲也成了出生在白山黑水间的O2b朝鲜土著。深受共产党艰苦奋斗精神的影响,倪铭杰也对为家族史增添悲剧色彩充满热忱,一如热衷于在作文中写死自己父母的小学生,以此试图增强自己身为延安窑洞土著后代的合法性。就这样,踏着被白鬼子杀害的曾祖父的尸体,看着被白鬼子轮奸的曾祖母的春宫,倪铭杰从一干不明真相的小兔杂那里赚足了眼泪;又将自己渲染成新四军和苏联红军杂交的产物,联想到兔杂精神圣经《那年那兔那些事儿》中的兔子和毛熊形象,倪铭杰编织的高雅串串血统实现了与“兔熊“这一诨名的完美契合。新编制的家族谱系比倪国强和肖利萍的平凡O3血统高出了不知多少个华莱士,也让许多梦想自己是军人后裔的键盘兔小将艳羡不已。在小伙伴的捧杀下,倪铭杰在不知不觉中产生了高出贱民一等的优越感。

当然,编出了血统谱系还远远不够,对苏奶奶和朝姥姥的忠心和孝心决不能落后于其他支干奴贱民。为了展现对苏联、俄罗斯和慈父斯大林那感天动地的孝心,倪铭杰进行了大量令人叹服的历史发明工作。倪铭杰认为:沙俄割去的只不过是贫瘠、“蛮夷“的土地,因此俄爹帮助中国清扫蛮夷土地的善行值得感激;”民逗“想要回外东北?这是对俄爹的侵略!”不怕死敢玩命“的蛮勇支那人,是不配和拥有”战争与暴风雪赐予的勇敢基因“的通古斯大爹谈领土的。

作为马克思钦定的共产主义接班人,倪铭杰从小就对中共有着病态的热爱;而对中共的热爱,又浓缩成了对广场中央水晶棺中那具不朽尸王的变态冰恋情结。文采斐然的倪铭杰,不时指点江山、激昂文字,为腊肉唱出一曲又一曲孝感动天的赞歌。正如郭沫若先生所说:“毛主席啊毛主席,你真赛过我亲爷爷”,作为精神毛家人的倪铭杰不允许腊肉身上出现任何霉变。每每见到有“蒋狗”妄图以三年饥荒、文革等悲剧诋毁腊肉,倪铭杰必正义陈词,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打得蒋狗落荒而逃。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意淫自己是军人后代的倪铭杰,虽然在屏幕外身居长宁区虹桥路虹储小区64号401室的安乐窝,享受着倪国强和肖利萍夫妇无微不至的关怀,屏幕里却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三军统帅,指挥着地表最强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收复台湾、踏平菲越、屠美灭日、征服宇宙,雄浑的气魄颇有腊肉老年痴呆前那“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的豪迈风范。——毕竟牺牲的不是倪铭杰自己。

痛恨以美国、日本为首的资本主义国家,痛恨国民党、台湾和台湾人、无底线无原则地吹捧中国,是兔杂群体最为显著的特征。这一点,倪铭杰也不例外。为了洗地,真相、事实和公理是可以依照喜好随意篡改的;并且,为了突出蒋介石匪帮的可恶,稍稍修饰一下历史、否定一下国军在抗战中的贡献,也并不为过。

然而,表面上无比热爱中国、否认三年饥荒等人为灾难的倪铭杰,实际上却和屠杀了三千多万支那豚的腊主席一样,是一位身先士卒的屠支先锋。南京之虎松井石根和雅加达刽子手苏哈托,也是倪铭杰眼中的偶像。

当然,倪铭杰最著名的反华言论,当属这一句:“我爱中华人民共和国,因为我最爱她的党。如果有一天中国背叛了党,我选择背叛中国。”

众人多有不解:如果倪铭杰因中国背叛共产党而背叛了中国,那么他将对哪个国家效忠呢?其实,倪铭杰自己早已给出了答案。


当今的中国,共产主义信仰摇摇欲坠,颜色革命危机迫在眉睫。正在这“贤者见国衰微征,愚氓犹自舞世间”的时代,在上海市西南工程学校中专在读的天选之人倪铭杰勇敢地站了出来,高擎毛泽东思想、法西斯主义、瓦哈比教派三面信仰大旗,大步踏入中国意识形态斗争最为激烈的战场——QQ空间,誓要以键盘为枪,以打滚为盾,完成兴复共产主义的神圣使命。耳濡目染键政圈斗争的残酷后,倪铭杰不顾世人的非议,毅然决然地抛下了“道德”这一无用的累赘,成为了键政圈新一代的缺德升级人。

很快,一个化名刘人止的日杂便进入了倪铭杰的视线。面对刘人止及其团伙的不断袭扰,倪铭杰秉承“先扔自尊,再扔节操,最后扔道德”的混圈原则,将兔熊流打滚奥义和阿Q式精神胜利法发挥到了极致。几个广为人知的手段包括:权限空间、屏蔽会话、QQ群禁言、删除评论,同时宣称(1)对方不敢与倪铭杰辩论,倪铭杰胜;(2)对方是蒋狗/日杂/美分/民逗,不配与倪铭杰辩论,倪铭杰胜;(3)对方说的话都是狗/猪叫,倪铭杰没听见,倪铭杰胜;(4)倪铭杰不想与你说话,倪铭杰胜;(5)虽然倪铭杰被众人围攻到毫无还口之力,但倪铭杰胜。同时,倪铭杰也为“言论自由”创造了倪意盎然的新定义。

从刘人止口中第一次听说支干奴领袖侯聚森后,立志成为新一代支干奴领袖的倪铭杰迅速抱上了侯聚森的大腿,并成了侯聚森的忠实孝子。然而,将倪铭杰关于吃猴子的言论与倪铭杰对冰棺腊肉的癖好相并置,我们有理由怀疑,倪铭杰对侯聚森的态度实际上是小林淏泽对志蜜一般的冰恋情结。

在人肉出道蔚然成风的跪圈,倪铭杰清楚自己迟早成为大明星;但是,倪铭杰对出道这种低劣的手段毫不畏惧。毕竟,我的手机是捡的,我的QQ是用别人身份证号注册的,我的所有混圈必备资料都不是我自己的,你们永远肉不出我,作为跪圈能被称为“大佐“中唯一没有实名上网的,我要保持我的神秘。——倪铭杰语。

对空间访问量无比执念的倪铭杰,也不忘用“自我出道”的噱头,为空间狠狠地骗了一发访问量。

在打倒了键政圈公害刘人止后,独孤求败的倪铭杰决定挑战兔杂的噩梦,被称为“东方红演艺有限公司”的黎鉴,一番羞辱后,向黎鉴发起了“12月10号之前肉出我”的挑战。众人无不为倪铭杰捏了一把汗,但倪铭杰自岿然不动。因为,无论黎鉴肉没肉出倪铭杰,倪铭杰都是胜利者。

尽管黎鉴在12月9日23:59准时发出了倪铭杰的户籍,但倪铭杰并不叫倪铭杰。所以,毫无悬念地,黎鉴输了,倪铭杰又赢了,只是苦了那个名叫倪铭杰的背锅侠了。

既然黎鉴出道的倪铭杰并不是倪铭杰的真身,以下的诸多睾雅创作对倪铭杰也无法造成任何笋丝。倪铭杰胜了,他还将继续胜利下去,直到永远。这,便是倪铭杰的故事,一个改变了跪圈的男人。如果尊敬的读者想接受天选之人的共产主义教育,或是想请教上海西南工程学校的教学质量,或是咨询长宁区虹桥路虹储小区的二手房价,请直接联系他,但请读者谨记,不要称他为“倪铭杰”,因为我倪铭杰并不叫倪铭杰,你们叫我倪铭杰我倪铭杰毫无笋丝,只是苦了那个叫倪铭杰的背锅侠了。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