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起源于中国的猜想》

来自支纳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宁学明

削除前地址

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1542135-1.shtml

正文

1,。

听说人类的老祖宗,是一个非洲的老太太,是“夏娃”。

碰巧《圣经》里面也说了,亚当的媳妇儿也是“夏娃”。

我是写书的,也有人把我们这行的人叫作家,干我们这一行最伟大的规矩就是:无巧不成书。可是学术经典一旦“巧”起来之后,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肯定是一群虎头虎脑的作家,原因说白了很简单:“这也太巧了吧?俺写小说编故事的时候经常这么写!”因为有了两个夏娃的故事,所以有了这本书,当然因为谁都可以理解的原因,我们在开篇之前必须声明:尽管作者本人学富六车、才高九斗、玉树临风、惊艳绝世、义薄云天……但是我对手拿《圣经》的信徒们没有任何恶意,也对基因学说的开拓者们充满敬意,在任何方面我都不想和任何人争论,但是,我要表达我的观点,谢谢。

西方的人类起源学说,认为人类的共同祖先,是一个基因突变的古代类人猿,她成功的进化为智人。而我们现在的所有人类,都是这位“夏娃”(也有人叫她露西)的女人的后代,她是整个人类的母亲。经过无数代的繁衍生息,夏娃的后代们走出非洲,分散到世界各地,因为纬度不同的原因,阳光辐射的强度天差地远,客观环境造就了黑白黄三色人种。现代基因学为这个理论提供的证据表明,人和任之间,基因组的排列相似性达到了惊人的99.999%。

而我的观点就是:故事就是故事,故事可以成为经典,但是不应该成为学术经典。

我这样说,是源于一个很简单的质疑:如果说人类的祖先是一个基因突变的人猿或者猿人,简称非洲老太太夏娃,那么我很想知道人类的父亲是谁?人类是两性生物,在克隆技术没有发明的几百万年以前,根本做不到单体繁殖。做不到单体繁殖,又繁衍出来人类如今接近70亿的总人口,那么势必就有一个谁是爹的问题。也就是说,人类光有一个妈妈是不够的,还必须有一个爸爸。这也不算什么了不起的发现,常识而已。

如果只有一个古代人猿经过基因突变,进化成智人,那么她的配偶是谁呢?

实践证明,亚当也是必不可少的,而西方的人类起源学说,却刻意的忽略了这一点。我们除了表示遗憾之外,当然不能看着这个问题就这么错下去,在学术问题上这么见义勇为的学雷锋,肯定会招骂,但是真理就是真理,你愿意还是不愿意都改变不了什么。

………………

2,。

我们生活的这个蓝色的星球上,各个地区的人们,在同一时间所感受到的温度是不一样的。地球是圆的,南北极磁场的轴心线,还不与南北极的轴心线重合,所以不但各地的温度不同,实际上南半球和北半球在同一时间,连季节都不同的。简单点说,距离太阳越近的区域就越热,越远就越冷。那么,因此我们就可以得到一个几乎是废话的结论:地球的季节性变化,主因是太阳。

太阳对地球的影响非常大,前几天印度因为酷热,死了上千人,连柏油路面都融化了。相反的,在北极或者南极地区,往往因为酷寒而让人望而生畏。在零下几十度的极端温度条件下,一杯开水,顺手一泼,呼的一下就变成一片白雾飘走了,一滴水都不会落在地上。冷与热的差异,还不仅仅表现在如此浅显的层面,毕竟地球上的温度变化,并非只有一年四季这么简单。考古学家、地质学家、古生物学家等等等学家们,用无数证据向我们证明了,地球还存在更加极端的冰川时期和与之相对的荒漠时期。

所谓冰川时期,并不是直接把地球放冰箱里冻起来那么简单,而是有循序渐进的过程。具体说起来,就是气温逐渐变冷,导致高原和极地地区的冰川不断扩大,这部分水不能回流大海,就会造成海平面逐渐下降。南北极和高原冰川逐渐扩大的后果,是生命适应区域的逐渐缩小,引发大规模的生物迁移。这点,《冰河世纪》的动画片里面表现的很明显了,食物的匮乏,导致为了一根蒲公英都会引来杀戮之战。

与冰川期相反的,是荒漠期。冰川期源于地球温度降低,荒漠期的情况却是地球温度一路升高,直到爆表。温度高了,冰川就要融化,融化后的冰水在高温的烘烤下会增加降雨量,催生动植物繁衍。可是一旦冰水融化的速度比不上地表水的蒸发速度,植物就会很快枯萎,动物也要么灭亡要么迁移。生命退却之后,大地继续向荒漠化发展,而这个时候整个地球也就进入了荒漠期。值得说明的是,荒漠期与冰川期正好相反,荒漠期的海洋面积大的异乎寻常,更多的水留在了海洋里。

就像四季轮回一样,地球的冰川期和荒漠期也是交替轮回的。当然,这个轮回的时间跨度可就很长了,长到只能以几千年、几万年甚至几亿年作为学术单位。这些都没问题了之后,我们现在要问的问题是:冰川期和荒漠期,是太阳造成的么?

有谁相信太阳是个忽冷忽热的大灯泡?

………………

3,。

太阳是一个核聚变的球体,在能量挥发的过程之中,有可能逐步升高,也有可能逐步降温,但是我们的太阳绝对不是变频空调,不可能想吹冷风就吹冷风,想吹热风就吹热风,尤其不可能忽冷忽热再冷再热又冷又热的反复折腾。那么,排除了太阳的可能性之后,对于地球冰川期与荒漠期的反复出现,我们唯一能够找到的合理解释,就只能是太阳之外的银河系,或者整个宇宙……只有它们,拥有改变地球温度大环境的能力。

也就是说,春夏秋冬是偏转的地球围着太阳公转造成的,而改变整个太阳系冷热变化的推手,才是地球大冰川期与大荒漠期的主因,是宇宙。

温度的起伏变化,对地球环境的影响非常巨大。严寒和酷热,就像两只大鞭子,抽打着地球上的各种生命,逼迫着他们产生、发展、迁徙、变异、进化和灭亡。经过科学家的考证,我们知道地球最少经历了四次大的冰川期以及无数小冰川期。值得庆幸的是,冰川期并非整个地球都裹着厚厚的冰盖,荒漠期的地球也并非都泡在水蒸气弥漫的大海里,因为地形地貌的原因,总有一部分纬度适宜、海拔适宜、周边环境适宜的地区伴生在大环境之内,成为所谓的天堂,或者伊甸园。一些留在“伊甸园”里的生物,得以在残酷的大环境之中存活下来,等待下一个温润的时期,继续繁盛发展。

那么,下一个问题就非常有意思了:“伊甸园”到底在哪里?

这么神秘的问题,其实有一个非常简单的方法去解决。动物们有腿有脚,一旦环境改变,有能力离开“保护地”去寻找新的家园。而植物却相对应的没那么多自由,那么只要我们找到远古植物的活体标本,那么这些“活化石”所生长的地方,就是“伊甸园”了,对不对?学术上,管这些“活化石”叫孑遗植物,意思就是只有这么一个物种,它所有同纲同属的亲戚们都已经灭绝了,给它们在生物学上分门别类,都只能在古生物化石里面寻找证据。

全世界,孑遗植物最多的地方,是中国的滇藏地区。那里甚至还有阔叶的银杏树,距今起码两亿年的古老树种。古气候学家把距今最近的一次冰川期,命名第四纪冰川期,它就发生在距今160万年到1.3万年之间。而上一次的冰川期,也就是第三纪冰川期,发生在遥远的2.3到3.2亿年以前。也就是说,银杏树有可能是第三纪冰川期过后才诞生的物种,而它们幸运的躲过了第四纪冰川期的噩梦。

然后,我们就不能不面对一个非常尴尬的问题:基因学家证明,非洲老太太“夏娃”(其实正式的名称是露西)来自两百万年以前。等于说,现代人类(智人)的进化,要比最后一次冰川期早了起码40万年。而更加早期出现的猿人(能人)更是要推到距今七八百万年以前就出现了……说了这么多,其实我就想问一个问题:人类的老祖宗是如何躲过最后一次冰川期的?

………………

4,。

别看我们现在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实际上仅仅在五千年以前,我们都只能穿兽皮裹树叶,拎着大棒子满世界找兔子。想猎杀老虎嘛?抱歉别做梦了,老虎那东西牙尖爪利的,还那么大的劲儿,跑的又快……狭路相逢的话,还是赶紧爬树比较稳妥。不幸遇到的不是老虎而是棕熊,那你可倒霉了,爬树都没用。在长矛(别管是啥材料制作成的长矛)没有被发明之前,人类的老祖宗们,武力值其实差劲儿的一塌糊涂。而即便是有了长矛弓箭,猛兽也是少招惹的好。至于猪马牛羊鹿之类的,必须猎杀,贫穷落后就要挨打,这么凶残的世界,你连大牙都长不出来,不欺负你欺负谁呢?

客观环境是客观现实存在,各种生命都只能伴生在这个大环境之中,相互竞争与合作。残酷的自然淘汰法则,催生生命体为了适应新环境而不断的进化。就是在这么一个不断优胜劣汰的世界里,人类终于脱颖而出,成为了世界的主人。智慧生命的出现,是偶然也是必然。当然,因为谁都可以理解的原因,这一过程肯定是离奇而又曲折,具体说起来,人类起码要经历四个进化阶段。

第一,首先要出现古猿。如果再有人告诉你,说人是猴子变的,记得一定要给他更正一下:人是古猿进化而来的,不是猴子变的。这点因为篇幅所限,咱们就不讨论了,总之,古猿必须出现,至于古猿是怎么出现的,就不管了。

第二,古猿必须进化为人猿。这个说起来可就话多了,虽然这个过程没几个人质疑,可是对于这个过程的描述,古今中外的说法可就乱七八糟的很了。大家普遍认为大环境与小环境的相互作用,逼迫着古猿离开了森林,来到了地面。这点因为是必然,所以没什么好争论的。可是,古猿为什么要从森林之中走出来呢?古猿可不是什么凶猛物种,虽然拎根大棒子,也能追着鹿群飞跑,可是地面上除了食草动物之外还有食肉动物的,有些还很凶猛,比如狮子老虎什么的。

所以,我们必须明白,在物竞天择的情况下,古猿是不会主动从树上走到地面生活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古猿最终来到了地面,就势必是无可奈何的选择,不得不如此。在这一点上,西方的非洲人类起源学说,给出的证据是东非大裂谷。我们不得不承认,西方的人类起源学家们,在编故事这件事上,还是很有造诣的。你闭上眼睛想一下吧,一群猴子……错了,是一群古猿,在一大片原始森林里生活的好好的,没招谁没惹谁。可是突然之间,大地裂开了一条深深的峡谷,一群古猿被硬生生的分成两小群古猿。然后一边仍然维系着森林状态,而另外一边的森林却因为环境变化而逐步消失了。于是,森林消失的那一边,古猿就不得不从树上来到了地面,在灌木与草丛之中生活。直立行走与脑部发育,也都陆续的产生了。

好吧,不得不承认,上面的这个故事很精彩。

问题是,这也太精彩了。

………………

5,。

还是前边我们提到的问题,大环境的变迁是与温度有直接联系的。那么,一条壕沟(所谓大裂谷)能对生态环境产生什么影响?能够影响到壕沟这边森林茂密而另外一边就变成了荒漠草原?拜托,大家好歹的都念过几年书,地球上同一纬度的区域,温度其实都差不多,在没有高山阻挡的情况下,携带者大量雨水的海洋季风,不管是从东非大裂谷的东边吹到西边,还是从东非大裂谷的西边吹到东边,都畅通无阻。等于说,两边的自然降雨量就算是有差别,也不会很大,怎么可能会出现一边是森林一边是草原的情况呢?这个前提一旦错了,后面的故事再精彩,那也只不过是故事而已了对不对?

所以,非洲人类起源学说的一大疑点,也就呈现在了我们面前,而且不得不面对。

可是,我们要怎么面对呢?我想,在已知古猿走到了地面的情况下,我们完全可以反推出当时地球环境的巨变,不管是冰川期的开始,还是荒漠期的开始,都有条件逼迫古猿走到地面上来……水环境的变化,导致森林没有了!如果说一条壕沟不足以改变整个人类的命运的话,那么我们下一步的推论,就只能是除了壕沟,还有什么地质特征足以改变区域性的小气候?

这个问题其实都不必问的,因为能够挡住季风的东西,只能是大山,而且是超级大的山,比如说与人类起源近乎同步崛起的青藏高原。只有青藏高原这么大的山,才有能力隔绝两边物种的各自进化。而大环境如此,那么显然偌大的一片区域之内,不可能只有一个地方的古猿进化为了人猿(能人),而是相同纬度的一群古猿之中,一部分古猿进化为人猿(能人)。这也正好可以解释文章最开始的时候,我们提出的到底谁是爹的问题。

毕竟,不同科目的动物种群,差异还是很大的。虽然驴和马长的差不多,也能够交配,并且繁衍出下一代,可是骡子到底是啥德行的,大家都清楚。实际上还不止是驴马生骡不具备繁衍能力,黄牛与牦牛杂交之后生出的犏牛,也没有生育能力。当然,家猪是野猪驯化的产物,而家猪和野猪依然可以交配生出健康的后代。但是很明显,这样的小猪更多的中和了父本和母本的体制特征,不可能向某一边做出突破。

第三,人猿要进化为猿人(能人)。这个说起来可就精彩了,当然因为篇幅所限,我们尽量简而化之。简单点说,人猿进化为猿人,是很自然的选择。毕竟地面不是树上,人类的手掌还有必要保留灵巧的手指,可是灵活的脚趾就真的没用了,地面上没有了树枝可以用脚抓。不用抓树枝,自然就只能走路,为了适应新的环境,人类的脚掌不管是自然进化还是后天的锻炼,总之必须改变。脚掌改变了之后,手的工作量就必然增加,此消彼长之下,直立行走变成了很自然的选择。

当然,我们必须说明的是,人类的直立行走功能,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毕竟从这个时候开始,人类才算是正式诞生了。这是一个分水岭,跨过来了,就是人,跨不过来的,就依然是猿。也就是说,不是所有的古猿都进化成了人猿,也不是所有的人猿都进化成了猿人。不同的进化轨迹导致后期不同的命运出现,有的种类越来越强大,而有些种类却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

问题是,前三个阶段,也还仅仅是铺垫,只有再进一步发展,现代人类才算正式诞生。

………………

6,。

第四,猿人进化为现代人(智人)。

有了上面的一系列前提,我们就对“人类非洲起源学说”产生了严重的质疑。毕竟,大非洲广袤平坦,这种地形在冰川时期,面对气候的变迁,简直毫无还手之力,是环境变迁的重灾区。与之相对应的还有欧洲的尼安德特人,欧洲苦寒之地,现在因为地球气候温润,暂时算是有点生机,可是在遥远的古代冰川期,一览无余的欧洲大地,是最严酷的冰川蔓延区。在这样的地方,提什么人类起源,连鬼都不信。不知道怎么出现了一群尼安德特人,也要消失的干干净净。最后的尼安德特人遗址,出现在西班牙半岛的最南端。为什么不在北方生活了……冰川来了啊笨笨!

冰川来了,气温的急剧下降,迫使包括古人类在内的所有生物都要向赤道附近迁移。不幸的是“太古之民”不会制造火轮船,甚至连大一点的独龙舟也做不出来,地中海那么大,想游泳游过去,第一完全不可能,第二尼安德特人又不是傻子,怎么会贸然投海自尽?所以,能够解释尼安德特人不断南迁,并最终灭亡的原因,是气温。当然这期间也包括传染病等等因素,可不管怎么说,气候的变迁一定是主因。

下一个问题就是:什么东西能够挡住冰川?

冰川不会自己长,冰川的扩张势必与降雨降雪有关,而一条壕沟不管多深,都影响不到季风的吹送。

明白了这些之后,我们很容易就知道,改变环境的不可能是峡谷,而应该是高山。因为前面所说的冰川期的问题,再加上南北极的寒冷与动物凶猛,等于说我们实际上可以给人类的起源划出一个固定的区域,那就是南温带到北温带之间,学术语叫做北纬30度到南纬30度之间的区域。然后我们现在随便找来一张世界地图,从东到西仔细看,我们会发现在这个区域之内,正好有一座高山,而且还是世界最高的山:青藏高原。

青藏高原对地球大环境影响,目前还很难定论,不过正是有了青藏高原,滇藏地区的古生物带才可以存活至今,是绝对的事实。再加上,中国境内的燕山、秦岭、岭南三条横向山脉的阻隔作用,使得来自西伯利亚的冷空气逐级减弱,即便是在冰川时期,滇藏地区的古生物气候也绝对是全世界最好的。这样的条件之下,银杏树存活下来,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然后我们就必须要问:连植物都抗拒不了的冰川与荒漠,动物尤其是古人类,是怎么存活下来的?

植物没有腿,所以只能是偶然处于“伊甸园”区域内的,才有可能存活。而动物,尤其是哺乳动物,迁徙能力是很厉害的,虽然我们不能指望非洲和欧洲的古代猿人翻越喜马拉雅,可是中国境内的古代猿人,就完全有能力翻越岭南。距今160万年到1.25万年之前的那段冰冷时期,对各种动植物来说,都是痛苦而又漫长的。我们已经找到很多猿人化石,可是他们放佛从来没有出现过,在我们的生活之中,一点印记都没有留下。

………………

7,。

当然,我们现在还不能确定其它地区的古代猿人和智人都冻死在了第四纪冰川期里,可是严酷的环境所带来的巨变,我们还是能从已知的历史之中略见端倪。首先就是,古埃及、古巴比伦、包括古印度和古代中国,这些创造出灿烂文化的文明古国里,主体人种都是黄种人。而这一点,再次被西方人类起源学家们刻意的忽略了。我们不是种族主义者,所以不讨论哪种肤色更高贵,可是四大文明古国都是由黄种人建立起来的,这本身就说明黄种人出现的时间更久远。

而非洲,是不会出现黄种人的。

肤色的不同,仅仅是人类面对自然环境而做出的适应性进化。白种人由于生活在高寒地区,为了不把冷空气直接呼吸进肺里,就进化出来了高大的鼻子。他们的皮肤也因为难得被日光照射,而形成惨白色。相反的,生活在赤道附近的人们,因为长时间的受到紫外线的辐射,所以皮肤变的黝黑,连头发都卷曲着贴在头皮上,以保护大脑不被高温所破坏。这些都是常识,解释不解释大家都明白的。

环境改变人,在中国北方,很多人比白人还白,并不算啥稀奇事儿。

也就是说,作为一种假说,我们完全可以认为:尽管人类(猿人)在1300万年以前的时候就有可能进化出来了,可是在将近一百六十万年之久的末代冰川期里,大部分种群都没能存活下来。天堂一般的人类家园——滇藏地区的“伊甸园”成为最理想的避难所,这么一块小小的区域,延续了人类一百六十万年之久的传承。当冰川期结束,这里的人们开始追逐水草,向世界各地扩散,这使得中国成为整个人类的跟源地。

值得注意的是,“伊甸园”的位置不南也不北,这样的纬度只能出现一种土著肤色:黄色。而末代冰川期的结束时间,大约是距今12500年前,中国这边因为区域地形的横向山脉作用,会提前的更早,有科学家认为末代冰川期在中国的结束时间是距今13000年前。

更有意思的是,古埃及文明,诞生于大约6000到8000年前。13000年减去8000年等于5000年,这5000年的时光里,人类的祖先完成了从中国迁徙到埃及的过程,并成功的适应了当地的环境,最终创造出人类最古老的文明。是的,古埃及文明要早于古中国文明,这点没什么好避讳的,因为本来大家就是一伙儿人。埃及的文明脱颖而出,得益于尼罗河谷天然的农业条件,说白了,还是环境造就人,造就文明。

再稍晚一点出现的古巴比伦文明,也就是俗称的两河文明,她的出现,只要看一眼地图就知道为什么了:距离埃及好近啊!原始的农耕技术掌握之后,新开发一片土地的难度,已经降低到了复制粘贴的级别。没有土地可开发,那大家就只能大眼瞪小眼,可是人们一旦发现了两河流域也适合种庄稼,那么两河流域的开发其实就是一个时间问题,根本不存在什么有没有可能出现的问题。

当然,地球温度的变化,也不完全是冰火两重天,即便是在极冷和极热之间的温暖期里,小的冰川期也偶然出现。有古气候学家就曾经做过一种有意思的解释:历史上的中国,每次北方蛮族大举入侵的时间,都与小冰川期的脉络不谋而合。一旦寒冷期到来,北极冰原开始向南扩张,严重的挤压了北方游牧民族的生存空间。天寒地冻,水草不丰,为了活命就只能向南侵袭,抢夺土地和物资。而一旦小冰川期消退,北方草场大面积的出现,水草丰美,牛羊遍地,天苍苍野茫茫,小日子过的舒服自在,为啥要千里南下,去跟人丁繁盛的汉族武装硬拼呢?

现在,我跟你说,我上面的这些话全是胡说八道,你信吗?

………………

8,。

当然,我们必须要说明的是,这些依然是假设,在没有证据出现之前,假设的学说就不应该成为真理,就像非洲人类起源学说一样。

有的同学可能会有疑问:你只给华夏智人留了5000年迁徙繁衍的时间,是不是太少了?好吧,在地球这个动不动就用亿年做时间单位的大BOSS面前,5000年确实只是沧海一粟。可问题是地球并不是很大,实际上一个部落从东往西迁徙的话,几年的时间就能走到埃及境内,即便是这个过程拖慢到两三千年,那也丝毫不影响古埃及文明的出现。

恶劣的环境催生技术的进步,过度的严寒,强迫着古代华夏智人发现了火的秘密,从最开始的自然取火,最终发展到了更为高级的人工取火。火的掌握,在人类发展的历史上也是有划时代意义的一件大事。火不但可以烧熟食物,促进人体对食物养分的吸收,催生大脑的发育,而且因为火能取暖的关系,在冰川衰退的时间段里,人类就完全有可能挺进寒冷的区域,向北进发。

向北进发的结果,导致北方就出现了这么一群靠火为生的族群,他们逐渐演变为后来中国北方的燧人族群。这些人狩猎、烤火,在末代冰川期内,就开创了辉煌灿烂的中国北方文明。当然,人类前进的脚步是不可能停止的,一部分人留在了中国北方,一部分人继续向世界各地迁徙。最终,在大约六万年前,这些人来到了欧洲,并且由欧洲扩散到非洲和美洲。此后人类的发展阶段基本定型,所区别的,无非就是到了欧洲的古人逐渐变白,到了非洲的古人逐渐变黑而已。也就是说,现如今遍布全球的智人,是华夏智人的后代,人类的根,在亚洲,更具体点说,就在中国。

从黑变白很困难,从白变黑当然也不容易,可是如果作为中间色的黄色,向黑白发展,就容易的多,又一个常识。

与世界各地的人种比起来,印第安人从血缘上来说,与东亚人种的血亲更近一些。这是因为两个种群分开的年代最晚,通过语言学等等方面的估算,我们大致可判定这一部分人,是从距今大约五千年前迁徙到美洲大陆的。换算成中国这边的纪年方式,就是大约在黄帝时期。很多印第安人的传说之中,都表示他们的祖先来自北方,是坐船到达中美洲和南美洲的。印第安人的造船工艺太普通,我们不能相信他们早在5000年前就能生产穿越太平洋的巨船,可是想到达美洲大陆,也并非横穿太平洋一种方式。从冬季白令海峡结冰的冰面上,也能走到美洲大陆去。至于印第安人神话传说之中的大船,我们不妨直接认为那是大竹筏。乘坐竹筏当然不可能穿越太平洋,可是乘坐大竹筏沿着海岸线北上,却肯定能一路飘到美洲大陆去。

………………

9,。

人类的起源,是地球环境巨变的产物。

地球的极热环境,推动古猿进化为人猿。但是我们必须再次指出,并不是所有的古猿都进化成为人猿,而仅仅是环境适宜地区的一部分古猿进化为了人猿。而且,即便是同一地区的古猿,也是只有一部分进化为人猿……但是不管怎么说,古猿到人猿的进化,是批量性的,而绝不是单一性的。也就是说起码要解决谁是爹谁是妈的问题,然后才能谈到繁衍生息、开创文明。

而这种情况,恰恰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人类的诞生是与基因突变有密切原因的。而基因之所以突变,又是环境倒逼的结果。那么,我们现在回过头来审视环境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环境这个东西,与大的寒热周期有关,也与山脉盆地等等地理环境有关。也就是说,推动人类诞生的原动力,是闷热的天气与崛起的青藏高原。这个论断是否科学是值得讨论的,我们现在所关注的问题,是这两个原因对人类诞生所产生的影响大与小而已。

毕竟,人类其实非常脆弱,既不耐寒,也不耐热,过于剧烈的环境变迁……不要说什么洪水地震了,在缺医少药的亘古洪荒年代,一场流感都有可能夺取一个部落的生命。然而,坚持下来的,就总有希望过上好日子。距今13000年前,第四纪冰川期结束,全球气温急速升高,温暖湿润的大环境留给了人类太多的发展空间。地质学家把这段时期命名为“全新世”,不是没有道理的。

从古猿进化为人猿,从已知的考古发现上来看,已经排除了非洲起源的唯一性。

从人猿进化为猿人,从已知的考古发现上来看,已经排除了非洲起源的唯一性

从猿人进化为智人,你跟我说这事儿非洲起源有唯一性,我信吗?

一条鱼爬上了海岸,说明一群鱼因为生存压力都有这个想法,所区别的无非是谁早谁晚而已。而一群鱼有了相同的想法之后,我们硬性规定这些鱼只能从非洲海岸爬上来,从别的海岸爬上来的统统不算数,这可能吗?

然后,我们可以顺便谈一下欧洲的尼安德特人(他们有可能是冰川期非洲人猿或者猿人的后裔)……尼安德特人长的啥样,吃啥喝啥怎么拉屎撒尿之类的事情我们先不管,我们直接聊大家最感兴趣的问题:尼安德特人为什么灭亡了?我觉得这恰恰是人类中国起源学说的证据之一。尼安德特人身材高大,远比智人孔武有力,物竞天择的竞争下去,反而是尼安德特人灭绝了。这个反常的现象,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尼安德特人根本不是智人,在智力上与已经进化的智人比起来,还处于猿人(能人)阶段的尼安德特人,是不可能竞争过智人的。其结果要么是被征服,要么是被灭绝,两者必存其一。

那么,华夏智人凭什么胜出呢?

很简单,因为华夏智人是青藏高原的大环境逼迫着进化出来的。

非洲猿人没有这个硬性条件的逼迫,所以停留在了猿人(能人)的阶段。

………………

10,。

再具体到中国境内的人类发展,脉络就更清晰了。

青藏高原的崛起,为猿人的进一步进化提供了绝无仅有的一个特殊场地。当寒流退却之后,广袤的华夏大地,这块全世界最好的土地,又为人类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这里要山脉有山脉,要平原有平原,要沙漠有沙漠,要草原有草原,三面环山一面向海的独特地貌,催生农耕技术的一次又一次飞跃。实际上远在6000到8000年以前,长江流域的先民们就培育出了水稻。先进的农耕技术,带来整个社会空前的发展,夏商以后,到周朝的时候已经完全的确定农业立国了。

目前全世界的人类基因之间,有99.999%是相同的,可是相同的基因结构,只能表明人类的进化史是一样的,并不能证明人类只有唯一的一个祖先。而且即便是人类只有一对(抱歉我实在不能同意一个的说法)祖先,那么经过我们前面的推演,我们也会知道那个地点绝对不会是非洲。科学是没有国界的,可是科学家是有国界的。同理,古人类学虽然没有国界,可是古人类学家却是有国界的。

从研究埃及文明、两河文明开始,西方的学者们其实就已经知道了人类起源的秘密。可是“欧洲中心论”又必须维持,如果哪个西方的科学家敢公然宣称人类起源于中国,那他的各种学术研究都会被严重打压。可是不巧的是,欧洲属于极北苦寒荒芜之地,每次冰川疯长,都要把整个欧洲包裹的严严实实,这样的条件下,就算睁眼说瞎话,那也不能说人类起源于欧洲。不起源于欧洲,又不能起源于亚洲,那就只能起源于非洲了,对不对?

青藏高原的崛起,完全改变了中国西南的气候,使中国西南成为了温暖、湿润、生态环境优越、动植物丰富的场所,成为猿人的稳定、发展和壮大的不二之地。在这里,人猿稳定、发展、壮大起来,并继续不间断地向猿人和智人进化。在青藏高原的庇护下,中国大西南,特别是泛长江上游地区,是新出现的人猿的最佳发展和壮大的乐园,成为了人猿进化成猿人再进化成智人的唯一场所。

井底之蛙,不足以语天下。最高海拔八千八百四十多米的青藏高原,不是一些钻故纸堆看显微镜的所谓学者能够理解的。站在大山脚下,你的目光止于山顶;站在大山之巅,你的目光可以远达星空。虽然以上的学说缺乏有效实证,仅仅是做了常识性理论探讨,或者有所不足,也欢迎后来者指正……其实,我挺希望有人能反驳这些观点的,可惜的是,不会有人能拿出证据来。起码,先总要把爹妈的问题搞明白吧!

科普文章,不求甚解,有意在这个领域深入研究的同学,可以像俺一样,去读黄饮冰先生的系列学术著作。